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爺爺是個怪人

我的爺爺是個怪人。
  他叫莫澤,生於1940年代,有著三男一女——就是我的爸爸和兄弟姐妹,還有我這個孫子。他身體健康,以前是個農人,但在那時戰爭紛亂的年代,讓他一無所有,為此他總是很節儉。
  但看似平常到不行的老人,卻又有些不一樣。
  他在別人眼裡,是個個性平淡、沈默寡言,而且無憂無慮,平常常和鄰居聊天下棋的老人。但在我看來,儘管他帶著一抹淡笑,但眼中有著比一般人更多到快抑制不住、令我說不清的情緒。
  他是一個怪人,都會保持奇怪的習慣。
  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哼著久到沒人唱的抗日歌曲,邊用一直帶在身上的鑰匙,去打開他床邊的抽屜,拿出一張紙。
  別問我怎麼知道,只因我早上找他時,不小心從門縫看到。
  「嚴易。」他總是如此呢喃呼喚,便沒再說什麼,看那張紙很久。
  那是誰呢?是朋友?還是那從來沒見過、聽過消息的奶奶?我好奇的想,卻只放在心裡,因為他的表情太過哀傷。
  他是一個怪人,在他不多的言語中,老是說著千遍一律的故事——他年輕時愛的轟轟烈烈的故事。
  他說:「我有一個愛人,但我為了家族,而和他分開,傷害了他,違背自己的感情,我到現在都很後悔。所以乖孫啊,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做,爺爺都支持,不要為了別人,傷害彼此。」
  我問他:「他是奶奶嗎?」
  他卻笑而不答,輕輕的揉揉我的頭。
  一次我跟我的父母說,爺爺說我以後做什麼都支持我。為此,他們碎碎唸爺爺好久,說會寵壞小孩。
  他是一個怪人,有關奶奶的事,永遠欲說還休。
  在我國小時,一個家庭作業是要介紹家人。而我在紙上,奶奶那格空白處發呆很久,因為爺爺從來沒提過她,家裡連女主人的相片都沒有。
  我跑到客廳坐在專屬位子的爺爺旁問:「爺爺,奶奶是怎麼樣的人?」
  他聽到後,抬頭看著我的眼睛,沈默很久,像是在看我,但又不像。是從我的眼睛看向誰呢?當然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那眼神代表什麼,只覺得爺爺沈默的態度,使氣氛凝固的令我喘不過氣。
  當我以為會像以前一樣避而不談時,爺爺他嘆了口氣說:「欸,是個我對不起的人。」
  對不起?為什麼這麼說?所以每天看的紙,是奶奶嗎?畢竟都露出一樣悲傷的表情。
  幾分鐘後,他就沒了下一句。我嘟嘟嘴,氣鼓鼓的在心裡抱怨,爺爺每次都說話說一半。而我依舊沒問下去,因為我知道再問下去也一樣,反正我也習慣了。
  到最後,我的那個空白處還是沒填上,因為我的父母和阿伯姑姑們都不知道奶奶這個人,只說那時還太小沒有印象。
  時光飛逝、季節更替,不知不覺我從小孩轉為少年、再變成青澀的大學生,我也因學校在外縣市從家中搬出。時不時的還是會回家,看看爺爺。
  歲月果真不饒人,每次回去他的皺紋又多了些,隨著他瞇起來形成月牙狀的眼睛,肆意出現。但不變的是,他還是一樣奇怪。
  在一天的上午沒有課的我,在宿舍睡夢中被一聲聲電話鈴吵醒。
  「喂?」
  「孩子,是媽媽……那個,你爺爺他走了……回家一趟吧。」
  一道消息,整個把我劈醒,睡意什麼的全都跑走,我只能呆呆的回:「……好。」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拜過爺爺後,我走到他的房間,用他一直放在身上的鑰匙,去打開那個在我孩提記憶中被掩埋在一角、曾經很好奇的抽屜。
  裡面只有一張紙,一張印著陌生男人半身的相片,那男人面貌英挺,眼神深邃,穿著軍裝。
  我看下去,下面寫著——嚴易,卒於1945年、5月。
  我想,那就是我的「奶奶」吧!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特殊傳說 一日一特傳 休利3/7
  • 下一篇
  • 阿百生日賀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