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10

  身為一名優秀的運動員,除了專業項目上的表現,品性和課業也一直被要求著,看上去似乎難以兼顧,事實上真正能做到完美之人的確少之又少,而笠松就是那微小機率中的優秀者,為了全方位顧及無形中帶給他不少壓力,尤其除了自己還要顧其他麻煩的隊員,這才是真正讓他一個頭兩個大的原因。
  「竟然不會!這種題目竟然不會!下禮拜就要期中考了竟然不會!」
  「不用重複這麼多次好嗎!再說我已經努力過了,沒辦法就是沒辦法啦!」
  即使到了第三年也依舊上演著大同小異的戲碼。三年級教室裡,看著森山的複習考卷,笠松的火氣頓時衝上腦門。海常籃球部有著一項規定,考試不及格者必須從正式隊員中剔除名單,聽來似乎嚴格地有些超過,但是否有確實執行也無從得知,目前為止至少都還是驚險過關,最要緊的果然還是已經成為三年級、學業成績吊在懸崖邊的森山。
  雖然二年級就選上了板凳球員,也上場打過幾次比賽,球場上和笠松長期培養的默契更無話可說,基本上森山會當上先發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論經驗論實力都佔有相當優勢,練了三年的體育如果敗在學科而無法比賽,傳出去可是會讓人笑掉大牙。
  「沒有什麼是沒辦法!辦法自己找!難道你不想比賽嗎!」
  知道森山只是氣話,但心情焦躁起來的笠松不小心就認真起來,非常正經地和森山評理。「明明是這麼優秀的得分後衛,把這個位置拱手讓人不是很可惜嗎!」
  沒有思考太多直接稱讚了森山,雖然語氣和表情都足以說明笠松十分火大,森山還是忍不住稍微害羞起來,也趁著這個機會讓彼此之間的氣氛好轉,他可不想就一直維持如此惡劣的關係直到確定所有考試及格。
  「既然都這麼說了----我會更認真讀書啦。」
  當然森山的承諾並不是空穴來風,笠松知道為了籃球,就算幾近不可能森山也會拼命達成並化險為夷,至少一直以來他的考試都是這樣度過的,但只靠森山一個人絕對辦不到,最大功臣莫過於關鍵時刻督促自己的好友,若不是笠松森山大概早就被留級了吧。
  雖然也想過平常就好好讀書不用讓笠松在這段時期辛苦自己。只是教科書放到眼前,能把三頁認真讀完就很不錯了,何況還要好好記在腦袋裡,什麼運動員都是聰明的,森山根本不信這套。
  至今仍無法理解為何笠松真的能將兩邊顧好,即使知道他付出了許多時間與精力,依舊覺得那簡直不是人幹的。課業好體育好的人天底下才沒幾個!
  內心暗自叫罵著,森山似乎暫時忘了,整個籃球部裡只有三個人學業不是很好,而讓笠松更為煩惱的是,這三個通通都是目前的準正選。
  「這什麼鬼分數!二十一分是人考的分數嗎!平常到底都在幹什麼!上課到底都在幹嘛!」
  光一個森山就讓人頭痛,明明住在頭一間房卻疏忽了黃瀨,一方面責備自己沒有注意到黃瀨的學習狀況,一方面努力維持住不讓精神崩潰。
  不論森山還是黃瀨,兩人都是目前的準正選,再說在有奇蹟世代的這個關頭裡,少了黃瀨對他們肯定是場苦戰,甚至能不能把持住全國常規學校的傳統都是個問題,可見黃瀨對現在的海常有多重要,令人萬分氣憤地竟然在緊要時刻搞這種飛機!
