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曼的A漫

小曼是我們小時候的鄰居兼玩伴。 
嚴格來說,她是我姐的玩伴,而我只會在她們冷戰時充當沒魚蝦也好的替代品(當時不知道這個角色等同炮友),等她們和好後我又回到站在旁邊看她們講秘密和幫她們跑腿的角色,that's all younger sisters do. 
小曼長的像像混血兒,常常出國,而且她總是可以第一時間拿到最流行的東西譬如搖搖筆、gameboy、蓋酷的印章(她說是屁眼章,因為有屁眼味,我也不知道她怎麼知道屁眼是什麼味道)、夢幻遊戲的原聲帶、一百台電子寵物雞,當然這些東西還包括A漫。 
有一次小曼來我們家玩,忘記把A漫帶回去了,就這麼不巧而且高調的放在客廳沙發上,跟洋娃娃放在一起。被姑姑(衛道人士)發現後,她親自把A漫還給小曼--的媽媽。 
她們會討論如何懲治或教育小曼?我猜小曼麻煩大了,那可是A漫啊老天!正在為她緊張的時候,我卻聽到「這是妳們家圈圈的吧?我就在旁邊,雖然只有三年級,卻是了解看A漫壞壞的年紀,她不顧及我的顏面,而且完全無視於更可疑的人譬如說我弟或我爸。 
小曼媽媽賜給我人生第一個莫須有。往後人生多是處理「屁不是我放的」的罪名,但再也沒有比「小學三年級看A漫」還要令我感到羞恥。當時的我尺度最大就是月光仙子在變身時的瞬間裸體,何況A漫?是說我長得像愛看A漫還是?就像周相德最近交了一個新朋友,但她卻因為新朋友有一副大便不沖馬桶的長相,導致這段友誼起步的有點坎坷,因為對方永遠不知道為什麼周相德如此冷漠。 
感謝主,透過禱告,周相德現在已經看不到新朋友臉上有任何大便不沖的氣息--這是她昨天跟我分享的見證。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