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狂人日記2

誰來治治她 2008-10-31  
「妳在抄什麼?」
「喔沒有啊,就一些資料啊(裝忙)」
我想說難得碼,所以每次Miss狂一開口,手邊的紙(成景的手冊)筆(油性筆,比較滑寫起來比較快)就必須準備好,然後她邊講我邊抄。為了不讓她起疑,我還要假裝:「欸?這也要寫喔,我要打電話去問問看成景的。」但這似乎有點冒險,而且常常寫到後面自己都看不懂,之後乾脆把我們的對話打到有緣人的對話框中,又快又能避人耳目,能活在21世紀真是福氣啊!
且來看看小狂是如何幽默:
「前幾天(宿營那幾天)我朋友遇到一個危險。」
「什麼危險?」
「就是危險。」
「是女生遇到變態的那種危險嗎?」
「是變態的話他早就沒命了。」
「那到底是什麼危險啊妳踏碼的。」
「就是非常危險的危險。」
「fine.(我看妳是還沒想好要掰什麼危險吧)」
「救她的是一個日本人,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謝謝他就好啦!」
「不是道謝這麼簡單的。」
(中間我發了一下呆沒有認真記)
「大概我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吧......不管是生意上或是??(聽不懂)我們通常不會錄取日本人。」 
「外?」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對日本人的一種......偏見吧。」
事後我問她有沒有想好要怎麼處置這個小日本,她說他們還在討論。
我覺得她這段沒編好,應該要先想好是遇到什麼危險,然後日本人的反應是怎樣.....,可能是宿營回來太累懶的聽她鬼扯,對這件事表現的不太熱烈,所以她不想和我分享她的神祕朋友發生的事,但她還是說了一句奇怪的話:「只要是對我們有一點了解的,都會非常想進來我們公司。」她的意思應該是他們拒絕錄取日本人,然後日本人懷恨在心吧,真是太有原則的公司了。
我現在偷用她的電腦打她的故事,還用她的隨身碟存我和她的對話,事後一定要清理乾淨才好,免的跟陳冠希一樣就糗大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