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06

  習慣了對鏡頭裝模作樣,嘴角的微笑幾乎快造成顏面神經失調的感覺,身上穿的衣服其實不是他喜歡的款式,不過人長得好看穿什麼都帥氣,這套服裝也非常適合他。
  總覺得最近工作的次數似乎增加很多,雖然如此,也慢慢習慣,學校或社團請個假就好了,這是他消極的處理方式,似乎也不怕出席率不夠的樣子。
  算是有點熟識的的攝影師在休息時後總會和黃瀨聊上幾句,基本上也不是屬於沉默寡言型的黃瀨並不介意像這位攝影師有些自來熟的人,倒是和只有工作上才會見面的人聊天稍微輕鬆點。
  「像你這種體育好又長得帥的一定很多女生倒追吧?有沒有交到什麼女朋友啊?雖然對你的工作會有點負面影響,不過這才是青春嘛。」
  「現在並不想交女朋友啦。」
  「這樣啊,社團活動還是籃球社嗎?噢,之前好像說是挖角過去的吧?」
  像這樣很一般般的對話也挺不錯的,至少沒什麼壓力,照著事實陳述就好了。
  當然,能談話的對象並不是只有攝影師,在場的女性工作人員對他的興趣自然是不低的,最關心的不外乎就是戀愛的話題。很可惜黃瀨對感情這類的事興致並不高,應該說女孩子這種生物只要一逮到機會就纏上他,甚至是有點麻煩的存在。。
  「那喜歡的女生類型呢?」
  天啊,怎麼又是這個問題,提問的人好像是生面孔?
  「不會束縛我的人。」笑著說,這樣的答問幾乎成了公式。
  就在他希望趕快結束這類話題時,幸好要繼續趕拍攝進度,終於又逃過一劫。
  女孩子什麼的真的沒怎麼思考過,不過他也是正值青春期的男生,需要的時候還是會發洩一下,但妄想的對象從來只有模糊不清的臉蛋,就連黃瀨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
  戀愛也不是沒有過,曾經短暫交往過兩個女孩,兩段戀情不出半年就不歡而散,之後整顆心都沉醉於籃球。
  對吼,談戀愛,憑他的條件女朋友隨便找都找得到。
  要這麼做嗎?
  ……還是……算了吧。
  現在的生活說無趣其實……也沒有很無趣,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好心情的事。
  這麼想的同時,不曉得為什麼,腦袋浮現出笠松的臉。
  雖說平常社團活動真的是一公分都合不來,但撇開那部份,黃瀨是不討厭笠松的。
  要是能在圓滑點就好了,不過這個樣子也不錯啦,出糗的時候總是特別好笑。
  今天要怎麼跟他搭話呢?不過應該會因為缺掉練習主動找我吧。
  啊啊,好想趕快回宿舍。
  「很好!這個笑容非常棒哦!」攝影師透過鏡頭,頭一次看到黃瀨如此自然的微笑。
※※※
  其實兩人都以為在還不算長時間的相處下彼此間的關係已經好轉許多,當然的確也是如此,但衝突卻也三不五時地在社團活動中上演。
  開學到現在兩個月過去,跟其他隊員之間的相處可以用融恰來形容,唯獨笠松到現在依然無法好好溝通意見。這段日子以來笠松也會在部活以外的時間詢問黃瀨過去在帝光時的事情,大部分都避開了比賽或練習的事,幾乎都只有簡短的說明,笠松也試著深入了解,但見黃瀨臉上的表情逐漸不悅後適時結束話題。
  這個人平常看起來一副很隨波逐流的樣子,沒想到其實也很固執,而且頑固的點根本就很莫名其妙!
