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07

  這種心境的轉變黃瀨也不是很了解,大概是因為確實地嚐到教訓,輸家這樣否定的名詞再也不想被套用一次,敗北是很令人難受的。 
  不論是以籃球自豪的海常,還是從不接受失敗的黃瀨,大家都不希望重蹈覆轍,那對自己來說都是一種恥辱,儘管沒有人會因此看不起他們,自尊心作祟。
  這就是他們所承受的壓力。
  一但敗北了就會令眾人失望,贏了卻又像是應該的,傾注在他們身上的眼光就是如此沉重。
  在所有人都明白這種心情的情況下,對於笠松絲毫不在意的態度更是感到佩服。也許是因為身為隊長的關係吧?但這並不是能夠繼續沮喪的藉口,看見笠松依舊十分精神地盯著大家的訓練狀況,對於自己更不馬虎。
  輸掉比賽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只是不論來個幾遍結果都是令人難受而已。調整一下心態馬上又能恢復正常練習,身為一名運動員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心情一差做什麼都好不起來。
  那麼黃瀨很明顯地,就是心理調適太不過來,也可以說往錯誤的方向調適過去。
  雖然不像以往那樣經常缺席,但這下子變成了過度訓練。練習過量的下場會有多糟糕笠松可是親自體驗過,他絕不會讓黃瀨才一年級就把身體搞壞。突然間積極得有些恐怖的態度讓人很擔心。
  與其說是領頭帶著大家跑,不如說是狠狠地將其他人甩在後方,就算練習變得積極,卻還是依然故我地我行我素,還以為能改善些什麼,這樣看來最糟的情況仍沒有好轉。
  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多信任我們一點呢?一邊思考一邊行動的關係,笠松行動的速度特別慢,回過神來,社辦只剩下他和森山。
  「怎麼了?我叫你好幾次呢。」非常確定對方不是耳胞,笠松沒由來的出神讓森山感到疑惑。
  「沒什麼......對了,黃瀨還沒回來吧。」看下屬於黃瀨的置物櫃,印象中還沒看到他進來社辦換衣服。
  「是啊,還在體育館練習,可真拼呢。」
  平日正常的練習量就已經讓人很吃不消了,事後還自主訓練,對身體有一定程度的負擔。那傢伙把自己當超人嗎!
  「抱歉,森山,你先回宿舍吧。」
  只見森山似乎欲言又止,猶豫了下便開口問:「你要等他?」
  「嗯。」
  「我陪你。」
  「不用了,先回去吧,今天的練習很操呢。」話是這麼說,不過有哪天的訓練是輕鬆的?
  「笠松......」
  即使森山態度稍微強硬了點,笠松還是略勝一籌。「先回去吧。」
  雖然笠松平時給人一種大男人主義的感覺,森山明白那只是不自覺的偽裝,他知道笠松其實很容易屈服於他人之下。現在反常的態度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知道了,早點回來哦。」不想讓笠松為難,森山只堅持一下子,將東西收拾好後便離開社辦。
  扣上扣子,笠松也離開現場,前往零星傳出運球聲響的第一體育館。
  模擬著對手可能動作的防守路線,笠松看著黃瀨全神貫注地,像是真有其對手一般,流利並快速地切入、轉身、投籃,速度快到眼睛差點跟不上。
  趁著他在喘息時,笠松叫了黃瀨一聲並制止他繼續練習:「黃瀨,回去了。」
  看那驚人的出汗量,除了過度的訓練量,和方才的模擬對手有些關連。不曉得是什麼樣強大的敵手能讓他如此拼命。
  是誠凜吧,那個剛贏過他們的新生籃球隊。
  現在的黃瀨多想贏過他們,笠松不是不了解。但想打贏對方之前,必須先把內部問題處理好才行。
  「再練一會兒時間。」
  「走吧,你已經練太多了。」
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不論森山還是黃瀨態度都挺強勢的。
  「不行,還不夠。」
  「不要再練了,趕快回去。」
  「再幾球就好,再幾球……」
  「不可以!該休息的時候就要休息!這是隊長的命令!」
  笠松也不是什麼富有耐心的人,過了一個森山又來一個黃瀨跟他討價還價,他不喜歡和別人一直重複爭議同一件事情。
  不曉得黃瀨吃了什麼熊心豹膽,被笠松吼了一句,馬上以眼神回擊,狠狠地瞪著。並不是詫異,只有滿滿違逆之意的怒火。
  到目前為止還是第一次被學弟做出反抗舉動,有種像是被挑釁一樣的感覺,笠松不甘示弱,口氣比剛才更兇悍些,徹底表現出身為隊長的威嚴:「瞪什麼!不高興啊!」
  此刻的黃瀨心浮氣躁,加上笠松命令式的口氣讓他的心情負面指數爆漲,接下來會有什麼以下犯上失禮的舉動都不太意外。
  「對!就是不高興!之前拼命叫我來練習,現在又一直叫我休息,到底想怎樣!」
  「那是因為缺席率太高!哪個運動員像你一樣練一天休三天的!還有這幾天練得太多,狀況只會更糟而已!」
  「既然我之前練得不夠,就把它通通練回來,這樣滿意了吧!」
  「你......這是在發什麼瘋啊!」
  就算一直沒有摸透對方的內心,黃瀨的脾氣也稱得上溫和,至少表面功夫做得不錯,如此失控笠松也有點不知該如何處理,不過繼續吵下去只會讓氣氛惡化而已。
  「聽好,我只要你準時練習、準時休息,不准多練也不准少練,這樣的要求很難嗎!」
  「我......!」
  「球收一收電源關一關,給我回去!」
  決定不給黃瀨任何反駁的機會,笠松趕緊將話說完轉身離開體育館,只留下黃瀨一人乾瞪著他的背影,飆上來的火氣不曉得該如何發洩。
......可惡!
