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一個人去了尼泊爾


去年三月離職後,開始過著九個月沒有工作的生活。當時,我給自己兩個挑戰:努力突破粉專一千個讚,和出一本書。
這段時間,我持續著每天畫畫的日子,無時無刻都在思考,有什麼題材可以畫?畫什麼會有人注意?雖然說,看起來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事實上前期這種生活,在無薪且持續繳還著學貸的條件下,心理和精神所要承受的壓力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巨大。
一直持續到了八月,按讚人數仍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起伏,腦海裡也逐漸浮現該回去工作了的想法。伴隨著這樣想法的堆疊,至少,是該放手一搏做些什麼事情吧!於是算了算最後的存款,我決定,要去一回自助旅行。
當時光是去哪裡就決定了非常久,除了有限制的預算,加上個人想體驗異國世界的期待感以及第一次一人自助的不安感,起初決定的是西藏(也是蠻硬的)。但當時不得不因為正好開始的反送中事件而全部取消,已經給旅行社的訂金無法退回,做的功課也都徒勞無功,光是這個階段,一開始就面臨了一個深刻的打擊。
後來是在女友隨口脫出尼泊爾的選項,請我不要放棄。才在重新做功課之後,知道自己還有更合適的選擇。
我不是從小就有機會出國,這也頂多是第二次,並且也是第一次一個人。就像是已經站在高空彈跳的平台上,只有家人和女友看著,連設備和器材都是自己架的。總之,相信自己也需要很大的勇氣。直到終於踏上尼泊爾的土地,我都仍然告訴自己,這就跟當兵收假回馬祖一樣,沒什麼。
到了背包客棧,當地已經晚上11點半,台灣是晚上1點半,不怎麼累,但我相信是不太敢累。背包客棧的裝潢不太有異國風情,清爽的塗鴉風搭配簡易的色調,反而有種在台灣的親切感,逐漸放下心防,入夢前,我知道我將會安心地從這裡啟程。
我不想在這篇文章,細講太多在三大城市中體驗到的每個當下的細節,那真的太多了,也無法能完完全全傳遞我真正的心境。在許多陌生感跟親切感、畏縮與解放、無知與感悟、難過與快樂之間切換穿梭,身體每一天都疲憊殆盡,但心理經歷的是場場的洗滌。
如果要說,這趟旅程有沒有給我什麼靈感?或改變我的生活?表面上完全沒有,按讚人數沒有增加,我的出版夢仍舊寥寥無幾,而且存款也即將歸零,並且沒有工作和任何成就。但我的心理自從學校畢業後,才真正從難以適應的社會裡,第一次感受到巨大且深沉地沉澱。
想起在遠程巴士裡與一個尼泊爾女孩隨口聊起政治,偶然看到首都在清晨時最不堪入目的貧窮畫面,以及與原畫藝術家之間的來回喊價和在旺卡生活的居民知足常樂的笑容...都讓我釋放了對原本生活的哭窮和哀怨,真正最大的收穫,是第一次體會這句話:「我什麼都沒有了,但我也什麼都有了。」
未來也許心血來潮,不知道會不會又想透漏有關尼泊爾的心路歷程,或者在疫情期間與結束後,開始準備去其他的國家的功課。這個迴盪,還會一陣子,也許會一輩子。
這張圖(就是封面照)是在尼泊爾的Pokhara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洞神廟gupteshwor mahadev cave的入口廣場,延綿三公里的幽閉鐘乳石隧道,終點是一道從天而降的巨型瀑布。當時隧道正在整修中間無法通過,雖說是開放給任何人進去,但裡面的確不適合有幽閉症候群的人,畢竟幽閉三公里...
尼泊爾 旅行 漫畫 藝術 插畫
尼泊爾 旅行 漫畫 藝術 插畫
#尼泊爾  #旅行  #漫畫  #藝術  #插畫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