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01

  因為什麼事都做得太完美太順利,先天優秀的學習能力和與生俱來的俊美外表,讓黃瀨目前為止的人生幾乎是毫無阻礙。
  太過得意的生活,使得日子乏味無趣。
  初次遇見的高牆,是帝光中學的籃球部。他開始有了想超越的目標,並知道努力為何物。
  然後,是海常高中的籃球部。那裡沒有像青峰一樣的怪物,雖說是全國級別的選手,但和「奇蹟的世代」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
  黃瀨並沒有看到什麼比他還要更強的人物,甚至敢說整個籃球隊實力是最好的就是自己。
  但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價值觀也漸漸被改變了。
  一年級入部那天,笠松看到黃瀨涼太這個名字,有很大的期待。
  每個月固定買籃球月刊閱讀的他,自然曉得黃瀨是什麼人物,以及帝光中學的奇蹟世代。
  那所學校本是初中籃球賽的常勝軍,然而「奇蹟的世代」又讓那所學校的籃球部更加揚名。
  笠松曾經也觀看過他們的比賽,每個人都有很強的實力,這點是無庸置疑。
  強到似乎只要一個人就能應付對方五人。
  他只有看過幾場比賽,笠松敏銳的觀察力在短時間內多少能對選手的特性略知一二。
  那五個人,並不是團隊。
  雖然沒有很正面的評價,但笠松對於黃瀨的加入還是感到十分高興。得到奇蹟世代其中一人,必定是一大助力,這對於隊上的所有人或許能增加不少信心。但他的期待馬上就被打破了。
  首先,聽聞黃瀨的自我介紹和吊兒郎當態度,他明白這個人將可能是隊內的問題選手。
  驕傲、自大,對運動員來說是絕對不能有的心態。黃瀨所道的每句話都讓他反感。
  「我很不喜歡這種死板的規則耶,只不過是比我早出生個一、兩年,有什麼了不起。」
  「再說要論籃球的話,一定是我比較強。」
  他那充斥著輕視,自高處向下望的細長雙眼瞪視著笠松,有著挑釁意味。
 隊長剛上任沒多久就被一年級學弟槓上。這種情況笠松在以前沒見過。體育系社團有很明顯的地位分階,基本上沒有人會去違抗這種制度。
  「當然了不起,」他沒有直接朝著黃瀨揍下去,而是心平氣和地說:「不是強不強的問題,這裡是海常高中的籃球部。不是因為年紀比你大,而是這裡的每個二、三年級學生在這支隊伍努力的時間比你長。」
  「我是教你對這件事情保有敬意,不管你是奇蹟的世代還是什麼都一樣。」
  「你已經是海常的一年級生黃瀨涼太,而我是海常的三年級隊長笠松幸男。」
  這是笠松開始練體育以來,深刻體會的道理。
  縱使他二年級當上正選隊員,對其他的三年級學長依然保持尊敬。他知道在競爭力強大的隊伍裡爭取正選位置有多困難,就算拿到了也必須承受著壓力。沒有人能夠預測自己什麼時候會被後來居上的隊友替換掉。
  不期望黃瀨能因這些話立即改變觀念。不過他決定,這個一年級學弟必須好好教育。
  聽著笠松的這些話,黃瀨感到有些震撼。
  以前的他聽從赤司的意思,當上了首發五人。
  他只知道,強者才能站在場上。
  他只曉得,勝利才是唯一追求。
  儘管有些抗拒,但不得不承認,他的內心有了小小的變動。
  笠松馬上讓新生進行分組對抗賽,他必須在這場對抗賽分析新生們的特質。
  分組完畢後,就感受到了不大好的氣氛。
  黃瀨分配到的那一組十分鬆懈,甚至有人喊著,贏定了之類的話。另一組士氣明顯低落,似乎瀰漫著放棄比賽的氛圍。
  整場對抗賽下來分數是一面倒,黃瀨那組的分數幾乎由他奪得。隊友一拿到球就傳給黃瀨,而黃瀨則從頭到尾都沒有傳球的動作。另一組隊員臉上滿是無奈,完全無法對付他。
  第一節結束,所有人坐在場外飲水休息片刻,笠松朝著黃瀨走去。見眼前有著穿著黑色護具的雙腿,黃瀨仰起頭,他們四目相對。
  「你可以休息了,下一節下場。」
  「唉?!我覺得才剛暖好身耶!這麼快就下去!」
