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關怎麼記

有些名詞不管經過多少次糾正還是無法將它正確的放在腦袋裡。 
姑姑每次都把史瑞克說成瑞克或是納尼亞傳奇 ;弟弟寫的「慶」在心的上面硬是多了一橫,求學生涯十餘年總是安全逃脫過老師的紅筆圈點。小時候曾自認國字漂亮至極,便開始追求用鉛筆寫出標楷體的境界,然後我發現「子」的中間好像需要花點功夫,並非一筆簡單帶過,於是我自作聰明寫成: 
曾瑞琴老師一樣給我甲上,但我心裡很得意,我猜全世界的人都沒發現子的中間是 
之後發現家人拿我的作業簿在傳閱而且哈哈笑,我才知道子並沒有我想像中複雜,但是他們笑屁呢? 
高中之後還遇到一些永遠背不起來的單字,屁爐: 
compromise每次都念成 [kəmˋprɑmɪs];
archive念成 [arˋtʃiv] ,意思都錯記成建築物 
當時的英文老師江馬文非常有心,他除了立志出一本「搭訕一百招」之外,還想出很多方式來幫我們記憶: 
intuition 印度醫生,印度醫生都用直覺開刀→直覺
negotiate 你go啊你go啊,你去協商啊→協商
disciple 豬屎婆, 他們都是豬屎婆的門徒→門徒
concession "看誰先"讓步→讓步
insert 硬塞→插入 
等等之類,講義都丟了但是這些單字我都沒忘。我把以上技巧告訴黃正林老師,他提供:dilemma 地雷馬→進退兩難;以及phenomenon  佛那麼冷的「現象」,成為名師指日可待。他並建議我用諧音方法記archive,我想了一下就說: 
「啊!開了,檔案打開了~」 
我覺得好糗,糗到想哭,但我真的不會忘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七步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