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森笠-不肯放下的情感

  當我察覺的時候,事態已經逐漸惡化。
  就算無法超越朋友,至少能保有「最重要的朋友」這個地位,一直以來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直到對黃瀨產生了敵對意識,才發現原來對笠松的情感慢慢沉重。
  開始忌妒出現在笠松身旁越來越頻繁的黃瀨,對於慢慢習慣黃瀨的笠松感到不安,深怕某天他會取代我的位置,甚至在我之上。
  為什麼,他會對黃瀨動搖著?
  是因為我退縮了嗎?
  一起到販賣機頭飲料的次數減少了,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
  黃瀨那傢伙又打擾了難得的獨處。這麼想的大概只有我吧。我看見笠松努力掩飾內心的雀躍。
  不曉得是因為黃瀨,還是因為笠松,感到莫名的火大。
  黃瀨提議著等會兒一起走去車站,路上順便買點東西來填充空蕩的腹部。雖然他禮貌性地邀請了我,但還是拒絕那虛偽的好意。不論我選擇去或不去,對他來說都算佔到便宜。前者藉由他們與日俱增的情感令我不快,後者少了一個電燈泡讓黃瀨方便進攻。我決定視而不見。
  而且,能和黃瀨獨處。笠松應該挺開心的吧。隨便找了藉口,在校門口和他們分開,我朝著公園廣場的方向走去。看來今晚得很晚回家了。
  坐在廣常外圍的長椅,隨意滑著手機。因為心思不在遊戲上,所以無論怎麼玩都破不了關。
  高一時,他常和我到這座廣場,陪著說要尋找真命天女的我。
  而我只是找了外表不錯的女性,講些誇張俗氣的言語,接著她們就會嚇得跑開,此時笠松就會因為我的出糗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
  這樣的我,擺明就是一個只為逗人開心的小丑。
  沒關係的,如果這樣能放鬆他僵硬的顏面神經,我可以一直下去。
  而且,不這麼做,就失去了最後的防護牆。
  退出遊戲介面,雙手插進口袋,身軀放鬆靠著椅背,仰天長望,遠方的暗夜連接著黃昏,橘紅色的天空襯著淡淡哀傷。
  那是近乎唇語般的微小聲音。
  「我喜歡你啊......笠松。」
  現在的你,聽見我的失控,還會像當初一樣逃避嗎?
#森笠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