  不曉得這句話是不經意的還是故意講給大家聽,大部分人對他的言論感到不快。一方面看不慣如此自大的選手,另一方面則有種被看扁的感覺。
  他們光是為了跟上黃瀨或是搶他的球就快精疲力盡了,他卻只是暖暖身?然而黃瀨卻有著絕對的實力,就算想反駁也不知道從何起頭。
  有本錢的囂張最讓人厭惡。
  「少囉嗦,叫你下場就下場,這是學長的命令。」語畢,黃瀨只是靜靜地看著笠松,沉默不語。
  就算笠松現在採著高姿態,黃瀨銳利的眼神還是給了他些壓迫感
  「我知道了。」本以為可能會講些難聽話違抗笠松,沒想到黃瀨就這樣罷住。拾起水壺和毛巾,黃瀨走向休息區,加入觀賽的一員。笠松隨即派其他新生補上去,開始第二節的比賽。
  少了黃瀨,對抗賽的分數果然是平均追分與拉分,若扣掉黃瀨方才的得分,兩隊現在可以說是勢均力敵。
  仔細觀察每個場上選手的笠松沒有察覺到黃瀨一直在注意著他。
  身高比自己矮了快一顆頭,在這個隊伍裡的平均身高偏低。不過他是控球後衛,這樣是可以的。
  表情嚴肅,講話也很正經,估計是個不會開玩笑的人。第一次見面就踹人,脾氣不怎麼好。後者的結論就可以肯定他和黃瀨是水火不容的,他和這類型的人處不來。
  雖然已經是三年級了,但只要想到今後還要跟他相處一年就很頭痛。 
  黃瀨整體給學長們的感覺相當糟糕,森山和笠松都予他自滿、輕浮等負面評價。
  「你覺得那些一年級怎麼樣?」練習完後,他們在校園一處的販賣機邊挑選飲料,邊討論著新生們的狀況。
  森山感覺笠松有些無力,八九不離十是因為黃瀨。
  「大部分還可以,只要經過一段時間大概都跟得上練習進度。問題最大的就是那囂張的金毛。」
  難得聽到笠松會替別人取綽號,森山忍不住笑了出來。「噗哈!金毛啊,他連眉毛都是黃色的呢,不知道是天生還是染的。啊啊,他有說過他是模特兒吧,商業需求之類的?」說著,他按下運動飲料的按鈕,然後下方的營養牛乳也壓下按鈕。
  「嘖,要不是他有工作有需要,絕對會叫他染回來!身為校隊還染頭髮穿耳洞,太超過了!話說奇蹟世代的每個人都光鮮亮麗得要死。」
  一般的體育社團為了隊上秩序或統一性對社員的服儀會有些強制要求,不過現在也有很多校隊管制沒那麼嚴格,只要品性別太差都能夠接受。
  森山彎腰拾起飲料,將牛奶遞給笠松。「你的牛奶,我請吧。」
  「......謝謝。」
  笠松每次來販賣機前幾乎都選牛奶,這樣的舉動就像急著長高的國中生。他馬上將吸管插進鋁箔包洞口,一口一口慢慢吸食。
  森山摸上笠松的頭頂,開玩笑地說:「多喝牛奶才會快快長高哦。」
被說中心事的笠松立即奮力揮開森山的手掌:「閉嘴!我才沒有身高上的問題!」
  森山知道他一直為了在隊上身高排名倒數的事情很在意。
  笠松平時的行為舉止讓人覺得他是一個成熟懂事的男性,一想到那樣的人也會像小孩子一樣介意這種小事情也怪可愛的。
  「走吧,不然等一下就沒飯吃了。」
  看著被夕陽染成橘紅的天空,森山提議該回宿舍了。
  「嗯。」笠松含著吸管,嘴裡還有牛奶的香味。
  海常的籃球隊是強制住校,宿舍裡光是籃球部的人就佔了一半。每學年宿舍就會更換房間一次,連原本是同室友的學生也會被打散。雖然宿舍的房間大同小異,但新的室友多少讓人有新鮮感。
  笠松和森山先到了大廳的布告欄查閱新的房間,在三年級的區塊一一找尋自己的名字。森山知曉了他的新房號後,直接先過去看看他的室友長著怎樣的嘴臉。沒多久笠松也找到了他的房間,在三樓有些偏僻的地方,比較方便的是那裡離浴室比較近。
  緩緩步向自己的房間,也許是期待新室友的關係,笠松不自覺得加快腳步,走廊的盡頭,三一二號,那是他的新寢室。
  輕輕推開木門,印入眼簾的是乾淨不大的空間。裡頭有兩張單人床,床旁擺著書桌椅,衣櫃分別在不同面的牆壁,如此簡單的擺設。不過比起一般的宿舍算是高級寬敞了。
  他看見坐在床上整理行李的男性有著一頭燦金的短髮,深邃的五官、白皙的皮膚,比例恰好的高窕身材,還有著細長睫毛的雙眸望著自己。
  「嗨。」黃瀨率先打破這短暫的沉默。
......該死!