  「對不起......。」
  沒有任何立場可以反駁或多做解釋,同樣是個常見的厭讀書型運動選手,黃瀨在學業上確實沒做過多少努力,這點在森山身上已經見識很多了。
  站在門口正好打開房門的森山目睹第二個自己。這下子多了個夥伴陪他K書。
  距離期中考還有一個禮拜,時間實在太短了,能否讓平時連小考分數平均在四十分的森山順利及格就是個大問題,沒想到黃瀨的狀況竟然更慘,不論對誰來說,這一個禮拜都將是個莫大的考驗。
  注意到森山尊著自己的指示來到房間,轉頭便沒好氣地對森山吼著:「給我過來!」
  這可不是平時那樣隨便打哈拉一下就能化解的氣憤啊,知道這種時候還像平常那樣開玩笑上過來的拳頭可不是普通地重,森山立即到了笠松身後,手裡拿著課本及單薄得不曉得有沒有裝著筆的鉛筆盒,黃瀨還是第一次看到森山對笠松氣憤的模樣這般敬畏,可見成績不及格大概是笠松的大忌。
  或許是森山的關係,基於關心隊員的立場,笠松問起了黃瀨的學習狀況,在對方給了一個不大篤定的「呃......沒、什麼問題吧。」,對這方面有著敏感的直覺,笠松不帶信任地追問起來。果然,一點都讓人放心不下。 
  「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都給我好好讀書。」望向森山,交代著這三年來不斷重複的話:「今後你還是一樣,每天都到我房間來。」接著看向黃瀨說:「你,現在起不准碰我抽屜的小說、沒事做就要讀書,我會好好盯你。」
  不碰小說倒不是什麼難事,那些書本來就只是黃瀨為了打發時間向笠松借來閱讀而已,比較麻煩的是笠松那句會好好盯著他的承諾,黃瀨更有摸不清頭緒為何會有點小興奮----難道我希望前輩時時刻刻盯著我嗎?不、這一定是錯覺,是錯覺。
  為期一個禮拜的衝刺就這麼悄悄開始。
  原本只要注意森山一個就夠了,但黃瀨的加入笠松沒辦法完全顧及,只好請小堀也來幫忙,基於黃瀨對球隊的重要性,以及希望能減少些笠松的煩惱,小堀義不容辭地來到房間。
  沒有笠松那麼優秀,小堀的學業成績為維持在中上,和兩個不及格組的笨蛋相比也綽綽有餘。在稍微了解黃瀨的學習狀況,小堀的臉也出現難以形容、彷彿有什麼災難要降臨的表情。
  「成績不好的人也不是沒見過,像你這樣各科都爛得徹底的還真是頭一次見到。」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考一分,這比鴨蛋還難。
  雖然交集沒有很深,對於小堀的認知一直都是老好人的印象,黃瀨沒想到這麼狠毒卻又貼切的話會從他口中聽見。
  連小堀都這麼說了,黃瀨的頭低到不能再低。
  看來這一個禮拜不好過,默默在心中感嘆。
  笠松的書桌位於床邊,讓森山坐在自己的書桌椅,笠松直接坐在床上,在觀察森山學習進度算是挺方便的。看了看森山的課本,明明發放好幾個月,新得跟沒翻過一樣。
  「你該不會是今天第一次拿課本吧?」
  「怎麼可能呢?上課的時候還是會拿出來做個樣子。」
   講得好像很理所當然,笠松忍不住拿著有點厚度的課本,加上自己的一併敲擊森山的腦袋。
  「痛!好痛!這什麼?歷史課本!竟然拿這麼厚的書打我的頭!考試過不了一定是因為這一下才變笨的!」
  「過不了是嗎?」
  「我一定會及格。」
  笠松的語氣簡直不知道是哪來的地痞流氓,光用聽的就感受得到赤裸裸的威脅。另一方面,明顯比笠松這組的氣氛和諧許多的小堀與黃瀨,補救教學已經開始了,對不會讀書的人來說,果然還是先把重心放在能死背的項目多取點分數比較實際,從黃瀨不管從事任何運動都能立即上手這點來判斷,小堀覺得他其實很聰明才對。
  但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順利。
  為什麼?明明看過一眼就有辦法學起來,這種開外掛般的技巧為何在學業上起不了作用?試著反覆教過一個理解性的的數學題,小堀暗自抱著的一線希望破滅了,決定還是先讓他把一些重點筆記抄寫一翻。
  過程中也不全然將話題圍繞在學習上,聊點課外日常瑣事還是允許的。何況小堀也不是什麼嚴格的人,稍微放鬆也沒什麼不可以。
  「是說,早川前輩的課業不是也有點危險嗎?」從外表上就感覺得出來他不是讀書的料。
  「他啊,中村會想辦法的。」邊看著黃瀨抄著自己一年級時的筆記,小堀一邊說著:「而且早川的學習態度積極,就算真的不及格,老師們也會給他點情分找其他方式補救吧。別看他那樣,早川可是很用功讀書的。」只是還是沒辦法好到哪去就是。
  「這樣啊。」
  結束有關於早川的話題,黃瀨才真正埋頭苦幹起來,小堀所做的筆記他得從頭抄到尾,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沒聽過課,課本和森山一樣幾乎是全新的,對於這樣的情況,是後還得好好請教笠松,不管怎麼說進度都落後一般人太多,一個禮拜將所有科目教到範圍果然還是太強人所難了,只希望今後黃瀨能理解高中學業的重要性,別像森山那樣學不乖。
  「笨蛋!叫你用一句話形容題目中女主角的心情,誰教你寫她感覺個可愛的女孩!笨蛋森山!」
  「笨蛋重複了啊!不需要連著名字一起罵!唔、痛!」
  「重寫!題目給我重看一遍!」
  乍看之下還挺熱鬧的森山與笠松,檢討著今天國文課的考卷,不曉得是不是每次期中考都得上演這一套,雖然平常好像就常常發生了,不會膩嗎?