  他知道讓他生氣的來源不是笠松。
  是自己啊。
  因為自身的鬆懈使得失敗降臨在他身上。
  滿腹怒火在收拾球具後消散了點,讓水龍頭的冰水好好冷靜自己的腦袋,只可惜效果不彰。他慢步走回社辦。
  好像明白近日來的不耐及火氣,卻又無法正確地形容,對於這股令人感到種種不適的壞心情一直無法好好釋懷。
  肯定和輸掉練習賽有關係的,但絕對不只是練習賽的事,一定有其他煩惱全部攪在一塊兒。只是莫名地感到煩躁。
  就算積極投入練習,卻覺得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怎麼樣都無法達到好的狀態,體力和技術都一樣,明明可以更好卻做不到,想像和實際差了一大截,那種無力感到底該怎麼克服?黃瀨沒什麼頭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煩的啊!
  「幹!」
  強而有力的怒吼,整個校園迴盪著他罵出來的髒字。
  「......那傢伙......也太難聽了吧。」正準備要打開社辦門口的笠松,清楚聽見遠方的叫罵。
  拖著沉重的雙腿走回社辦,意外地笠松竟然還在裡頭。
  「前輩,你還在這啊......。」因為剛才的衝突,黃瀨不知道該拿什麼臉見笠松。
  「廢話,社辦我鎖的。快去沖澡,滿身臭汗味很難受的。」
  總是在這種時候不經意地流露出微小的溫柔。
  黃瀨一愣一愣,還以為笠松會因為這樣而不甩自己,看來他太小看笠松的肚量。也是,身為一名隊長,器量不足是無法讓隊員服從的,因為有著這樣的包容力,所以才會由他來擔任隊長吧。
  「……對不起。」知道剛剛純粹是自己的無理取鬧才讓笠松生氣的,憶起那不成熟甚至可以說是幼稚的舉動,頓時感到十分慚愧。
  多說無益,態度上坦然地接受黃瀨的道歉,笠松趕緊催他去沖澡,便拿著換洗衣物進入簡易浴室。
  好像,平靜了不少。
  「唉?要吃外面啊。」
  「現在回去也沒飯可吃,走吧。」笠松提議著。確實,記得剛來的時候還提醒過晚餐不能太晚解決,後果就是忍受著飢餓感睡覺。只是在大量運動完後吃些大魚大肉什麼的,身為模特兒的黃瀨可是很注重外表,開始像女孩子一樣擔心起自己的身材。
  「感覺最近變胖了呢,是不是該克制一下......。」訓練量突然增加的關係食量也成長了起來,靠外表吃飯的黃瀨可不能讓體態走樣。不過這樣的擔心引來笠松狠狠吐槽:「幹嘛?想減肥啊?要是瘦一公斤就讓你每晚多吃五碗飯。」
  「不行啦!這樣會肥死!你沒看到監督那副模樣嗎!」
  運動選手引退以後通常不是暴肥就是暴瘦,不再鍛練的身體使肌肉轉為贅肉接著變成脂肪,由於肌肉的密度是脂肪的三分之一,同樣的重量由不同的東西組成,外型上看來就會有明顯的胖瘦之分。在看過監督年輕時身為國家代表隊的樣子就知道恐怖了,肯定是退休後沒有改變身為選手時的飲食才會變成現在的肥胖大叔。
  笠松忽然將手伸出,並示意黃瀨也將手臂伸出來。「看,你的手比我細呢,太瘦了。」
  「唉唉?所以前輩的手臂是標準嗎?」
  「我說太瘦就是太瘦。太、瘦、了。」
  在笠松的半威脅下黃瀨放棄了減肥的念頭,不過依然會好好注意身材。
  街上開始湧入人潮,雖然在家自理伙食比較經濟,還是會偶爾奢侈一下,吃點好的東西,餐廳之類的很快就變得十分熱鬧。
  「有想要吃什麼嗎?」算是禮貌性地讓黃瀨決定,其實笠松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吃的,因為很少在外面處理餐飯的關係。
  「吃什麼嗎……啊,御好燒!」
  由店內飄散而出的香氣令人食指大動,立即吸引黃瀨的目光。沒有多考慮什麼,笠松就隨著黃瀨一起進入御好燒店。