  稍早才鬧了不愉快的兩人竟然要一起在這間房裡睡一年,笠松覺得這根本是是在玩弄他。
  「......嗨。」
  而表面上十分平靜甚至帶著微笑的黃瀨,心理也暗自抱怨。
  有沒有搞錯?我要跟這個人住同一間寢室!這個正經嚴肅到不行的人!
  黃瀨希望他的室友就算沒有很活潑開朗,至少也要聊得起天。誰曉得打開房門的是笠松?!
  除了剛才對他說了些不敬重的話,對笠松本身也沒有好感。
  人都踏進來打開包包整理行李,總不可能是走錯房間吧。黃瀨也只能自認倒楣。另一方面,笠松的內心也滿腹怨言,黃瀨是他不喜歡的類型,他討厭輕浮的人。不過笠松很快就能調整自己的心態,事成定局也不能改變,他決定好好跟黃瀨相處,至少保持表面上的友好。
  邊從包包拿出生活用具,笠松一邊試著向黃瀨搭話:「晚餐吃了沒?不早點去飯廳可是要餓肚子睡覺哦。」
  沒想到會是由笠松主動開口,黃瀨以為他不講話笠松那張嘴是不會開口的。
  「哦......,還沒,等等再過去吧。」
  黃瀨打算將行李整理完再去吃晚飯,他不太喜歡把事情做一半。
  雖然笠松並不太想多搭理他,不過憶起自己第一天進宿舍時沒有聽學長的勸告,晚上餓到前胸貼後背的事情,決定還是別讓黃瀨重蹈他的覆轍。「走吧!吃飯也是訓練的一種!」
  見笠松已經半強迫地要他進食,黃瀨只好放下手邊的事情,乖乖跟著笠松去吃晚餐。
  路上,他們倆的處境十分尷尬。黃瀨就走在笠松的身旁,默默走到飯廳。本來就有點愛講話的黃瀨非常不習慣這麼安靜的氣氛,礙於對方的個性死板板的,要是他開口講些不正經的話一定會很認真地被反駁。
  飯廳於宿舍後門出去後走個五六步就到得了的建築,裡頭有許多今天見到的生面孔,大部分都是籃球部的學生。一般生通常在籃球部的人回來前就吃完晚餐飯,一來他們不會因那群運動員大得誇張的食量而搶不到飯;二來則是希望能享用安寧的晚餐時間,籃球部的人一回來整個飯廳都熱鬧得有些嘈雜,他們都是一窩蜂地擠進來。
  看到了森山的身影,笠松隨即向黃瀨做個簡單的道別便上前與好友會合。此時黃瀨肚子也餓得發出聲響,趕緊拿了餐具排隊夾菜。慶幸剛才有聽笠松的話下來吃飯,看這景象彷彿再晚個幾分鐘就別想吃到東西了。
  此時的飯廳就像籃球部專用的食堂,目前為止黃瀨找不到看起來像是一般生的人。
  隊伍前進的速度不慢,很快就輪到黃瀨了。他每樣菜都取大分量放進菜盒,平時消耗的熱量就是如此驚人。這裡沒有人會嘲笑你像豬一樣吃得太多,只會跟你說還吃得不夠。
  黃瀨找了一桌人比較少的位置坐下,他現在還沒有和誰比較熟,對於沒興趣的人也不會主動搭話,決定自個兒度過晚餐時間。
  享用晚飯的同時,為了不讓自己太無聊,他聽聞著別人的對話,不過大部分對他來說都是無聊到不行的生活瑣事。
  自眾人談天內容中,黃瀨聽到了許多人的不愉快,在生活中遇到什麼樣的困擾,練習碰到了什麼障礙。 
  那種事情他不曉得什麼時候遭遇過。
  就像已經有人為他將道路上的障礙通通清除,他的一切都是那麼順利得意。
  然後,他開始思考著,為什麼來到這裡繼續打籃球。
  因為是第一間挖角他的學校,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答應了。
  國中時的他為了超越青峰,從初心者到成為實力不凡的熱門選手。如果是因為想實現的目標還沒達成所以持續打球,那麼還說得通為什麼要走這條路。
  所以,黃瀨又再次模糊生活的重心。
  自從三年級拿到了初中最後一次的冠軍後,他才發覺有些事情都變了。
  他所在的隊伍雖然無人能敵,但不曉得從何時起對於獲勝的喜悅逐漸平淡。
  因為是理所當然,帝光得到冠軍是不能改變的事實。接著,隨興地打著籃球,卻發現熱忱不再。
  聽著空心球漂亮地落入籃網的聲音,原來是如此空虛。