  氣氛比較好的機會通常發生在黃瀨不在隊內練習的時候,除了以鬧笠松為樂的森山沒有人會討他不高興,只是缺席率高得有點過份仍舊引起笠松的不滿。
  「那傢伙又沒來了嗎......。」
  點名板上在黃瀨的涼太四個字旁畫了一個圈圈,雖然入部時已經先聲明過自己有模特兒工作會導致時常缺席,但在笠松眼裡準時並完成練習是一種責任感的表現,像他這樣兩天捕魚三天曬網,完全不能作為別人的榜樣,再怎麼有實力還是會讓很多人講話的。
  「算了吧,到時候正選選拔吃虧的是他。」
  小堀說的沒錯,但黃瀨的實力不好好利用吃虧的可是海常,不過目前為止笠松覺得就算他能夠成為先發也只會扯後腿吧。
  一點都不信任隊友的人怎麼放心將球傳給他?對他們來說,籃球可不是球進了有分數就好的運動,那種一點都不重視團隊的心態,笠松說什麼絕對不會接受。
  收起有些憤恨的心情,平靜下來後便開始慣例行事的練習。
  黃瀨錯過了做便當的時間,結束工作回到宿舍也不早了,雖然臉上一如往常的臭臉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不過他還是感覺得到,笠松得心情不是很好。
  不外乎是因為訓練缺席的事,說習慣其實也不習慣,他得承認其實還是有點怕被人發脾氣,尤其是這種一鬧就冷戰一段時間的,更是令黃瀨不知所措。房裡的低氣壓讓他的一舉一動都顯得不自在,和笠松共處一室原本就比一般人還要多上一些壓力,現在這樣的情況該如何化解呢?
  通常都是由黃瀨自己打破僵局,笠松畢竟也不是什麼心胸狹宅的人,氣一氣就算了,但黃瀨也明白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也知道最近的缺席率的確有些頻繁。也許是該節制,在說距離比賽期也接近了,這段期間的練習會變得重要。
  「那個……前輩,明天起會讓工作量變少的……。」
  聽來是想解釋些什麼,或者只是希望笠松別再生他的氣,也不曉得這像是哄小孩的承諾值不值得信任。「你講的話能信嗎?」
  啊,果然很不爽吧。
  「上次就跟你說過了,體能的基礎比技術來的重要,還給我缺席?」聽起來不曉得是哪來的地痞流氓,笠松的口氣非常具有威脅性。只見他一心二用,在責備的同時也不浪費任何能讀書的時間,眼睛持續掃瞄著畫重點的文字或筆記。
  「真的!從明天起會減少工作量的!」
  「不是停止,而是減量啊?」
  瞬間有點被刁難的感覺,笠松大概是希望學生就做好學生的本分,現在這個年紀踏入演藝圈對黃瀨也不會是多大的好事,至少他是這樣覺得。
  已經算是小有名氣的黃瀨可就不這麼認為了,事業正處於平步青雲的狀態,黃瀨的知名度甚至可以說逐漸廣大,老實說,要他這麼放棄,確實有些困難,一但有了優越感要他突然放下是挺為難的,雖然這項工作充其量算是他拿來殺時間的東西吧。
  這麼想也許想得太遠了,他的確思考過未來可能將模特兒作為職業。
  他已經發覺,對於籃球,最初的熱情已逐漸冷卻,不可能再繼續下去。這樣的想法最近在他的心中越來越濃烈。
  不過別人常說,這個時期就將未來的路定好等於在侷限自己,今天的想法可能明天就變了。
  所謂的未來,無限的可能性,不想再給自己添那麼多麻煩。 
  夢想什麼的,不知道那種東西有什麼好追求。
  「現在要停止可能……」沒辦法。並未將句子表達完,笠松顯然放棄要黃瀨立刻休止他的工作。
  「算了,隨便你。照你自己想的就好。」變得和平常一樣,因為一整天的疲憊而顯得無力的語氣。「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麼做對你比較好這種婆婆媽媽的話對你洗腦也沒用。」
  「工作很累吧,時間很晚了,早點睡。」像爸爸那樣說了句沒什麼說服力的話,笠松還在操著自己的身體呢。
  原本還想再多說點什麼,發現自己果然還不太曉得該怎麼和黃瀨溝通。儘管每天見面,但距離真正熟悉彼此還有非常大一段距離。
  也不曉得為什麼,在所有學弟裡,唯獨黃賴讓他覺得這個人建了一道堅固的透明鐵壁,讓人以為伸手可及,事實上被拒絕在外。
  也有可能是自身個性就讓他人有難以親近的初印象,但至今為止還沒那麼糟糕吧?
