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奔三

今年27歲,即將奔三。
「三十而立」在我的認知裡這「立」必定是「昂首自立」,通過二十歲的努力與摸索,於是在三十歲插上屬於自己夢想的第一個勝利旗幟,人生在此時必當陽光普照,自信而踏實。
如今,沒幾天我要掛上28的歲月標記,我卻離那想像中璀璨光亮的30轉捩點漸行漸遠,現實的敲打使我變得「世故」也「適固」,沒了二十歲端的信誓旦旦,天真爛漫,反倒多了一些畏縮一些安於現狀。
我正式自由的日子終止在大學畢業鐘聲響起的那刻。大學時期父母催趕,告知教職的飽和,若錯過了此次的退休潮可能再難卡個正式缺。於是,我無縫接軌,趕著修教程、實習半年接著考教檢,然後就是無止盡地征戰各個考場,從獨招考到聯招,每日滑著ptt、1111不放過任何一個考試的機會,雖然知道第一年出戰,必屢屢敗北,每一次的分數都是一次自信心的削減,家人的期許與落空更是一種壓力和負罪。將近三四個月的載浮載沉,我過著南北奔走的日子,沒有考試的時間,便是終日埋首案前,不知何時才可心安理得出去看看天空,呼吸空氣,那刻我彷彿了解了古人那種不知何時可以考上科考的迷惘和徬徨,一直到家裡附近私校終於招聘,我順利錄取,我如同攀上了浮木,倒說不上是成就與歡欣,而是終於能呼上一口氣。
進入教職,更是另一個夢想擊碎的開始。對於本職學能的自我質疑,到真實的教學現場的掌控,每一個點都可以是社會新鮮人的坎,所謂的班級經營、輔導都是從教書那刻才會有十足的長進。當脫離了導師的傘翼,而以正式教師獨當一面時,你夢想中教室現實裡就成了一場災難。也許光管理秩序,就耗費你一整天的元氣,你滿心期盼準備的教材,卻被孩子視若無睹,你苦口婆心,卻只成了嘮叨刺耳的靡靡之音,這每一步,都走得無比艱辛。至今五年,在工作我漸漸找到方式,也漸漸「習慣」工作變得「輕鬆」,然而這份「輕鬆」卻也同時讓我感到恐懼,害怕自己在在舒適圈中失去了熱忱,更怕自己隊員則堅持的「有所謂」也終成「無所謂」。當你工作愈久,好像更承擔不起轉換跑道的成本,即便你羨慕著別人的生活自在多樣,卻害怕踏出這份「穩定」,於是仰望別人抱怨現況就成了日常,這樣的狼狽模樣,又是否能夠記得在二十歲時那一副人定勝天、不可一世的自己?
這幾年著實辛苦,我成長了很多,經歷了很多,也懂了很多。生老病死的課題,只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更重。家裡最健康的母親生了一場病,雖然有好多的「幸運」,如今已無大礙,但那段過程,卻像是蝕骨剝皮般的難受,又像上千細針,扎著你的細胞,無一刻可安心。最可怕的不是抵禦疾病的當下,因為按部就班的治療步驟,使你忙碌於眼前,真正的恐懼,是治療完後的空暇,你突然害怕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即便醫師用科學數據告訴你再犯機率不高,你仍舊無法安心,於是,開始害怕接到有氣無力聲音的電話,在每一次接近回診日期時胃翻攪,我覺得與其說是害怕失去,更像是你完全無法想像沒有了他你活不活得下去。就當母親情況穩定,心也慢慢平復時,父親出了車禍,那種對於無常的無助感再度吞沒我,我的日子變得如履薄冰,我害怕每一個閒下來的時刻,每一個安靜的空間,我會在黑夜裡無聲無息的掉淚,更會在每一次與父母分隔兩地時,被無盡的焦慮纏身,那段日子,我幾近窒息。回想起那幾年每年過年,我都覺得「好不容易」、「終於過年了」,因為每一步都覺得很感恩,能好好的就好了是我最大的心願。然而,2019年,外公離世,我覺得我好不容易從深淵裡探頭,又再度被推回了黑暗之中,失去親人的痛永遠不會習慣,「道別」這件事,永遠無法學會。
這才是最真實的二十幾歲的模樣,在最美的年紀,踏著自以為意氣風發的步伐,實際上大多數的人卻是現實裡逆風而行。年齡從來不代表什麼,只是當我們在餐廳意見卡上年齡欄不斷向右向下移的同時,卻覺得自己在這茫茫塵世中一事無成,不免感到一絲迷惘和不安。但我們也二十歲的歲月中,找到了「珍惜」找到了一份「自適與坦然」,我們撥開了童話框架,走得更踏實,也不斷地在理想和現實中校正偏差,但願不期許自己的三十「昂立」卻能「自立」於世間。
#考教  #三十而已  #年齡  #成長 
分類:心靈

行走在迷茫奔三的道路上,在是非現實與夢想掙扎中定義幸福的女子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