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說/君心卿心-離願】

楔子
望著眼前的一片孤墳,他的唇泛起酸澀的苦笑而無聲。
眸中的淚水,只能轉在眼眶裡,不得溢出,就怕,這淚水止不住。
這五年的巨變,他不再意氣風發,更不再是當初器宇軒昂的模樣,臉上的滄桑更為他加深了不屬於他的痕跡。
 
荒草漫漫,看過去只是一片散亂的荒塚,腐敗的棺木裝著屍身不全的屍塊,分節的屍身,還有那陰森森的白骨,不是露在那腐臭的水漬裡,就是半掩在土裡,空氣瀰漫著各種腐臭的味道,令人作噁。
而這一堆墳土所葬之人,皆是他的親人、朋友、下屬還有……她。
這一地的屍骨不全,這一地的泥濘汙穢,斑駁破損的木埤,無人問津,彷彿掐住他最深的痛楚,無法翻身。
最讓他痛苦的,卻是沒有一絲希望……
 
單薄的身子顫顫抖動,因為劇烈的疼痛來自心裏,陣陣的絞痛,痛的讓他瞬間無能為力……比絕望還要絕望,連呼吸,似乎都能提醒他。
他無語,仰望著天,許多往事歷歷浮現在他眼前,一幕一幕變得這般清楚,卻也是這般模糊……
 
「浮生若夢,靜如止水,不問情愁,只願君一生安好……」
耳畔卻傳來那如百靈鳥般婉轉清脆的聲音,這般輕輕觸動了他的心,抬起眼眸,彷彿看見一張精靈秀麗的笑顏。
 
他記得,那一年她為了救他,而身負重傷住在他的府邸宅院裡,陪伴他短暫的時光……回首來,卻是他最甜的時光。
「不論風雪,但求平淡共醉,只為得一知己……可好?」
 
她低垂了首,眼睫半闔,不一會兒,她抬起頭來,強顏歡笑的說道:「好……」
 
他如今回想卻永遠記得,她強顏歡笑的一瞬,卻看不見她眼裡裏的那份惆悵……
 
「即使,最後如此,妳依舊不悔?」
他想起她入了地牢的那時,生命垂危,那雙如星的眸子依舊閃耀的望著他,那片眸裏星空倒映著他的影子,嘴角勉強牽起一絲弧度。
「護……你周全,是我最後…僅有的……願望。」
她氣若游絲的說著,那蒼白的唇早已失去了血色,地上那灘血泊,似乎抽去了他的心,直到她眸裏的星光黯淡而去,緩緩閉起。
即使是死,她依舊要保全他,失去的不只生命,而是所有……
 
短短的相識,從厭惡到交心,才明白,他一開始的所託非人……
直到她死,才深刻明白。
他,真的錯了!
 
「你,真的要這麼做?」身後傳來深而沈的聲音,聲音裡的沙啞卻帶著冷漠,還有試探。
他沒有回頭,只是看著天,「你確定的是,這一切能再重來……?」
問了這一句,看似容易,內心卻是波濤洶湧的翻覆著,就怕這唯一的一線生機也沒有了。
他袖裡的手,緊緊蜷握起,身子激動的有些顫抖著。
身後的聲音,腳步緩慢,時不時還伴著咳嗽,當他踩到水漬的瞬間,腳步停下了,斗篷帽裡露出一絲哀傷,眸光巡視了地上的每一處,「可以重來,但是會產生變數……」
 
他此時轉過身來,那人離他有十步之距,一身破爛的斗篷覆蓋著,看不清楚他的容顏,唯一看得清楚的,卻是他帽裡的那雙眼……如星空般……閃耀。
「變數?是指什麼?」他要的不是這種,他要萬無一失。
這場夢,他要為她開起,只能萬無一失……
「這場局一但開啟,變數就會產生,新的局面,而變數就藏在重生之後的人,不只她一人……」
他陰沉的眸子更顯陰鷙的看著他,「你的意思是……」
男人不顧他的陰鷙的眸光,依舊說道:「也許你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物會不再相同,你可願意?」
男人滄桑又沙啞的聲音,像是蠱惑的音調,又沈又重的喃喃著……
“變數”他腦海裡不停的嚼著這詞,可是內心確是激動著。
「只要……能彌補,我願意。」他堅毅的語氣神情定定地看著眼前人。
那人從斗篷裡看著他定定的神情,堅毅不屈,他淡淡的嘆了口氣,說道:「變數會有,你我難以預料,只要渡過生死危機,還是能開啟新局面的……好自為之……」
 
「浮生若夢,不問情愁,但求平淡共醉,只為妳一人……」他喃喃吶吶的唸著,「若真有變數,換我為妳擔著……,可好?」
(待續)
精靈 那人 沈又重 定定地 定定
#精靈  #那人  #沈又重  #定定地  #定定 
分類:藝文

喜歡發呆,看看書,做做手做DIY

評論
下一篇
  • 【小說/君心卿心-離願·採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