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去租車

上禮拜去台南租車,還車時店家說車殼刮到了,要賠兩百塊。
因為拿車前沒拍照,所以這道刮痕是新是舊已經變成羅生門。只是看他們在其他刮痕上隨意修補還要賠兩百元?我問天我問天!為何面前這位台客店員可以如此理直氣壯跟我要錢?我差點拿出指甲油幫他補漆,然後再跟他要兩百元好了!台客說他們一般會請客人先拍照,可能假日比較忙沒跟我們說。然後一台100cc的CUXI一天五百元我們也認了、忘了加滿油要賠一百元就算了,想不到連沒有拍照都變成我們的問題。
很多時候,就算擺出婆媽的嘴臉、加上天生厚臉皮,都不一定能在買賣時佔上風。我沒有奧客的堅持,(頂多吃到加了美乃滋的早餐還好意思拿去退,這點我倒從沒失敗過,早餐店畢竟是充滿人情味的。)他們最後以一百塊打平,我趕緊丟了一百塊就跑走,因為我覺得那個台客好臭。
我真希望楊雅筑就在身邊。她當時為了成大哈佛洗一次衣服要四十元去跟管理員理論,我想,這就是一個法律人的氣魄。記得環工伯聽了《雅筑義勸調降洗衣費》的事蹟不以為然,好像她沒事找事、跟想找架吵的國中生一樣。這就是與世無爭的葉奕伯,我猜洗一件內褲要八百塊他也沒意見吧?果然是全府城最沒意見的男人。他就算覺得很貴,也會在旁邊幫楊雅筑加油,等著之後洗二十元的內褲,果然是全府城最順便的男人。
此時,真不知道自己該像楊雅筑一樣有勇氣,還是像葉奕伯一樣輕鬆坦然?但我真後悔當時沒拉泡屎填滿車廂。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ㄌㄧ ㄌ法院
  • 下一篇
  • 自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