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09

(3/31臨時更新)
  確實除了在宿舍以外,只要見到笠松就會看到森山。
  「道什麼歉?又沒在生氣。」
  「唔、前輩的口氣常常讓人以為在不高興嘛......。」
  不曉得地幾次了,笠松常常被人指出這樣的缺點。雖然已經試著改善並好好注意著,但還是會因為習慣而鬆懈。
  「......知道了。」
  黃瀨的指出是正確的,因此笠松也無法反駁,只能再多加小心自己的語氣。
  挑了間比較有名的連鎖體育用品店,裡頭的體育用具不外乎因為品牌的關係價格也相對地抬升。既然是名牌,品質上也有一定的保障,在他們的觀念裡,與其買雙便宜穿不久的鞋子,不如選個能夠承受劇烈摩擦的運動鞋,對於雙腳也比較能受到保護。
  正準備要進去的時候,笠松突然止步,像是想起什麼啊了聲。
  「怎麼了嗎?」黃瀨問。
  「我想起來......學校附近的體育用品店會算我們折扣,大家都是去那邊買東西的呢。」
  體育系社團眾多的關係相關用具的消耗量也會增大,常有不少店家會和合作學校裡的學生給予優惠(通常是身為運動選手的學生,一般生可能就沒有了)。好一點的幾乎會近半價的折扣。
  「真的假的?這麼久了才跟我說......。」
  「因為我現在才想起來。」理直氣壯地道著。
  整體來說笠松確實是非常可靠的,只是偶爾會小健忘一下。不過因為擁有這樣的小缺點才會讓黃瀨覺得其實笠松也沒那麼地有距離感。
  「那麼,現在也沒必要進去了吧?」雖然家境不差,但黃瀨也不想多浪費錢,再說通常近半價的優惠可不是每家店都有的。「想去哪逛逛嗎?」
  對於這個地區笠松也算是熟悉,商圈這種地方如果有空還是會逛逛,但他無法指出逛街的樂趣何在,常走著走著便到了盡頭,總覺得這類的事情黃瀨肯定會比他了解吧?
  「有什麼好玩的?」
   事實上就連黃瀨也不怎麼逛街,應該說,就算常出門逛街也只是幫姊姊提東西外加炫耀,帶個帥氣的男人在身邊總會引來欽羨的目光,姐姐大概滿享受這樣的虛榮感吧......。
  思考了下一般人在假日到底會去哪些地方玩,在腦海裡掃瞄過去的都是些很大眾化的地點,確實只有普通的行程想得出來,因為黃瀨也沒有所謂的閒暇時刻,離開學校後便用模特兒的工作填滿空餘的時間。
  「遊樂園?」
  這答案普通得讓笠松都有點訝異:「兩個大男人去遊樂園?」想來還真是挺可悲的。「而且現在人一定超多的吧,擠來擠去感覺就很討厭......。」
  表達了對於遊樂園的負面意見。會想到遊樂園純粹是依照以往的記憶,黃瀨印象較深刻的遊玩是小時候和家人一起到遊樂園玩的景象,所以能講出的答案也沒幾個。
  「什麼話?前輩小時候都沒有玩過嗎?」
  「有是有......」
  「難得有這個機會,走啦走啦----」
  在黃瀨的半推半就下還是前往了較近的遊樂園,照笠松的態度看來或許並沒有排斥遊樂園,或者因為後輩的請求有點不知該如何拒絕。不過就在玩過幾項刺激性的遊樂設施,黃瀨深信笠松玩樂的意願絕對是前者,不,已經不是不排斥了......。
  「黃瀨,再玩一次好不好?」似乎還意猶未盡,才剛結束走出O型軌道的雲霄飛車,笠松一臉期待又興奮地提出要求。
  這不是玩得很開心嗎!
  前後態度不一就算了,最重要的黃瀨已經陪著笠松玩了不少刺激性遊樂設施,再怎麼大膽也需要休息的吧?不,這大概也不是膽大不大的問題......。
  超想吐的啊----!
  我說前輩你是少了哪條神經!這麼精神的樣子不對吧!再怎麼強也該有些噁心感了才是!
  「黃瀨,走啦。」
  小孩子嗎你!