  「能超越我的只有我自己。」黑子曾經和他說過,這是青峰的想法。
  原來,他一直所做的努力到最後仍未被肯定。
  他其實不喜歡輕鬆得到的一切,那感覺一點也不真實。
  除了在帝光的那段時間,這十六年裡他沒有過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回憶。
  「不好意思,可以坐這裡嗎?」思及此,一個剛才才聽過的聲音打斷了他。
  眼前是前輩兼室友的笠松和他的好友森山。
  「你也看到了,剩你這桌有空位。」
  森山頭向後撇了下,示意黃瀨觀看周遭的景象。還真是一個空位也沒有,籃球部的人這麼多?
  「嗯。」黃瀨帶著商業性的笑容以示同意。
  笠松和森山道了謝便不客氣地坐下,在將飯菜送入口中的同時和彼此聊著天。 
  「這次跟我同寢室的是一般生耶,校排老是拿前三的那個,藤川什麼來著?」
  「藤川祐一,就在隔壁班而已。」
  「對對對,還真是很用功呢,一進門就看他在書桌前唸書。話說你的室友怎麼樣?」
  馬上就進入了有點敏感的話題,笠松正要回答時對面的黃瀨突然插嘴。
  「是我哦。」然後,若無其事地咀嚼著食物。
  森山知道笠松不怎麼喜歡黃瀨,剛才看到只剩這桌有空位還猶豫是否要坐在他對面。現在得知對彼此無好感的兩人竟然命中注定般地睡同一間房間,他也只能像隨口道出那樣建議他們:「這樣啊......那就好好相處吧。」他總覺的這兩人中間似乎有一面薄牆呢......。
  在兩位前輩展開第N遍關於籃球的話題後,基於好奇的心態黃瀨也加入對話。過程中森山和他講的話比較多,因此黃瀨認定森山是「比較好相處的學長」。笠松只是偶爾會應個一兩句。
  「真的練了兩個禮拜就當正選隊員?太誇張了吧?」
  「是真的哦。接著沒多久就上場比賽了。」
  見眼前有個被譽為奇蹟世代的選手,森山多少也想多接觸他、問他些問題。接著發現他們那五個人簡直不是怪物可以形容的傢伙。
  在想了解得更深入時,黃瀨臉上的表情似乎越來越怪異,注意到這個現象的笠松為了不讓他為難趕緊轉了話題。雖然蠻想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讓他露出這樣的神情,基於個人隱私笠松決定保護黃瀨。「對了,你今天練習又再看妹了吧?不是早就叫你不要分心嗎!」
  「為了可愛的女同學在球場上展現帥氣的一面不就是青春嗎?而且今天的女生特別多哦!好幾個還挺不錯的。」  
  森山的好色發言讓黃瀨對他的認知從「比較好相處的學長」,變成「比較好相處、好女色的學長」。
  聞森山所言的今天女生特別多這句話,笠松馬上狠狠打擊他:「我明明聽到那群女生黃瀨黃瀨的叫著,膝蓋想也知道不是來看你的。」
  一旁的黃瀨落井下石般噗嗤地笑了出來,臉黑了一半的森山更難為情。
  由於黃瀨加入籃球隊的關係,海常的第一體育館頭一次有為數龐大的女孩子來觀看練習,只要黃瀨一進球就會有驚人的歡呼聲。然後被笠松強迫下場後也傳出了一堆抱怨。「黃瀨同學怎麼不上場了!」、「明明才打一下子而已,一定是剛剛那個黑頭髮的對他說了什麼!」等等。這也是笠松對黃瀨火大的理由之一,雖然是幼稚的遷怒。
  「少在那邊幸災樂禍,那些女生給我搞定,這樣練習會很容易分神。」
  「唉唉!怎麼講得都是我的錯一樣!」黃瀨一臉訝異。
  「就是你的問題。」
  「啊哈哈,我說笠松你只是因為?到那些女孩子會......唔噗!」森山好像是準備道出什麼祕密,話還沒說完就被笠松的鐵拳攻擊腹部。
  「才不會怎樣!話說是誰一直猛往觀眾席看!」
  「至少我還敢直視對方的眼睛!」
  笠松再度補上一記拳頭。
  原來這個人不是只會對我出手啊......。看到笠松其實也會像其他人大打出手,黃瀨曉得了其實並不是針對他揍人。
