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狂人日記8

前情提要 2008-03-07   
事情發生在上禮拜五的早上,我正準備去上課,狂漪在講電話。
「好你叫她聽」 
「不會呀我覺得妳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 
「跟馬咪說要讀金庸喔......」 
老狂當時溫柔異常,電話那頭是何方妖怪可想而知。前一陣子的某一天晚上他在床上講電話,棉被半掩、情話綿綿,什麼「妳這個小腦袋」、「妳很傻」中間再穿插咯咯笑聲,滿地是我跟陳研如的雞皮疙瘩。現在剩我跟他兩人獨處他也要這樣嚇我,於是我就拿起電話,直直往他手機裡撥去, 
結果通了。 
媽! 
還好當時沒叫出聲,但是看到他講的電話在震動,我的背脊都涼了。由於缺乏專業訓練,我馬上掛掉電話 : 
「欸那個我好像打錯了......」慌張的murmur。 
「喔,沒關係」大概不是沒遇過這種考驗,他很鎮定,但看的出來有點意外。然後他繼續話題: 
「爹地剛剛插撥啦」 
「沒有啦,插撥就是......」  
還沒聽完插撥是什麼(天啊是什麼?!)我就衝出門了,到教室的路上我的心還停在插撥線上,天天聽他講組織、小雨滴、豺狼,但和核心人物這麼近距離接觸倒是頭一遭, 
我要出運了。 
事後我們找到很多對他(精神狀況)不利的文件,有些是他故意放在桌上要給我們看的,我們才發現不是只有小雨滴、老師和前男友這麼單純。索賽克、東帝天、屠龍巫師、滅門仇人、阿倫、阿飛,不單單打鬥,他和小雨滴還有他前男友幹過什麼也一清二楚,這樣下去我和陳研如會比他先進精神病院,我們不得不採取行動,幫他忙也救自己。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