  有種因為嘔吐物侵佔了喉嚨而說不出話的感覺,黃瀨就算有話也講不出來了,明明很會察顏觀色,為什麼這種時候還看不出學弟臉色蒼白......?內心無力地哭喊著。
  硬著頭皮只好再上一次,想起以前和姊姊一直要求父母陪同並重複玩著旋轉咖啡杯的回憶,真的很令人難受,徹底了解那時的自己和姐姐不斷轉著咖啡杯中間的轉盤是件多白目的事情。尤其現在噁心的等級直接升了好幾個層次,笠松肯定不屑玩咖啡杯吧。
 最讓黃瀨費解的是,雖然已經知道了笠松玩得非常開心,但不論誰都因為刺激而放生尖叫的時候笠松卻冷靜地像見鬼似的,非常違和,也很無言。
  確實笠松如果像一般人那樣大叫的模樣很難想像,不過在這種場合是很正常的吧?那悶不吭聲地不斷玩著刺激性遊樂設施的人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因為非連續假日或重要節日的關係,雖然人潮不少但還不會到誇張的地步,就算要排隊也不需要排很久,目前為止笠松可以說玩得十分盡興了。
  忍了一些時間還是耐不住噁心的感覺,把胃裡面的東西通通吐出來,胃酸通過食道的灼熱感真令人不適。
  為了顧及自身形象特地忍到了廁所才吐,這也讓黃瀨的口腔內充斥著怪異的酸味。漱口完後見他充滿著不適的臉色,笠松才知道自己好像玩過頭了。隨處可見的長椅兩人找了一張空著的坐下歇息,只見黃瀨低著頭靜默不語,笠松心裡暗叫不妙。
  因為平常太過壓抑的關係嗎?真的玩起來某種意義而言還真像發瘋了一樣。不過這個年紀的青少年總是會喜歡玩樂的,有事沒事就逼著自己才真的有病吧?至少黃瀨自己是這麼認為。
  「前輩......你是不是在發洩些什麼啊......?」
  過了一會兒,喉嚨似乎已經沒那麼不舒服,這才發出聲音談起天。
  「既然都來了,就要玩得徹底一點。而且難得可以出來放鬆一下。」
  「是嗎......」抬起頭,慘白的臉色回復了點紅潤,雖然還是有些無力,不過黃瀨知道自身恢復的能力很快,只希望等會兒笠松不要再拖著他到處玩會突然衝上天掉下地或者不停在空中旋轉的東西。
  會受不了,一定會受不了,我覺得胃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再吐一次。
  「那平時假日都在做什麼呢?」
  「假日啊......」回想目前為止的記憶,笠松說:「禮拜六要練習,禮拜日會到圖書館唸點書,或在家幫忙、彈一下及他之類的。很平凡。」
  「還唸書啊......是說都不會想出門?前輩你真的是正常的高中男生嗎?」
  「我說你這小子講話越來越沒大沒小了,」看在黃瀨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弄得不舒服,笠松決定這種時候卻別再拳腳以對,忍住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會揍人的習慣:「住宿加上練習的關係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很少,在家裡陪陪家人也沒什麼不好吧。」
  總在有意無意的字句裡體認到笠松的確比同齡人成熟一些,因為這樣的關係才使得他的責任感大到無謂的東西也背負在身上,其實偶爾任性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就像剛才拉著黃瀨到處遊玩那樣,雖然搞得挺難受的就是。
  要不是他半強迫地讓笠松來遊樂園,大概也沒什麼機會看到剛才那些帶點稚氣的舉動。其實那樣也滿可愛的......如果能忽略掉笠松身後的那些慘叫聲以及遊樂設施快速在軌道上跑過的巨響。
  「啊,對了,今天跟你出來玩的事情不能跟別人說哦。」突然想到,笠松認真地向黃瀨警告著。  
  「咦?為什麼?」
  這種難得的回憶不好好分享一下,太可惜了吧?
  「讓別人知道我像個小鬼一下拉著你到處說:『我想玩這個。』,到時候面子往哪擺啊!」
  所以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
  時間上已經是傍晚了,說起來一直都玩那些對心臟不好的設施,他們還沒去遊樂園的必經之地----鬼屋(雖然也沒有好到哪去)。
  這樣的想法並不是黃瀨所提出,經過今天的認識他才曉得原來笠松滿喜歡刺激的事物。心臟很大顆啊這人。
  至少不會搞得頭暈目眩,雖然這類的東西黃瀨不怎麼喜歡,但前輩的要求怎麼可能拒絕呢?就算出盡洋相也陪他走一回吧。
  不管到哪裡鬼屋一直都是深受人們喜愛的,明知道進去只是讓自己增生恐懼卻還是願意花這個心力去嚇自己,大概是因為平常碰不到的事物所以才更想去接觸看看吧?加上靈異恐怖的東西總能吸引眾人的好奇心。
  雖然還只是在入口處排隊,但稍早已經先聽說過這裡的鬼屋恐怖指數似乎挺高的,至少在剛來到隊伍時就看見不少從鬼屋出來的人,嚇到花容失色也是有的。如此更令人期待裡頭的氛圍到底有多逼真,怎麼樣都想見識看看。
  並沒有向笠松透露,就算整天下來大部分都是拖著不適的身體,黃瀨還是好好地觀察笠松,印象中沒怎麼看過眉頭放鬆的模樣,挺好看的。有時會瞥見因為期待而表現出雀躍的神情,這些都時很難見的,對黃瀨而言。明明幾乎是每天在碰面的人。
  就這樣瞧著對方的臉瞧得入神起來,直到笠松提醒才發現該輪到他們進場了。
  除了牆上微弱的燈光勉強能看出走道的輪廓,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
  「由於路線分成好幾條,每條順著只是走都能走到出口,怕分散的話建議緊緊跟著或捉著同伴。請記住千萬不要毆打鬼怪。」入口的工作人員簡單地說完便讓黃瀨和笠松進去。
  真是個變態的設計,竟然還分成好幾路,而且照裡面的光亮度不抓著人根本不曉得旁邊有誰吧?
