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森笠-獨佔

◎時間設定高中一年級
◎黑森山有
◎偽BG文
◎自創人物有
  身旁的朋友談起了戀愛,想怎麼隱瞞都還是會被發現的,何況森山如此在意笠松,更不可能不會發現好友最近的異狀。
  雖然不明顯,但有種被冷落的感覺。
「笠松,你戀愛了?」
  冷不防地直接問了敏感的問題,笠松頓時將吃進去的飯菜噴到坐在對面的森山。
  看那滿臉通紅的雙頰,錯不了的,一定有了心儀的女性。不能說森山很會觀察,笠松本身也很容易被看穿。
  「抱、抱歉......。」
  做了非常失禮的舉動,被咀嚼到一半的白米沾滿著口水黏在對方臉上,老實說森山並不介意。因為笠松的口水,所以才不介意。
  「沒事的......。」
  故作鎮定將白飯一一抹下來,笠松做出這麼失常的舉動,他可是努力地憋住不笑場。以後又多一件事可以開玩笑了。
  繼續回到剛才的話題,笠松猶豫了許久。對青春期的孩子來說,感情這方面的事能隱藏就盡量不讓他人知曉,年紀太小的關係,戀愛讓人有了小小的罪惡感,另外則不希望班上同學或是其他認識的人拿來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不過森山得另當別論,笠松知道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再說他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笠松向來什麼事都和森山傾訴,於是決定將對他唯一隱瞞的事情坦白。
  「算事吧......有喜歡的女生。」笠松喏喏地輕聲講出。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親耳聽他說出口.......
  心還是會抽痛。
  「哦----沒想到咱家的笠松兒也情竇初開了呢----不,你的恐女症呢?明明連看都沒辦法看一眼的不是?」
  「只有她......可以勉強正常說話......。」
  搞什麼啊?別在這種關鍵時刻特別有用好不好?像平常一樣發作啊!森山只能在心裡暗自詛咒。
  和笠松的交情可以說是知己的程度,毫不避諱地將事情全部都袒露於森山,值得開心的是笠松唯一的秘密也讓他知道了,那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再次湧上;令人難過的是已經微小到幾乎沒有亮光的希望好像被吹熄一樣。
  很早之前就明白和笠松是不可能有機會的,就算對方對於同志這種事並不表示排斥,被一個和自己性向完全不同的人喜歡肯定會有困擾的吧。
  聽著笠松說著那女孩的事,佔在心頭的負面情緒明顯較多。
  寶川花月,得知了對方是哪個人物,森山便繼續向笠松追問她的事情。並不是對她產生興趣,只是想了解笠松大概喜歡什麼樣的類型,那女孩吸引他的理由是什麼。雖然這樣只會對那個叫寶川花月的人產生嫌惡。
  發生在某個平常的上課日,為了活動久坐而產生疲勞的筋骨,短暫的下課時間內笠松決定到外頭透透氣。摘下有點厚重眼鏡便往門口走去。
  很剛好的,在踏出教室的那瞬間,一張白紙從他面前緩慢飄下,上面的符號是他也看得懂的吉他譜,自一名抱著書本的女同學滑落而出。
  知道了樂譜的主人是誰,其實只要直接還給人家就好了,問題在於對方是個女的,笠松連照片上的女性都無法直視,怎麼可能有辦法面對面,這是他最大的障礙。但東西都掉了,總不可能呆呆的看著物主走遠吧。於是笠松心裡開始了無聊至極的掙扎。
  啊啊啊怎麼辦,要還給她嗎?這是一定要還的吧!萬一發現東西不見一定會著急的吧,可是要怎麼給她!該怎麼跟她開口!跟女孩子要說些什麼!怎麼辦啊!
  腦子還在微妙的混亂下,笠松已經走到女同學的身後,如果什麼都不做就跟在她後面肯定會被當成變態的吧。於是他主動拍拍對方的肩膀,然後才驚覺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啊啊!在幹什麼!竟然主動拍女孩子的肩膀,接下來要怎麼做啊啊啊!