「前輩......」黃瀨喚道,笠松轉過頭等著他接下來的句子。
  似乎是想解釋什麼,黃瀨也理不太清思緒,就這麼斷句了。
  「怎麼?」
  「沒什麼。我希望......你不要太討厭我。」
  在腦子很亂的情況下講出這樣的話。
  雖然目前為止對笠松的印像沒有太差,但不表示對方和自己一樣的感覺吧。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有點在意笠松對自己的看法。
  「我……也不太曉得,除了籃球這一塊,其他部分並不討厭。」
  對於黃瀨,笠松並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想法,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只是眼前這個人,讓他在兩者之間的界線變得有些模糊。
  照常理來說,肯定會很討厭這類型的人。
  他真的很討厭不必拼命努力就得到非凡成就的人。
  天份這東西,也是個人實力的一環。既然沒有先天的資質,就只能靠後天的培養來彌補原先的差距,這點道理笠松自然是懂的。
  但還是會,很不甘心。
  就算只有一點,不過,他大概是忌妒著黃瀨吧。
  那天晚上,他們就沒再多做交談了。
  完成今天的練習後,慣例性的集合,這是訓練完畢一定得做的事,不管有無重大事項,平日的精神喊話也在這時進行。
  有時候圍圓以便精神喊話,看來是有什麼事要宣布,要大家排好普通隊型,笠松站在最前方面對所有人,確認全部隊員到齊後,以眾人都能聽到的聲量道:「下禮拜會有一場練習賽,和誠凜高中。」
  練習賽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想跟海常打練習賽的學校其實挺多的,讓大家感到疑惑的,是誠凜高中這間從沒聽聞過的學校,感覺上大概不會是什麼籃球強校,不禁好奇是怎麼談妥這場賽事。  
  他記得,黑子進的就是那所學校。 
  黃瀨不知道誠凜的籃球部到底強不強,可以確定的,是黑子的實力無庸置疑。
  只是需要一個足夠厲害的選手才能發揮他的力量。聽都沒聽過的學校會有能那種人嗎?
  「誠凜的籃球部今年成立第二年,話雖如此,去年也打進縣賽四強,是個很有潛力的隊伍,可別小看人家。」
  輕敵是大忌,這點身為運動員的各位都明白。只是對誠凜高中是否有真的有足夠和海常匹敵的實力,還是存疑著。
  不打算再囉嗦什麼,簡單講些念到快爛掉的注意事項(受傷記得要冰敷、或是肌群按摩之類的),就這麼草草解散。
  想知道為何要選擇和誠凜高中進行練習賽,黃瀨立馬上前和笠松搭問:「前輩,誠凜有什麼特別吸引你的點嗎?」
  一臉期待想得到什麼好聽的回答似地,黃瀨似乎希望能從笠松口中聽見肯定對方的答案。
  「不,也沒什麼......」可惜笠松好像不怎麼想回答黃瀨的問題。
  因為對方的教練是個小自己一歲的女高中生。重點不是教練為什麼會這麼年輕,而是對方是個女的,只要稍微撒嬌、拜託一下,笠松根本沒法不答應。基本上,和誠凜的練習賽不到三分鐘就談妥了。
  這樣丟臉的事情怎麼可能說出來!隊長的面子要往哪擺啊!
  「你知道嗎?誠凜有個叫小黑子的,他真的很厲害哦!以前也是正式隊員呢!」莫名其妙地炫耀起曾經的隊友,這種孩子般的舉動其實笠松覺得有點厭煩。不過連黃瀨都如此稱讚,倒是勾起他的好奇心。
  「怎麼個厲害法?」話說小黑子是什麼奇怪的名字?