  小小地萌生了點恐懼,只是還在不自覺的程度。
  真的到了較為內部的地方就看不見笠松的身影,喚了聲前輩,自聲音來源將手伸過去,一抓便抓到了笠松的手掌,接著施了點力氣緊捉著。
  「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曉得算不算得上抱怨的回應。
  「但如果真的分散的話也挺麻煩的啊,將就一下吧。」
  氣氛陰森得好像隨時都會有東西跑出來似地,事實上鬼屋就是這樣的地方沒錯,就算已經做好「一定會有東西跑出來」的心理準備,被驚嚇到仍是必然的。步行了大約一分鐘,正才覺得靜得有些詭異,腳下的地板便忽然下陷並噴出乾冰,心臟好像漏了一拍。
  確認不會再有任何反應的地板,兩人才繼續向前行。看來這開胃菜也不怎麼樣。
  這個想法不久後就被黃瀨推翻了。
  為了不讓玩家習慣恐懼,機關或鬼怪不會出現得太過頻繁,因為如此才會時時刻刻警惕著,在看到任何可疑的道具後便會提高警戒心,意外的是以為眼前倒臥在地板身上被刺了好幾刀、滿溢著紅血的女人,覺好像隨時會突然爬起來,在兩人都這麼認為的時候,距離笠松不到兩公尺的牆壁瞬間發出強烈的破裂聲響,自裡頭衝出一個全身濺著鮮血的男性,面目猙獰地大叫,仔細看才發現那人的五官已經扭曲得像是攪和在一塊兒的感覺,頗噁心。
  確確實實地,真的被嚇到了,雖然還沒表現得太誇張,但真的被嚇到了。
  「哇啊!」
  反射性地將笠松強拉到身後,以致原本該直接承受驚嚇的笠松只聽見突如其來的聲響卻還不太明白發生什麼事,黃瀨高大的背影完全將他的視線擋住了。
  男子只出場一下子又退回牆裡,原來那裡設置了一道難以察覺的門。
  向來認為自己算是大膽的黃瀨這下子開始擔心起還有一大段還沒走完的路線。太變態了!真的太變態了!竟然貼著別人的臉亂吼亂叫,哪招啊!
  沒有逗留太久,此刻的黃瀨一心只想著趕快走出鬼屋,因為光線過於黯淡的關係完全看不到笠松的表情有多興奮,同時也失望著沒有看清楚剛才的鬼怪長什麼模樣。
  屋裡的空間時而寬廣時而狹窄,燈光也刻意呈現了詭異的氛圍,偶爾會有像是在空氣中游移的陰柔聲響,當他們來到有設置機關處時,才看得清楚道具及空間的模樣。暗亮交接的緣故也讓視線些許模糊,稍微讓人的不安感增加些。
  集中精神在預防些什麼,就算做好心理準備,不可能不會被嚇到。眼前倒臥在嬰兒床上的小孩又是一個例子,原本毫無動靜看上去是沒有生命跡象,在倆人謹慎地緩慢靠近後,瞬間彈坐起並發出不曉得是尖叫還是嚎哭的聲效,大概是有發聲機器放在嬰兒嘴裡,高分貝高頻率的孩音將耳膜震動得非常難受。
  距離聲源還有段距離並不會對耳朵造成直接傷害,但還是會有繼續聽下去一定會耳聾的想法,不等他叫完趕緊離開,沒想到在離開嬰兒房的那一刻,一名滿身是血的女性朝著黃瀨衝去,雙手握住了黃瀨的頸部,為了不造成傷害力道其實非常輕,幾乎就只是輕輕碰觸做做樣子罷了,但這樣的情況下他根本沒有心思替自己的脖子緊張,女性那張血肉模糊的面部將恐怖的訊息以及亂七八糟思想充斥著整個腦袋。
  這年頭的化妝技術也太逼真了吧!臉骨的部分真的是畫出來的嗎!我覺得好像可以伸進去摸耶!爛成這副德性是想嚇誰啊!