  那顆比自己矮上幾公分的頭就這麼轉過去,那瞬間他們四目相接,雖然是不經意的,但有生以來除了母親第一次直視其他女孩的眼睛,心臟似乎帶動著全身跳動著,緊張而產生的顫抖使笠松變得緊繃。
  女同學有著清秀的五官,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眼睛(大概是因為第一次看著女性的雙眼),瞳孔的褐色非常明顯,及肩的中長髮增添幾分氣質。是一個長相稱得上漂亮的女性。
  「那、那個......這是、妳掉的......。」
  勉勉強強說出一句正常的話,雖然結巴但還不算嚴重。
  見他手上的樂譜確實是自己正在學習中的曲子,上頭還有自己用藍筆畫的記號。抬起頭使自己的視線能對上笠松的眼睛,「真不好意思。」接過笠松手上的樂譜,女同學給了一個禮貌的微笑,並恭敬地微微鞠躬。「謝謝你!」
  然後,名為一見鍾情的情感襲上了笠松的腦袋。
  當時他並不曉得這樣的感覺就是所謂的喜歡,因為是第一次這麼直接面對女性。
  他以為和那名女同學的緣份僅此而已,就好像命運一樣地,兩條線開始有了斷續的交會,那天放學再度遇見她。
  這次是女方主動找上笠松搭話,對方可沒有像他那樣奇怪的異性恐懼症,舉止理當十分自然,相較於笠松就不曉得又在窮緊張什麼。對他來說這種事再多來個幾次心臟會受不了吧。
  早上才聽過的甜美聲音傳進耳裡,她開口道:「早上真的很謝謝你。」
  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笠松猛顫了下,轉身望向那位女同學。
  森山並不認識這名女孩,理所當然她道謝的對象是笠松,令他感到疑惑的是笠松竟然能跟女性有所接觸?
  和以往比起來,笠松面對女性的反應算是鎮定多了,至少沒有亂了手腳出盡洋相,不過森山不曉得該不該為此高興,若笠松的女性免疫力提高對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事。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雖然直視著前方,不過避開了對方的眼神,如果直接對視估計笠松會心臟病發吧。
  「我是一年六班的寶川花月,你好。」
  笠松不明白她為何要打上招呼,正常情況來說他們應該不會再有交集才對,照這個情勢看來會相互認識了。由對方主動這點來看,她應該是個不怕生的女孩。「請問你是不是叫笠松呢?」
  很意外地寶川竟然知道笠松的名字,他在學校的知名度有這麼高嗎?雖然從事體育系社團很容易在學校成為風雲人物,不過他也只是一年級的板凳組球員,誰沒事會去注意一個坐在場邊替隊友加油的選手?
  「之前文化際有看到你彈吉他,我覺得你彈得很棒哦。」
  被人誇讚吉他也不是第一次,只是因為是個女性而稍顯不習慣。正想好好像寶川道謝時,沒想到她提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要求:「可以請你教我彈吉他嗎?」
  這是什麼神進展啊----!
  不論是笠松還是森山,兩人在心理都如此吶喊。
  如果說是同性,森山的反應也許不會這麼激烈,但因為對方是個女生,何況現在這種年紀被異性吸引的機率實在太高了,很難不去想像別有企圖。再說除了笠松自己沒有發覺,大家都知道很多女孩對笠松都抱有著戀暮之情,但由於平常不怎麼接近女性而有了距離感,以至於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對他表白過。
  事情來得太突然了,笠松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甚至開始出現慌張的模樣,和女孩子進一步來往,他想都沒想過!
