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03

  不曉得神遊了多久,直到笠松喚了他第二次才趕緊起身前往籃球場,不知不覺中籃球部的成員都到齊了。在隊長的口令下,所有人一同前往室外籃球場。
  球場在操場不遠處的地方,除了籃球場,圍欄的另外一邊還有兩座排球場。因為不是正式的比賽場地,除了籃框偶爾翻修換新,地板上的界線淺的就像是斑點一樣,勉強還看得出來中線、三分線、罰球線界外線等等。各自放下包包後全體到操場上慢跑。除了體育課,他們很少使用學校的跑道,一般都是繞著體育館的球場跑步。
  具有彈性的PU跑道讓雙腳的負擔減少了些,帶頭跑在隊伍前方的是笠松隨機指定的一年級新生,他則跑在最後面來盯著大家的跑步狀況。
  由於現在手邊沒有籃球可以給他們練習,但也不是一定要有球才能訓練,例如現在可以多跑幾圈操場增加基本體能或者肌耐力,加些速度上去一起鍛鍊心肺耐力。
  操場一圈四百公尺,笠松手上拿著碼表,在起跑的地方按下右鍵開始計時,每次回到起點就按一次左鍵,可以計算一圈跑了多少秒數。
  前三圈都還能維持在預定的秒數內,第四圈起少數幾個人漸漸脫隊,那是體能跟不上其他人的結果,這樣的情況跑到後面會越來越嚴重,大多數都是新進的一年級。
  跑到第七圈時幾乎只剩二、三年級在領先的團體,只有黃瀨緊緊的跟著學長們,臉上也沒有任何疲憊的神色,大量出汗和為了調節呼吸的喘氣是少不了的。
  雖然起初必須好好看著隊員的狀況,但笠松也得顧及自己的訓練,爾後沒有跟隨脫隊的人馬,跑在領先群的後方。
  路上超了幾個落後有些嚴重的新生,沒有人責備他們的速度太慢,嫌棄他們的體能太差。只是拍拍肩膀或後背,替他們喊聲加油。笠松還會輕推著體力有點不堪負荷的隊員的身體,好讓他們能稍微跟上自己的節奏。
  這和黃瀨在帝光所見到的景色完全不同。
  誰有那個閒功夫去鼓勵和自己爭奪正選的隊友?他只知道練習這種事,自己夠努力就好。
  所以,在看見那些落後的成員得到學長們的支持,好像有那麼一點,
  羨慕。
  第十二圈跑完,秒數偏差。所有人無一不大口喘氣,有的撐著膝蓋、插著腰,聰明點的就不會坐著,而是去走一走幫助體力恢復。
  看著碼錶上的秒數笠松顯然不是很滿意,也許是比完賽後的狀況還沒調整好。這樣想著卻又覺得這不能當作藉口,必須好好警惕自己。
  做操期間,早上的課表已經在笠松腦內慢慢成形。沒有球就多做基礎訓練,少了的體能球技再好也上不了場,不用十分鐘就沒有辦法和對手抗衡。
  暖身操完接馬克操,然後做些肌力、輔助訓練,最後以核心肌群收尾。採少量多組的方式練習,隔天清醒不必太擔心下床腳軟的問題。
  雖然是輕量練習,這對新生來說跟國中的平時訓練差不多,身體上還是有些吃力,但如過這一關都過不了的話隊長馬上會和你說:「回去讀書吧。」
  高中決定繼續練體育的人多半都已經下定決心,在國中熬了三年,即使體力達到極限,意致力也會突破那道牆。做為運動員的孩子通常比別人還能吃苦。
  和二、三年級同樣感到輕鬆的大概只有黃瀨,對他來說這樣的練習量跟吃飯一樣簡單。
  晨間的訓練並沒有太重,最後籃球部提早三十分鐘結束練習。剩下的時間讓部員到學校外頭各自買早餐。平常都是在宿舍裡用完早膳再去上課,晨操就必須自理。
  換上制服後黃瀨整個人舒服多了,雖然不討厭流汗,但衣服緊貼著身體就是不舒適。現在教室裡只有黃瀨一個人,他並沒有自言自語的習慣,看起來有些寬廣的教室鴉雀無聲。他坐在靠走廊的最後一個位置,無事可做只能趴在桌上發著呆。剛運動精神好的要命毫無睡意。
  對於今天可能會認識的新同學新老師沒有半點期待,只要能夠記住誰叫什麼名字,誰上的課不能睡覺,哪個老師較為嚴格,在班級裡就能安然無恙地度過三年。明明應該是青春活力的高中生卻有著如此無力的想法,老實說黃瀨也曾想過努力充實過著每天。嚐試的結果是,沒有能讓他燃心的的事物,無趣。
  也許有人以為他想要當個籃球選手,在全國、甚至國際舞台上閃耀著;另一種少數猜測認為他可能會在演藝圈發展。當然這都是外人的想法。籃球選手什麼的,他並沒有很嚮往,只是有想超越的目標才打著籃球。
  但,如果那個人朝著職籃前進的話,那麼就有頗高的機率跟隨他的腳步。