  正想大力指出黑子的過人之處,卻又突然停頓下來。畢竟他不像其他人一樣,擁有高超的技巧或戰術指導,體能也比一般球員差了些,一時之間有點不曉得該怎麼出口。 
  「他的傳球很神奇哦!咻一下地球就到其他人手上,存在感低得很誇張呢!」依照事實描述這兩點,笠松瞬間湧上黃瀨是否在跟他開玩笑的想法。前者是籠統的描述,後者……存在感低得很誇張是是怎樣?這樣很厲害嗎?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算了,反正到時候碰頭就明白了。」
  黃瀨有時某些言論沒頭沒腦的。有了這樣的認知,笠松很乾脆地打斷了話題,不打 算繼續。平時光森山一個就讓他頭痛,要是以後再多一個黃瀨他可承受不起。
  小黑子嗎?帝光的正式隊員,但一點印象都沒有。能記得的只有那五個怪物般的先發,也有可能是那五人太過搶眼,以至於忽略了帝光其他選手,他差點忘記帝光中學就是因籃球出名的學校,而奇蹟世代的出現,更是讓它變得幾乎無人不知。
  因為是帝光的正式隊員,笠松抱著淡淡的期待。
  能讓黃瀨這樣尊敬的人,會是什麼樣呢?他以為會是什麼樣的大人物,結果竟然是個連整隊時都沒注意到的透明人。雖然事先從黃瀨口中得知黑子的存在感薄弱,但這也太稀薄了吧!人就站在面前啊!
  身高也不高,肌肉型態相較於其他人也較不明顯,瘦弱的樣子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人能成為帝光的正式隊員。應該說,無法理解誠凜的首發之一為何派他上場?板凳組裡面也有好幾個看起來比他有用多了的選手。 
  不過光靠外表無法了解一個人的實力,驚訝之餘笠松還是決定謹慎以對。果然,這場仗打得並不輕鬆,最後還是讓黃瀨上場。
  得以理解黃瀨為何會誇讚黑子,整體能力來說確實不高,但卻有著非常特殊的技巧。除了存在感低得讓人難以察覺之外,傳球的速度相當快,轉眼間球已經不曉得到什麼人的手上。而真正讓他訝異的,是中學時代比黑子更默默無名的火神大我。
  這也是當然的,笠松自然不會知道之前一直都待在國外的火神,其他人也一樣。
  兩人意料外的組合在這場練習賽可說是讓海常吃到了苦頭,火神那足以媲美奇蹟世代的潛力都讓他們有點不知所措,到了這裡,笠松更深刻體會到隊內的鬆懈。
  他不會因為比賽輸了而意氣用事,他生氣的是他們自己。
  雖說只是練習賽,但還是能看出隊伍的狀況。
  並不是只生理上的情形,真要說起來其實大家的狀態都不算差,這麼講吧……原地踏步。
  也不是沒有嘗過失敗的滋味,除了黃瀨以外每個人很乾脆地接受這樣的結果,並不會因為海常被評為全國級別的強校,卻被去年打到縣賽四強的隊伍擊敗而有不甘。
  只是必須好好檢討,狠狠地檢討。 
  這場練習賽讓他們知道了,這段時間以來倒底做了多少努力,用了多少心。
  顯然不少人對自己都有著愧疚。
  笠松望著受到打擊而哭了起來的黃瀨,老實說對他沒什麼好講的,安慰的話太多餘了,應該說這是給他的一點教訓。
  媽的,人生的第一次失敗是什麼鬼話,這種人根本就是欠抽。
  「在你那空蕩蕩的字典加上『復仇』這兩個字吧!」
  練習賽輸掉得打擊確實有點大,不過黃瀨也沒花太多時間沮喪,算是調適得不錯,練習狀況也明顯改變。
  所以才說,失敗的收穫有時比勝利來得更多,這場敗北對海常絕對是有益的。不過倒是黃瀨的轉變太大太突然,笠松還稍微有點來不及反應。有這樣的改變是好事沒錯,雖然不討厭,極大的變化實在讓人有點哭笑不得。
  自練習賽之後的一個月,黃瀨完全沒有缺席。聽本人說模特兒工作暫時請休,決定全心投入於籃球。
  該怎麼說呢......就像狠狠被藤條打了一頓的小孩。算了,以結果來說挺不錯的。
  海常籃球部轉變的第一步就此達成。
  應該說,第一道危機過去了。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