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蘋果

  你還記得你最早的記憶是幾歲的時候嗎?我指的不是那種親戚長輩在餐桌上一再的提起關於你的兒童趣事。而是你清楚的記得的那些場景,用著第一視角。每當你回顧那次事件,你總能又多發現什麼細節,模糊卻非常肯定,然後漸漸的一點一點完善那一片記憶裂痕。  
  那是在我四歲的時候,我記得我走到了一個地下橋。四線道的馬路加上不低的車流量對於兒童時期的我而言是不可逾躍的。而我的目的,是為了去找我的祖母。理由卻又是這麼容易推理回溯。哪一個長孫不被自己的祖父母疼到壞掉呢?  
  故事的完善程度並未完全。只記得最後有一個女士停下來問我要去哪裡。好時會將我送到了我的家。而我的祖父母在當時完全嚇傻了。一個4歲的小孩就這麼從太平803醫院附近走到台中火車站一帶。而再來的記憶就不是這麼有趣了。這樣天才般的創舉換來的是母親氣急敗壞的拿著一節水管毒打。我記得的是祖母舊家那用水泥與白色瓷磚貼好的洗手台,母親就是從那拿起水管的。說到這…我對我的故事版本是這麼的深信不疑,卻沒有太大的信心保證這些描述的真實性。  
  是的…傷疤早已消失…疼痛感早已經忘記…時間順序也早已經忘記…但是那場景畫面是多麼的清晰,以至於連背景上的白色瓷磚洗手台都是這麼的印象深刻。  
我們可能記不得那些我們曾善待過的人,卻一定會記得那些我們特意傷害的。同樣地,我們也總記得那些蓄意傷害我們的人。
--------------------------------------------------------------------------------------------------  
  當我扯著妳的頭髮將妳拉向我時、當我掐著妳時、當我看著妳全裸的躺在床上,一臉緊張卻又期待時,那是一種名為"擁有"的滿足。時間開始變慢,然後像是完全靜止。我在這時空之中,照著自己天生的節奏盤算、實踐著我計畫的每一步…剝奪了妳的視覺,在妳白皙的脖子套上項圈與牽繩。  
  體液的交換、肉體的撞擊和下體被溫熱的小穴緊緊包覆的快感是我放縱獸慾的唯一牽引劑。我不曾告訴妳的事實是,讓妳帶上眼罩不儘是因為妳會變得更加敏感,同時也能禁止妳與我眼神的交會。只有那樣…我才能更可能地將妳當成東西般的使用…盡情的使用。但那也不過是更可能…這一層桎梏,還未曾打破過。  
  但總歸這些,都是美好的。所有關於這些美好的記憶,每過一段時間,我就會拿出來曬曬。這一些貴重的精神財富,如此反覆的溫習,只是為了讓自己是個醒…感到自己尚且還算活過。  
  對於妳我的故事將在何時點下句號,早在最開始之初,我就將這決定權交到了妳的手上。一直以來,我要的不過是這一些值得回憶的事。  
  萬幸,我不再是四歲的小孩,記憶的裂痕不再致命。我終能記得大部份的劇情。或許,偶爾,經過類似的場景時,還能進一步的提醒,我們曾有的細節。  
這才算是永遠吧?此時的我,是這麼覺得的。
-----------------------------------------------------------------------------------------------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