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衫食客

和芸芸聊到高中時比海深的食量:
基本上中午會吃完一個密度很高的便當,就是那種把便當盒反過來拍,午餐就會像筒仔米糕一樣牢牢掉出來那樣實在。媽媽是怕我們餓或是嫌我們不夠胖,每餐都像在包粽子,硬要把桌上所有菜都塞進便當盒裡,我敢說,現場一定聽得到便當盒在尖叫。 
為了迎接晚自習,晚餐絕對不能馬虎。先是去四維買便當,老闆也是自以為佛心其實是在養胖子,夾了山高的飯菜永遠只要40元。然後帶著比安全帽還重的便當去卡奇諾買飲料,一定是大杯某茶加珍珠布丁(當然會去糖,但吃成這樣早就沒差),再接著去隔壁的零食店,我買米香芸芸買脆迪酥。當時覺得只是一片米香而已應該還好吧?但這一片差不多有全開大。 
餐間再去福利社買花生厚片或妞妞甜八寶。 
這一切都是因為「高三不胖十公斤考不上大學」,它是詛咒卻讓人心安,不過因為怕落榜而狂吃的我們,放榜後才發現那些舞風班聯樂儀旗的還是美美的上大學,可怕的是胖了十公斤之後我竟然還重考,實在太冤枉惹。 
畢業快十年,芸芸開了素晴屋,一家專門賣日本梅酒的店,不管是躲雨口渴想吹冷氣,總有理由去找芸芸聊天,不知不覺也喝了好多梅酒,只是 
↑出處不明但令人驚驚。
我們根本不是太陽神的女兒,我們是食神的女兒。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胖妞拍婚紗
  • 下一篇
  • это anna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