  見彼此越聊越熱烈,黃瀨只是靜靜地吃著飯一邊欣賞著他們有趣的對話。他大概知道森山不是個多正經的人,不知為何能跟嚴肅的笠松這麼要好。
  「所以說牛奶別喝太多啦,很容易拉肚子的哦。再說自從高一暑假後就沒看你長過一釐米,別這麼努力了。」
  「喝牛奶只是因為單純營養,早說過幾百次我沒有身高上的困擾!」
  「啊?是嗎?你是從高中開始喝牛奶的頻率急速增加吧?」
  「囉嗦!」
  啊啊,這人是傲嬌,出乎意料地是個傲嬌。
  黃瀨對笠松的好感度小小上升了點。總覺得這個人一定還有很多他意想不到的秘密。
  這樣仔細一瞧,笠松其實有點童顏。所謂的高三生距離成為大人不過一兩年,跟同年級的森山比起來感覺小了兩三歲。
  「笠松前輩,你有娃娃臉呢。」
  這下子臉上冒出黑線的換成海常隊長了。
  「嘎哈哈哈哈!對吧?跟你說哦,去年有個中途入部的二年級叫他學弟呢,天曉得這個人其實跟他同輩!」
  不只是去年,從入學典禮開始每個新生都只會喚他同學,今天一年級入部他還沒做自我介紹時還有人問他:「你也是新生吧?第一天到籃球部報到好緊張呢!」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八卦謠言人人愛聽,尤其笠松的糗事難得一見,只要有人願意森山都會毫無保留地爆料。「還有,高一暑假有段時間我們一起去打工,結果有客人對他說:『你真懂事,年紀輕輕就出來打工,才國二吧?』超好笑的!順便告訴你那個時候笠松身高只有一六八哦!很矮對吧!」
  那些不堪入耳的往事讓笠松氣憤地踢了森山的小腿,對方吃痛地悶喊便結束那些消遣他的言論。道了句以後有空再跟你說,被笠松狠瞪一眼後連忙轉移話題:「黃瀨你是模特兒吧,這樣很容易影響到你的學校生活,而且現在你還是籃球部的,下午不是還說什麼會常缺席。」
  「是啊,最近的案子變多了,不過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不會怎麼樣的。
  那時候,就算時常請掉星期六的練習,他們還是照贏。
  從來沒有輸過......。
  笠松視著黃瀨的雙眼,說:「先別論課業。如果你是認真的看待運動員這個身分,模特兒工作還是先放在一邊吧。身為籃球隊的一員,訓練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
  「雖然你是監督挖角過來的,但不表示你有特權,而且必須做得更好。」
  「不要讓別人瞧不起你。」語畢,黃瀨又再次以自己的觀點去反駁笠松。
  「練習這種東西,是給『你』這種凡人去努力達到和我們一樣的水秤。」
  原本歡樂的氛圍頓時變得劍拔奴張。
  以為黃瀨其實沒有笠松口中那麼討人厭,森山突然覺得他的批評是有根據的。
  「缺席又怎樣?少練別人一些又怎樣?我還是那句話,」黃瀨的眼神十分不屑。「一定是我比較強。」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會有人瞧不起我?
  在沒有人贏得了他的這個籃球部,有誰敢瞧不起他?
  笠松一語不發地拿起還有剩菜的餐盒起身,去倒了廚餘後隨即離去。
  森山面有難色地望著黃瀨幾秒,帶著複雜的情緒,說了句:「明天見。」趕緊追著笠松的身影一同離開。
  黃賴的內心其實是五味雜陳。
  他明白笠松說的並沒有錯,只是聽了就覺得刺耳。
  結果,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黃笠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