  「聽說這家很好吃,我們學校好像不少人推薦。」笠松隨意觀望店內的擺設,暖色系的風格讓人整個都熱了起來,御好燒的香味四溢,飢餓感更是直衝腦門。
  找了一個最近的雙人坐,雖然有不少口味能夠選擇,但在這方面並不是很挑味的兩人很快就決定兩種不同的口味。店員送上料後說明並示範下做法便匆匆離去。原來不知不覺店裡的坐位全都客滿。
  並不是很困難,基本上將表皮陷料疊一疊就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是看自己喜歡吃什麼樣的熟度而已,因為天天做便當的關係對笠松來說不過小事一件,相反的黃瀨就顯得笨拙多了。笠松不解的是他不明白只是做堆疊的動作為什麼也可以將鐵板搞得亂七八糟。
  「……再不擅長料理也該有個限度吧。」實在有點看不下去,笠松將散亂的料全部集中到黃瀨的御好燒,並直接幫他料理起來。光是堆疊就這麼可怕,等等翻面還得了。有些慚愧地就這麼看著笠松替自己處理,不曉得模仿技能在這種時候派不派得上用場?
  流利順暢的動作在黃瀨腦中閃過一詞。
  賢妻啊。
  不!賢妻什麼的,充其量只是新世代好男人罷了,在胡思亂想什麼啊黃瀨涼太!
  沒由來地在內心發了個神經,幸好表情沒有任何異樣,加上笠松的注意力全在御好燒上,無暇去關心黃瀨的心境變化。
  非常漂亮的翻轉,黃瀨的御好燒煎得金黃,不知道該不該讚嘆笠松的手藝還是唾棄自己的廚藝,總之還是覺得似乎沒有任何事難得倒他,所謂的萬能?
  在處理好黃瀨的御好燒後,笠松才接著將自己的御好燒翻面,因為時間過久的緣故,翻面過後的表皮和黃瀨得比起來就顯得有些焦黑,等了一會兒後便毫不在意地吃起來。
  看著人家吃東西總是不禮貌的,黃瀨也就享用起自己的御好燒。
  也許是因為這家的用料品質良好的關係,又或者因為是笠松幫他煎的,這塊御好燒只能用美味來形容!(也可能是因為黃瀨所知道的形容詞不多)看來最喜愛的食物要從焗烤奶油洋蔥湯換成御好燒。
  很難得地只靠表情變猜測出內心,黃瀨一向很擅長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笠松卻一語道破。「很好吃吧。」
  明明什麼都還沒說,黃瀨只能錯愕著。「唔......很好吃哦!」
  「是嗎。」
  露出滿足的微笑,笠松也吃著自己的御好燒。看著焦黑的表皮,黃瀨決定將自己的一部分讓他嚐嚐看,挖了一匙以一口來說還有點塞不太下的大小,遞給笠松。
  「要吃看看我的嗎?」
  既然食物都送上嘴邊,也沒有理由拒絕,笠松說聲謝了便一口吃進。
  看著黃瀨不算難看但跟狼吞虎嚥扯得上邊的吃相,笠松這麼問了:「你很餓嗎?」
  「癌以餓噁......(還挺餓的)」嘴裡含著食物,黃瀨不清不楚地回答。
  整體來說模特兒的形象還不算崩壞吧。沒讓自己閒著持續進食,笠松這麼想著。很快地變成了黃瀨乾望著笠松獨自吃飯的畫面。
  雖然想聊些什麼好讓只有兩人的沉默給破除掉,但顧慮到笠松嘴裡還有食物的關係,黃瀨就作罷。感覺上似乎秉持著「食物要咀嚼三十下後才能吞嚥」的原則,笠松吃飯的速度確實慢得讓黃瀨有點看不下去,不過也沒說什麼就是。
  發現對方已經無事可做直盯著自己,笠松也感到些許不自在,想起對方乾才得吃相一副肚子餓得要死的模樣,這麼一塊御好燒會吃得夠嗎?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決定將自己的御好燒挖起一匙送到黃瀨面前。「應該還沒飽吧?吃掉。」
  明明是個關心人的舉動,卻搞得好像在命令一樣。黃瀨還是大方接受笠松的好意,相處幾個月的時間笠松的個性也算了解些,這就是他對人好的方式。剩下不到一半的御好燒乾脆讓黃瀨一起解決掉,很快地這場飯局便結束了。