  見笠松久久沒有答覆,森山決定先弄清楚早上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是什麼時候扯上關係的。「請問你跟他是......?」
  這才發現忽略了一個人,寶川也向森山打了聲招呼,並解釋今早的情形,也將自己正在學吉他的事一並道出。
  因為本身有在練鋼琴,沒什麼多餘的時間可以學習第二種樂器,雖然已經上網收集了很多資料自學,但學習速度緩慢成效也不彰,身邊也沒有人會吉他這種樂器,因此感到有些懊惱。
  前陣子在文化祭上笠松表演了吉他,因為是社團演出,可以說是替籃球部爭了口氣,會體育又會音樂讓他的知名度一下子上升許多,由於他本人對成為風雲人物之類的並不感興趣,因此沒多做理會,認為除了把份內事情做好其他都不重要,繼續低調過著日子。
  這下可以明白為什麼要找上他了,雖然笠松也是自學,但吉他彈得好也是公認的,由此可見他的學習能力是不錯的。
  說明完畢後便將注意力轉移到笠松身上。「可以嗎?」不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都很期待地問著。
  向來都不大會拒絕他人請求的笠松,加上這次是女孩子的要求,要拒絕確實有些困難。
  並沒有讓寶川等太久,很快就答應了。
  「真的嗎!太感謝你了!那個,笠松同學,明天開始、呃不,假日有空嗎?」
  在這麼短暫的交涉後,他們相約練習吉他的時間確定是假日,畢竟平常時間大家都得各忙各的。
  再次鄭重道謝後,因為時間上的關係寶川必須先行離開。在她準備離去前,笠松叫住了她:「那個......我叫,笠松幸男。」
  雖然不是必要的,不過森山也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森山由孝。」
  既然接觸到笠松的世界,他沒有理由置之不理。他可不希望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兩人有什麼進展。
  直到寶川的身影消失前,笠松的視線沒從她身上移開過。森山還是第一次見到他能看著女生這麼久的時間。 
  森山也望著寶川的背影,他的眼神可沒笠松那麼柔和,十分銳利。
  寶川讓森山感到礙眼。
  只要有時間,寶川就會找上笠松請教有關吉他的事,因為假日必須去教寶川學習吉他,原本會約出來打球的兩人除了學校就不再碰面了,雖然平時幾乎已經形影不離,但森山已經習慣連假日都必須讓笠松陪著,否則他還真不曉得得幹嘛。
  很奇妙的是,笠松的恐女症其實沒有好轉,只有在面對寶川時才會正常些。不過這樣也好,要森山再多花心思去注意其他女人,他可不想做這麼麻煩的事,討厭的東西一個就夠了。 
  這份心情隱藏得很好,因為在笠松面前以經營造出了好女色的形象,偶爾森山會假裝對寶川起些興趣,畢竟以自己客觀的角度來說,寶川的長相確實挺可愛的,只要是可愛的女生都不放過,這是森山給笠松的角色設定。
  「笠松,你喜歡巨乳?」
  毫不掩飾用詞,森山很直白地問著笠松。
  「什、她只是、只是比較......豐滿一點......不對,這跟喜不喜歡有什麼關係啊!」
  形容女孩子的身材對笠松來說實在是太羞恥了,這樣感覺好像挺好色的樣子。寶川的身型不胖,大概是家境好吃的東西也營養,胸部的發育確實不錯。笠松在怎麼說也是正常的男性,雖然沒有自覺但其實多少也會有興趣。照森山的看法那大概就是所謂的喜好吧。
  「真好,都還沒有女生主動搭訕過我......。」
  「什麼搭訕不搭訕的......。」
  「笠松,雖然你可能會不高興,我可以搭訕她嗎?」
  「你在胡說什麼啊!」
  「開玩笑的啦,開玩笑。」森山搧著手掌表示否定。
  笠松。
  我也喜歡你。
  寶川介入生活的時間持續過了兩個月,因為是和笠松有關係的人,森山才會特別觀察。
  根本就是戀愛了,這兩個人。
  幸好笠松的觀念還算古板,認為學生就該做好學生的份內事,談戀愛什麼的對現在的他是多餘的,他的自制力沒有一個心儀女孩的出現而打破,這點倒是值得敬佩。
  寶川大概還算是含蓄的女性,並沒有直接表白,以至於兩人目前的進展是雙向單戀,都還沒有察覺彼此的心意。
  不過,就在這一天,寶川找上了森山。
  社團活動結束後,原本要和森山一起回宿舍的笠松因為擔任值日而晚退,也不曉得是時機剛好還是她就是打算趁笠松不在,寶川請森山和她單獨談話。
  雖然因為笠松的關係他們也算是常見面,熟稔度和笠松比起來差太多了,就算偶爾會聊個幾句話,不過那也只是森山給她的一點面子,如果他們之間的氣氛太尷尬笠松夾在中間會很為難的。
  他不用想都知道寶川要對他講什麼。
  「那個,森山同學......」
  「你喜歡笠松對吧?」
  話說到一半便被打斷,寶川點了點頭。
  森山可不想聽到她說出,我喜歡笠松這樣的話。
  「我知道這樣對你很不好意思,但是、可以請你,幫我轉告笠松同學嗎?」
  就這樣望著寶川那充滿勇氣的眼神,他大概可以想像自己的表情有多冷。
  幹嘛要幫妳講?  