  在未來的某一天贏過他,這就是黃瀨所想要的。
  至於模特兒,只不過是姐姐隨意將他的照片傳給事務所,正好被中意了長相而接下的工作。只能算是為了漫長的人生打發點時間吧。
  是的,黃瀨涼太就是如此無聊的人,過著無聊的日子。
  在學校住宿表示中午不像其他同學一樣有家人做的便當能帶來學校享用,黃瀨到學校的學生餐廳度過午休時間。因為空間寬廣加上並沒有太多人會選擇餐廳,整體來說算是清靜,但情況就和在宿舍的食堂差不多,籃球部的人幾乎都在,當然部外的人也不少。
 晨操的關係黃瀨並沒有吃過早餐,雖然昨天笠松已經提醒過他這禮拜早餐自理,但他還是忘記在充裕的時間下去學校外面買早點。
  他以為至少吃午餐的時候可以讓耳根子清境點,但這裡不是男子宿舍的食堂,少數女孩子來到學生餐廳後見到黃瀨便詢問著能否一起進食,當然黃瀨就算百般不願也不會拒絕。
  一邊扒著咖哩飯,說著不知道講過幾百遍的老問題,像是興趣啦、身高體重、討厭的東西喜歡的東西、然後一定會問的有沒有女朋友、喜歡的女孩類型。反正就是自我介紹,然後那些女生就會順著自己的話講出:「啊,我也很喜歡這個。」之後朝著某個話題深入下去。
  論喜歡的的東西,目前為止也還不大清楚,至少最執著的就是籃球。討厭的東西嘛,不喜歡別人囉哩吧唆之類的。女朋友即使有也要說沒有,喜歡的女孩類型……雖然很少想這個問題,但應該是不會束縛他的人吧。
  「你還真是受歡迎呢,黃瀨。」
  轉頭,這種時候被黃瀨封為救星的笠松、森山還有中村,早上剛見過面的人馬。
  他認為只要跟學長們聊天這群女孩子會因為插不上嘴而放棄跟黃瀨搭話,沒想到現在的女孩這麼積極,先他一步和笠松等人開口。
  「你是籃球部隊長對吧!第一次這麼近看到你呢!」
  「投籃姿勢很奇怪的森山!」
  「還有……抱歉,我不曉得你。」
  端著拉麵的中村頓時無語。雖然上場次數不多,好歹也是正式隊員,名氣有這麼差嗎?
  見到女孩子似乎會異常興奮的森山,劈頭就問:「有興趣跟我們吃午餐嗎?」
  帥哥自動邀請,那些女同學便立即點頭,看來並不打算移到其他位置,直接在黃瀨這一桌坐下。
  要命,看來在社團活動前都擺脫不了女性了。
  「森山!」
  笠松驚慌地喊著,臉上的紅暈十分顯眼。
  這是今天第二次,中村和黃瀨發現籃球隊長不同的一面。
  ────哈啊?
  我們的隊長像個少女一樣面對異性容易緊張害羞嗎?我沒看錯吧?
  森山拍著他的肩膀:「笠松,這是個治療你交不到女朋友毛病的機會,要跨出第一步就趁現在!」
  「神經病!」 
  在森山半強迫之下,他們這桌被搞得像聯誼一樣。中村原本要請教些練習上的問題,看來只好作罷。
  和其他人不同,笠松和森山吃的不是學生餐廳的餐點,而是用便當盒裝起來的食物。同樣和他們住男子宿舍的黃瀨問道:「前輩,你們怎麼會有便當?」
  其實中村也相當好奇。這是他第一次和學長共進午餐。
  「……我做的,食堂的阿姨借我廚房,這樣比較省錢。」笠松說。
  便當男!
  留著褐色長髮,將其綁成馬尾的女孩A驚訝加興奮道著:「笠松前輩會自己做飯嗎?好賢慧的感覺!」
  「現在會做菜的男生很受歡迎呢!」眼睛碩大的黑髮女孩B說著,綁著雙馬尾,看起來清純可愛。接著是皮膚白得很漂亮的女孩C,頭髮長至肩膀,瀏海用可愛的蝴蝶結髮飾夾起。「前輩該不會高中開始都是自己做便當吧?」
  面對女孩們的提問,笠松只是小聲地說了嗯,也沒打算講更多。  
  注意到同樣也是帶著便當的森山,女孩B問:「森山前輩的便當也是自己做的嗎?」
  將嘴裡的花椰菜吞進,森山說:「我的便當是請笠松幫忙做的。」
  接著一陣激動。
  「真的嗎!好像幫男友準備便當一樣!」
  「笠松前輩真的好可愛!」
  「賢妻啊!」
  她們開始問著森山和笠松的關係,就像記者一樣,知道愈多內幕愈顯興奮。某種意義上黃瀨也算是輕鬆許多,現在那些女孩對另外兩人比較感興趣。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姐姐多少有接觸一些這類的事情,所以黃瀨稍微能理解,但突然想到其實背後不少女生拿他這樣做文章不禁感到一陣寒顫。該不會在誰的腦袋裡我已經被上了好幾遍吧......?
