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次姊姊在msn上回我:
「靠妳好無聊喔,不如去跟彭公(註一)聊A的」然後她還真的給我消失不回我了。 
姊姊嗜A梗已經不是新聞,但有時候幽默和失禮只差一線之隔,就像她上次直接問一名叫做雄偉的男生(大陸人):「雄偉~你下面是不是很雄偉呀~」或是之前她一直叫我要量陳某雞雞有多長,我以時機尚未成熟為由拒絕,竟然還被她嫌不懂事。不久我跟陳某分了,她就說:「看吧,量了齁?」反正跟姊姊討論事情經常淪落變成這步田地,通常是她一個人講的眉開眼笑然後我面無表情,但她過人之處就是不管聽眾有沒有回應,她還是樂在其中,就是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 
有一次她問我:「如果有一天妳男朋友是日本料理師傅,是妳超愛的那種,兩個人在一起很開心也很相愛。但有一天妳去他家玩,結果發現他家牆壁上都掛著他和他前女友的合照,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他前女友每個都長的像河豚,妳會怎樣?」 
當時我才國中,對這種需要幽默感的問答並不在行,竟然被她的白目情境式問題弄到哭(因為續集太多而且她真的超煩)。但人是很現實的,要不是因為她長的好看(雖然網友說她是單張殺)?要是我講A梗、講白目話 ?感覺醜八怪說這些話就是性騷擾了。 
※註一: 
上次姊姊朋友啟志用麻將紙摺了紙飛機給堂妹玩,但飛不起來。張女就說:「你摺這麼大軟軟的有什麼用!」彭公就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 
他對A梗的靈敏度比我們快上十來倍,當晚就在我家客廳見識到這般才能,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很羨慕啦。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