  「森山的小考似乎從沒及格過,所以差不多這個時候就會來個衝刺。照笠松的說法,目前為止森山的段考成績都是低空飛過。」察覺到黃瀨注意著另一組人馬的互動,小堀自動幫他做個解釋,順便提醒黃瀨:「笠松對於成績向來沒什麼要求,但像期中考這種會影響到正選的考試,他可是很在意的,要是不及格的話會大發雷霆,比平常要狠上幾百倍。」說是這麼說,這些也只是從聲稱經歷過笠松真正發狠的森山口中得知,至少自高一結識以來,他所知道的笠松就一直是處於脾氣有些暴躁的狀態,真要是有森山所形容的那一面,他可不敢領教,也不想見識。
  雖然他也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在他身上,黃瀨還是感到好奇,也再次體認到自己所知道的笠松還遠遠不及森山。
  畢竟他們才相識短短幾個月,和他們幾年的差距實在太大太大了。
  就算打鬧到近乎快吵架的地步,那都是他們絕對友好的證明,彼此都明白不可能因為一點事而鬧翻,對於之間的交情抱著濃厚的自信。
  他怎麼可能拼得過森山呢?
  「手停下來囉。」
  「啊、抱歉!」
  不知不覺停止動作的手再次抄寫著整理得算是乾淨整潔的筆記,眼下最重要得果然還是期中考,其他什麼都不要再亂想了!黃瀨這麼振作自己。
  「看不懂啦!這種要愛不愛的心情煩死了!喜歡就應該大聲說出來啊!由佳!」
  「給我正經點!」
  只是另一頭的聲音搞得黃瀨心煩意亂。
  既然要超速趕進度,自然必須得花費一定的時間,目前為止只休息十分鐘,從九點一路拼到十二點。平時讀書讀慣了的笠松還是會感到疲憊,尤其當著森山的教導方,感覺比自己讀書還累。黃瀨更不用說了,基本上沒在碰教科書,能撐到現在他都覺得是個奇蹟,然而這個奇蹟必須撐一個禮拜。
  會死的啊----!
 他知道訓練到某個極限必須靠意志力撐過去,沒想到讀書也是必須靠意志力去讀的,比起動腦子果然還是動身體輕鬆簡單多了,黃瀨和森山此刻的想法有著高同步率。
  雖然幾乎是死讀的狀態,但基本上並不算真正笨的兩人,在背誦的情況下還是能夠記住簡單且重要的部分,至於加以變化並理解題目本身,還是得看他們願不願意動些腦筋,笠松和小堀輕易地放棄了後者。想也知道不可能。
  「熬夜對身體不好的啊,也很容易影響身體狀況。」還在閱讀著笠松替他用螢光筆畫上的課文重點,森山還是想擺脫令人煩悶的情境,睡意正強烈侵襲著他的腦袋。
  「我知道。」擺置在書桌旁的床,笠松直接坐在上頭幫森山乾淨如新的課本不斷畫著重點,這個動作目前為止持續二十分鐘。知道森山討厭讀書的這點,笠松認為沒必要也沒什麼立場去逼迫他,但果然稍微盯一下總是比較好,三年級的課業可是關係到未來的學校,就算森山不在意,笠松可替他擔心了。照他這個態度連一間大學都考不上吧。
  「熬夜可是運動員的大忌,所以!我們----唔噗!」
  二話不說將螢光筆的筆頭捅上了森山額頭中央,面積小而使得森山感受到明顯疼痛。
  「這一關都過不了就當不成運動員了,給我加油。」
  沒什麼精神跟他吵鬧,平靜地說完後繼續在尺的邊緣畫下一道道的橫線。
  「我知道讀書很累也很煩,這個節骨眼就忍耐一下吧。」當森山以為彼此的對話告一段落時,笠松再度開口:「我真的很希望,最後一年能跟你一起拼到最後。」燈光將笠松的鏡片反射著,就算如此森山還是瞧見了那雙疲累的眼睛。
  「啊----真是的,這樣會讓我覺得很愧疚啦......。」
  他知曉這是笠松的真心話,正因為如此更不想辜負他。
  「既然會愧疚就好好努力,要是真的不及格,抽一千下都不夠。」
  「知道了----。」
  在小堀和善的督促下,黃瀨的學習進度算是挺不錯的,果然就算不喜歡讀書也不是所謂的笨蛋,小堀相信黃瀨的智商還是有一定程度。
  「剩下的就自己加油吧,太晚回去會影響到室友的。」想想這個時間是有差不多要入眠了,一直以來不希望帶給其他人太多麻煩的小堀決定先回自己的房間,他不想因為自己的開關門聲而吵醒對方,在這種小地方似乎挺在意的。
  起身朝門口方向走去,在離開前對著同年級的二人做為道別前的對話:「黃瀨就拜託你囉,笠松。」
  「啊、嗯,謝了,明天也麻煩你了。」
  用微笑以回應,即使是小堀也不忘對森山酸一句:「到了第三年還不怕死呢,祈禱老天好好保祐你吧,可憐的孩子。」
  不等森山反應,小堀自行關上了門,就算想罵也只能對著牆壁空喊:「什麼時候變那麼嘴賤了啊混蛋!」竟然連以老好人做為招牌的小堀也嘴上我一句,可惡!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