  被不聞不問的中村?靜地吃著麵食,很難看得出來他在想些什麼,但想必他一定非常無奈。
  照森山的說法,他們兩個從小學就認識了,因為打籃球的關係。彼此家住的不算遠,常常會到對方家裡玩,或者一起約出去打球,有時候也會去從事其他活動,國中開始便一起加入校隊,就這麼到現在了。
  沒有人曉得他們原來相識了這麼久的時間,大家只知道笠松和森山是「非常好的朋友」,原來在懂事之前就維持這樣的關係。
  對於森山的所有應答,黃瀨想,他大概不知道那群女的已經不知道怎麼把他跟笠松做出了什麼樣的、各種離奇的故事,這種事情自己明白就好,事後也別提醒了。
  一直到中間都還算融洽,托森山的福,黃瀨難得不用再跟人報備自己的基本資料,
不過,之後在森山的造化下,雖然被唾棄而離去,但至少對笠松來說只有男人的場合輕鬆許多。
  在場的都是自己人,憋了好久的黃瀨也就不客氣地放聲大笑:「噗哈哈哈哈!森山前輩,你把妹的方是真是超老掉牙的!什麼叫做你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現在連八點檔都不用這種爛透了的台詞!」瞧他笑得連眼淚都擠出來了。
  沒有直接給森山丟面子,但還稱得上是失禮的舉動,中村摀著嘴巴拼命抑制笑意,當然還是被搭訕失敗的森山看進眼裡。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算是帥哥一枚的前輩會交不到女朋友了。會被那種話搭訕成功的絕對是腦殘!
  笠松扯了扯嘴角,這種場景無論看過幾百遍都覺得有趣,尤其是森山不厭其煩即使失敗了下次也還是會用同樣的方式向女孩子搭話的這部份才叫經典!
  當作是回敬剛才對他說的那些話,笠松拍拍森山的肩膀:「就算有辦法正常接觸女性,就憑你這張嘴下輩子也只是光棍。」森山可沒有忽略笠松顫抖的身軀。媽的,就這麼好笑嗎?
  如果不開口的話也許森山的人氣會比現在高得多,因為深信網路上那些不切實際的把妹方法,使得森山就算有張帥氣的臉蛋也會讓人拒絕於外。
  笠松半正經地說:「別整天只想著談戀愛,還有很多比那更重要的事。」
  因被眾人嘲笑而散發出怨氣的森山含著淚對笠松大聲喊道:「你到底懂不懂啊!談戀愛也是青春的一環!女友看著自己在球場上努力認真比賽的感覺你懂嗎!這樣贏球才會有加倍的喜悅呀!」
  「鬼才懂!還有你不要每次上場前都在觀眾席看來看去!為了海常的勝利而努力啊笨蛋!」為了堵住森山的嘴,原本要吃進胃裡的蛋捲猛地塞進森山口中。「嗚噗……!唔……好好吃哦。」
  瞬間轉移話題到嘴裡的煎蛋捲,連著笠松的筷子一同咀嚼。甜味在口腔內散開,跟以前做的那種只有少鹽的蛋捲來的香甜。
  「這次加了牛奶跟砂糖。喂,別一直咬我的筷子,上面都是你的口水。」
  「比起以前的老人蛋捲好吃多了。」
  「什麼老人蛋捲!我不過是只加鹽而已!」
  這兩個人只要湊在一起就氣氛就很輕鬆呢。
  也有可能只是黃瀨對笠松還不大熟識,但他覺得只要森山在笠松旁邊,那種在宿舍獨處的氣壓就會消失無蹤,好朋友的關係嗎?
  中村也抱著同樣的想法,因為是前輩加上又成為了隊長,和笠松一直不大能像這樣輕鬆共處,也許是自己多慮了,但就是有幾分不自在。
  「笠松前輩,我可以吃一個看看嗎?」不忘加上敬語,中村試著厚起臉皮問看看。
  笠松沒有任何猶豫大方分享自己的廚藝,畢竟這種事也沒什麼好害羞的。為了避免讓中村感到噁心,他沒有用沾滿森山口水的筷子夾給中村,而是將整盒便當遞過去請他自己夾。
雖然稱不上特別好,就中村的味覺來說覺得十分美味,美味的成分大概有參雜一些笠松會做便當的意外性在裡頭而加分。但他覺得會自己做便當的確是件挺了不起的事,至少比他厲害多了。
  既然中村吃了黃瀨當然也想嘗看看,於是最後一個蛋捲就讓他夾去了。
  便當的話題只持續一下子,隨著下午第一節課的鐘聲將至,中村決定趕快把訓練的事情趕緊問一問。黃瀨沒有插嘴的餘地,只好在一旁默默聽著。
----------------------------------------------------------------
沒有腦汁可以擠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吧orz
不小心把田徑的暖身課表寫進去
不曉得籃球訓練會不會這樣做
本來想把晨操的內容也寫進去
想想還是別做這麼冒險的事
不了解的事情還是別硬寫好了
而且加進去整篇文章大概會更枯燥吧......
第三段落真的好乾......
#黃笠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