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海倫

她又喝又賭,即使瘋癲,她仍然善良甚至保有少女情懷。 
其實她看過的書比我看過的所有書(包括傳染、新單位、歐吉桑圖鑑......)還好多好多,年輕時是披頭四的粉絲,每天坐在三合院門口聽英文歌;十九歲來台北賣英文雜誌,當時她就在讀彭蒙惠了,就差一台單眼她就是個文青。她說當年有個海軍追她、還有個客家人看上她,但她偏偏看上外省浪子,這是瓊瑤教她的浪漫。 
但她不是一般的賢妻良母,她持家方式太前衛、太嘻皮,一般台灣鄉親無法理解。以前不懂,為什麼我媽會忘記送便當?為什麼她永遠都不記得我禮拜幾穿制服?連我幾年幾班都不知道。她從來不擔心我得了怪病,農痂疹或蛇腰都被當成蚊子咬,甚至氣喘發作還叫我忍一忍(後來聽朋友說他小時候發作時,他媽媽是把他扛著奔去醫院急診)。長大才了解她,我發現菸酒並沒有侵蝕她,她一樣樂觀、知足,雖然有時感情豐沛讓她過度敏感,兩杯酒就讓她哭哭啼啼,但我覺得她是因為善良才會這麼脆弱。 
以前會羨慕那種把課表貼在冰箱上、特別節日會送全班糖果、愛心便當還附水果飲料、每天接送孩子上下課、重要典禮不缺席的父母,但這種樣版父母對我來說太不真實了,就像看到歐陽一家人,那種唯美、柔邊的全家幅,大概是我們怎麼修圖也無法到達的境界。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原來阿幼覺得我不美
  • 下一篇
  • ㄌㄧ ㄌ法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