  可能是嬰兒的母親,糾纏了黃瀨好一段時間,而黃瀨也被她的驚悚舉動嚇到眼淚都擠出來,慌亂地吼叫。
  「不要啊啊啊啊啊----!」因為尖叫而使得男音提高好幾個音調,差不多可以用娘砲來形容。
  「哇。」
  相較之下不曉得是在感嘆什麼,笠松的反應根本不是冷靜,完全地享受著,那張雀躍的表情令黃瀨欲哭無淚。
  「前輩你那什麼表情!良心何在!到底在開心什麼!」
  天底下只有他可以笑著在鬼屋遊玩!
  徹底挖掘了笠松不為人知的一面,絕對沒有人想像得到,平時嚴肅正經的籃球部隊長竟然對刺激或恐怖的事物是如此喜歡,黃瀨覺得他根本就是平常壓抑太多發洩的方式也異於常人。其實這也是另一種精神病對吧?對吧!為什麼會有這麼令人崩潰的嗜好!
  由於本身對於靈異驚悚之類的很感冒,無法理解這種總會留下妄想後遺症的東西到底為什麼會有人去創作還會有人喜歡。
  「你不覺得很棒嗎?」
......別在鬼屋露出一臉像是小孩得到糖果那樣純真的表情好嗎?
  終於離開黃瀨身邊,女人回到了待命位置,就在門口旁的牆壁,雖然無法清楚知道眼睛的部分在哪裡,可以確定的她是目送著兩人漸行漸遠沒錯。
  機關越來越多,到了後半段燈光似乎較為明亮,已經可以清楚看到身旁的人。在經歷了剛才那段驚恐,黃瀨將笠松的手捉得更緊了,不斷冒著手汗,濕濕黏黏的讓笠松感到些許不自在。將牽住自己那隻手舉起,半嘲笑地對黃瀨說著:「就這麼怕啊?早上也是,出乎意料地弱小呢。」
  「是前輩的喜好太奇怪了吧......。」
說完便表示不願意再多做停留,哪怕只是幾秒鐘,黃瀨只想趕快見到真正的陽光。
  「知道了啦,走吧。」
  自發性地走在前頭帶領著黃瀨,保留了點良心讓他繼續牽著自己的手,基於保護的心態笠松也使了點力握著。一般來說直接承受衝擊的是走在最前頭的人沒錯,但不知怎地笠松根本沒有間接的作用,就算有個人在前頭擋著被驚嚇到的永遠是黃瀨,笠松只是偶爾發出感嘆的氣音,但全都被黃瀨的尖叫遮蓋過去。
  其實不只是黃瀨,隱隱約約也能夠聽到其他組人馬的慘叫,這間鬼屋的恐怖指數大概也有一定的程度吧。在笠松面前這都只是小菜一碟,應該說無法對這些東西產生恐懼的感覺。
  過程中黃瀨因為不斷尖叫,加上更之前也因為那些遊樂設施喊破喉嚨,又刺又癢的不適感讓他的聲音已明顯沙啞。
  好不容易終於走到鬼屋出口,工作人員不死心地在可見自然光線的一處再度驚嚇黃瀨,果然這種刺激來個幾百次都沒法習慣,黃瀨的心臟再次漏了一拍。
  「該死的......」
  遊樂園明明應該是放鬆身心的場所,黃瀨卻覺得比平時還要累上好幾倍。作為放鬆目的,笠松倒是確實達到了效果,止不住的笑意證明了他的心情有多爽朗,有一半也是因為黃瀨的關係,看到帥哥出糗總是莫名得意。
  笠松趕緊提醒自己不能抱有這種糟糕的心態,將放置在背包側束口袋的水壺遞給他,希望在喝口水後能舒服些。
  沒有顧慮什麼,拔開運動型水瓶的蓋子,直接將瓶口含入嘴裡,偏涼的水溫在口中稍微上升了點,黃瀨就這麼將水暫時含在嘴裡。
  人潮開始有驅散的現象,已經是到了該回家的時候,能玩的也都完得差不多,看黃瀨一副快虛脫的樣子大概也不行了吧,笠松提議著差不多該回去。
  以目前的體力及精神力自然是舉雙手贊成,點了頭,便開始往出入口方向步去。
  「真是謝謝啦。」
  沒由來地突然向黃瀨這麼說了,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但黃瀨的腦筋也不是那麼遲鈍,大致上明白笠松為何要道謝。
  「沒什麼......剛好有這個空閒,看到前輩偶爾可以不用那麼緊繃,我也蠻開心的呢。」
  粗糙得不像是一個外型亮麗的模特兒應該發出的聲音,除了黃瀨言語中不曉得是不是對自己的一份關心而感到有些在意,這才徹底發覺真的把他害的挺慘了。