  當黃瀨以為吃飽就會直接離開時,笠松的手機適時地響起,從包包拿出手機,他看了來電顯示,眉頭一皺,好像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森山啊,怎麼……」話還沒說完,電話另一頭的森山搶先截斷:「喂!笠松!你不是說馬上回來的嗎!跑到哪去了!我晚飯都幫你弄好了耶!」
  嗓門大到連黃瀨都能聽得清楚,明明是在人聲鼎沸的店裡。笠松將電話擱在離耳朵有點兒距離的半空中,臉上的表情足以說明絕對被森山突如其來的怒吼嚇到。就在森山語畢後,才接著回應:「抱歉,在外面解決晚餐......」
  「吃過了?跟黃瀨?」
  記得離開笠松前他要見面的人就是黃瀨,依森山對笠松的認識能不花額外的金錢就盡量不要,在外面吃飯大概也不會是獨自一人,因此能想到的就是因黃瀨才這麼做的。
  笠松給予了承認的答覆,又引來了森山的一陣大罵:「吃好料的怎麼不找我!難道現在對你來說黃瀨比我重要嗎!」
  前面那句聽起來就只是玩笑般的抱怨,後者卻又讓人以為他是在正經地生氣,一時之間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答覆,因為森山似乎真的在不高興,但笠松有點難以判斷。
  「發什麼神經!馬上就回去了!再見!」
  這時候委婉和森山溝通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並不斷責罵,明白這點的笠松立即沒好氣地回話,並將按下結束的按鍵。
  突然有種罪魁禍首好像是自己的感覺,黃瀨頓時感到有些尷尬,笠松的表情看起來不太好惹。
  「......吵架了?」他以為只有女孩子才會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吵架,這麼想的同時好像也罵到了森山。
  「沒什麼,鬧個脾氣而已。」
  應該不以為意,但總覺得似乎也挺在意的,因為掛掉電話後的笠松看起來挺趕著回去:「走吧。」拿起包包,兩人一同到櫃台結帳。
  這段時間以來一直沒見過森山生過氣,連擺臭臉都沒怎麼看過,這之中黃瀨也不曉得哪個部分出了什麼問題值得讓他這麼火大。
  好像解讀出黃瀨的心思,笠松自動回答了他內心的疑惑。
  「森山偶爾會因為一點小事生很大的氣,就是這點讓人摸不透,歇斯底里得的很莫名其妙。」
  不定時炸彈?
  「放心吧,目前為止只對我這樣,他不會隨便對外人耍性子。」解釋著,大概想替森山的好印像抓回來,不過事實也是如此,他們從小認識到現在,森山的確只對笠松發過脾氣。然而因為常常是不怎麼重要的小事,有時笠松也會為了這點困擾著。 
  他知道森山只是擔心自己,不過、他也不是小孩子,當個老媽也不需要管到這個地步吧!
  也許笠松沒有自覺,但走回學校的這段路裡,慢慢加快了步伐,臉上也很難得地露出擔心的神色,這些都被黃瀨盡收眼底。
  果然,不論是森山前輩還是笠松前輩,彼此都是重要的吧。
  這麼想的同時,不自覺地感到沮喪。
大概說明一下,御好燒就是大阪燒。不過似乎有分成兩派,統稱是御好燒,另外兩派分別為大阪燒和廣島燒。
總之有點怕會產些什麼誤會,決定乾脆用御好燒這個名詞。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在這種小細節特別計較真是不好意思。
寫出了一個罵髒話的黃瀨,非常開心。(笑)
後來發現黃瀨其實是個心口不一的人(正篇裡,當然是自己的感覺),因為這樣的關係讓人更想好好地開發他。
至於森山最後和笠松講話口氣會這麼差......大概是因為吃錯吧。
又可以腦補森笠了!
#黃笠  #黑子的籃球  #黃瀨  #笠松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