  妳當妳是誰?
  自以為可以佔據笠松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嗎?
  森山可火大了。
  寶川也不是什麼遲鈍的人,多少也察覺了氣氛有些不妙,但話都脫口而出也收不回來,想退縮也沒有地方。
  最後,他還是答應了。
  「我知道了。」
  也不曉得到底怎麼了,森山最後答應了寶川的請求。
  或許是努力平下心來的結果吧。
  其實他知道寶川也不是什麼很糟糕的女孩,只是自己單方面的討厭她罷了。
  緊張地道了謝,寶川不打算打擾森山太久,趕緊離開體育館。獨自等待的時間沒有太久,笠松整理好衣物後從體育館內走出。
  「抱歉,久等了。」
  「嗯,走吧。」
  可能是剛才寶川的事,森山很難得地只是靜靜走在笠松身旁。
  雖然有時候笠松確實遲鈍了點,但早已習慣與森山吵鬧,突然這麼安靜還是感覺得到異樣。
  「怎麼了嗎?」
  他看著森山,同時觀察著森山的表情。  
  訓練的疲勞可以從眼神看出來,這是只有對笠松才會有的細微觀察力,那之中還帶著一些擔心。
  一想到他擔心的人是自己,就會不由得地感到高興。
  因為關心著他的人是笠松,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心情。
  「笠松......」
  森山的語氣比平常來得沉重,聽得出來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想表達。
  笠松等著他接下來的話,以為有什麼會令人感到驚訝的言論,而且不會是好事。森山的口吻讓他這麼覺得。
  我喜歡你,笠松。
  「剛剛大腿不小心拉到了。」
......
  「早就跟你說過做操專心點,就是不聽。」
  「放心,小拉而已。」
  「真是。等等記得冰敷。」
  希望這份溫柔能夠只屬於我。
  對不起,我沒辦法接受其他人像這樣站在你身旁。
  午休時間,森山以向可愛女孩子搭訕之名,讓笠松先享用午餐,藉機向寶川回覆對笠松的告白。
  為了掩人耳目,森山將寶川找到校舍外。
  心情非常緊張,寶川滿懷期待卻又害怕失望。
  看到她一臉像是自己會被接受的模樣,森山就覺得可笑。
  他可是要毫不留情地打破她的戀情。  
  「笠松他啊,對你並沒有那種感情,只是把妳當成普通朋友。」
  他看到這個女人一臉打擊的模樣。
  「全部是妳自作多情、一廂情願罷了。還有,」
  森山的口氣冷酷並帶著刺,和大眾印象中以女性為尊的好色之徒截然不同。
  「少在笠松面前晃來晃去,看了就礙眼,噁心的女人。」
  對一個女孩子來說,這樣的語言攻擊是很過份的。尤其對方並不是自己帶有負面觀感的異性。
  那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森山一點興趣也沒有。語畢,他直接轉身,想回教室見到笠松。
  在寶川看不見表情的背影後,森山勾起了一抹微笑。
  啊啊,舒坦多了。
  「怎麼樣?搭訕成功了?」
  他用著嘲諷的語氣問著森山,想也知道這個人誇張的搭訕臺詞肯定會讓女生避之唯恐不及。
  「可惡!又失敗了!」
森山前輩幹得好!(不)
前幾天回去看了海常青春白皮書,莫名其妙想出了這樣的故事。
女角的名字是自己找字東拼西湊而成的。看起來是主角,實質上為配角。
我想,森山會以自己的方式好好守護笠松的。
但是很抱歉我覺得你還是當悲情角色好了。(乾)
補充一下,拉傷就是肌肉過度伸展造成的傷害,常因為暖身不夠或是運動過度劇烈而使肌肉纖維斷裂。
其中又分為大拉和小拉。大拉是指輕微動作就會感受到疼痛,小拉則是劇烈運動才會疼痛。
學長是這麼跟我說的,所以......差不多是這樣
#森笠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