  說起來最一開始還處於互不對盤的狀態呢,雖然目前為止在社團活動上還是有不少摩擦,從毫無好感到可以一起到遊樂園的發展,這一切太過和平太過順利不太真實,但他們現在的確友好地走在一起。
  說起來那時候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沒有好感呢?其實很簡單就能整理出來了,打從入部那天超輕浮的自我介紹就足以讓笠松擁有討厭他的絕對理由。
  但第一印象往往不能代表整個人,花時間相處過後也知道黃瀨並沒有想像中那樣差勁。
  「回去記得要喝溫開水哦。」
  「知道了。」
  「涼太,到什麼地方逛街逛到都啞掉了?」
  她所熟悉的弟弟的聲音不應該這麼粗糙這麼難聽才對啊?以黃瀨的個性也不是會隨著像演唱會之類的氣氛而起舞的人,想不透他經歷了什麼弄到喉嚨都叫不出聲。
  「呃、去了遊樂園。」
  「遊樂園?」既然是去了遊樂園,總不可能是一個人吧?肯定是和朋友之類的一起,照自己對自家弟弟的了解,真正能和黃瀨出去遊玩的朋友少得可憐,再說幾乎都是籃球上的往來,能想到的可能是女朋友或有曖昧關係的女性友人,她知道黃瀨一直都是眾女性心中的白馬王子,有什麼人約他去遊樂園也不奇怪,而黃瀨大概是對得上眼就可以接受,雖然不太想承認、但弟弟確實存在著這麼差勁的一面。「哪個可愛的女孩子啊?」玩笑帶點嘲諷的語氣問著,一半關係弟弟一半帶著八卦的好奇心。
  「才不是,和籃球部的前輩。」完全了解姐姐想探出什麼東西的心態,雖然同樣身為模特兒的大姐並不會到處宣傳不實的謠言,但黃瀨還是不想透露太多,免得到時候造成麻煩的還是自己。
  「前輩?」沒聽說過和哪個前輩這麼要好?誰啊?
  不打算讓姐姐有追問的機會,黃瀨以想先好好休息為藉口回自己房間獨處,順便讓累垮了的身體躺在柔軟的床上。
  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發展呢----對於和笠松一塊兒去遊樂園這件事,最一開始黃瀨完全沒想到笠松真的會答應,畢竟那只是隨意想到的地點以及半玩笑的強迫。
  真慶幸臨時起意想去買些體育用品,因為這樣而和笠松相遇,也因此更多地認識了笠松,雖然代價是沙啞的喉嚨和嘔吐物,也值得了。
  慢慢回憶著才發生不久的事,黃瀨沒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揚起不算小的微笑。如果可以也想聽聽看笠松的尖叫聲,也許會蠻有趣的。
  也許因為整個過程都有笠松的參與,就算是造成不少驚嚇的鬼屋,黃瀨有種絕對不會留下後遺症的感覺,雖然恐怖的面容與效果都還清楚地印在腦海,手裡的溫度和那些東西抵抗了過去。
  輕輕地捲曲了手指,就像還握著另一隻手一樣。
為什麼是遊樂園?遊樂園不會太老套了嗎?除了遊樂園跟海洋館我已經想不到還有哪裡可以約會可以玩啊!總不能讓他們一直吃吧!
在遊樂園挖掘了笠松前輩的另一面,雖然只是腦補,不過很還是很滿足了。
真的有那種玩刺激性遊樂設施都不叫的人嗎?有的,就是我orz
至於為什麼,也許下一篇文章會將原因寫上去,也許。將自己奇奇怪怪的點寫在笠松前輩身上真是不好意思,但說實在的感覺還挺有趣的。而且我也無法想像亂吼亂叫的前輩(遠望)。
場景轉換到學校以外的地方。還好遊樂園裡面有鬼屋,才可以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緊緊牽住前輩的手!黃瀨幹得好啊!
在這邊謝謝你的閱讀:D。
3/31更新
抱歉臨時加了點東西,造成你的困擾,非常抱歉。
這裡大概是一個段落了。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