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Evermore

有的時候,挑歌比會唱歌更來的重要些。 我被賦予了一個好聲音,不錯的音準跟節拍感。只可惜我的音域並不是那麼寬。即便是年復一年的練習,也到達不了能靠音樂吃飯的等級。  
     年紀漸漸長了,我的想法和觀念也漸漸被他人當成一種參考。不論是在工作、人生、感情、還是D/s領域裡,總有人喜歡問我:你最喜歡的是什麼? 我想,或許就如挑歌/唱歌一樣吧。  
「重要的不是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而是自己不喜歡什麼。」我這麼回答著。  
     這或許是我作為一個稱職、貪婪的獵人奉行的準則吧。  
   故事結束了,收拾完了那一份悲痛的心情。 時間趁我不經意的情況下悄悄的將失去貓兒的那份難過帶走。 而我身旁,嗯。 又多了人陪著我。  
「我不知道你我的關係該是什麼樣子,但我不喜歡在一份情感中,雙方沒有成長。」我這麼說著。  
    這是一種定義,在經歷過我的Identity crisis後得出的結論。 不論最終一份情感到底能維持多久、怎麼維持,雙方都能在這段陪伴中有所成長,是說服自己與其它人不同的證明,對我而言。   
    人生多了許多新的挑戰,就在我幼稚固執的想沉濜在痛苦的事件中。 我自私的不想妳們過來替我分擔這些苦處,我只需要你們站遠遠的,安靜的閉嘴專心聽我說話。 好似那份遺憾是某種形式上她留給我的遺物,我只想一個人靜靜的慢慢品嚐。  
    可幸也可悲的,這種我未曾遇過的撕心裂肺的痛,也只是一陣子的事。 如同大家奢望的是,我們總希望這世界上有某些事情是永遠的。一面又愛感嘆這世界上跟本沒有這種東西。
是呀,某邏輯上說起來, 倘若永遠是真的存在並且多到爛大街,我們又如何會因為碰上了而感到興奮和愉悅。 那最後不過也就是像台灣的熱天氣一樣無聊,天天都是。  
    記憶是有距離的,妳知道嗎? 那些眼淚、大笑、無助、愛、恨、還是飢渴般的性慾。 他們終究會變的有距離而慢慢變得難以記得。 這距離,讓我沒有辦法回味剛和她初相識的時候我有多開心;沒有辦法繼續假裝自己對於她真正的離開我的事實而感到椎心刺骨;沒有辦法看著照片時清楚回憶自己當時有多想要拉扯她的頭髮像個公狗一樣的狠狠幹她。  
  這距離,也不是永遠的。 它會結束,不論最後是什麼情況下。   
    偶爾,看著跪在我面前的妳,我想到了這件事。  我想到了自己不喜歡什麼, 也想到了自己該有所成長。 更想到了,即便我們假裝的不去討論它、像個重度脫延症患者一樣想著:「反正等時間快到了再來談吧」的心情,這份情感也會有結束的一天。  正是這樣… 細心品嚐著此刻的美好時光,並且一起渡過那些不好的。 正是這樣, "此刻" 才被賦予了更為重要的意義。  
    我不再記錄那些"此刻"的事,因為現在的我要細心的去品嚐。  
「and as the long, long nights begin, I will think of all that might have been」  
   我確定我是喜歡妳的。 也知道這對我來說已經稱的上是種愛了。 不論此刻我們的距離有多遙遠, 那終究會有近的一天。  而這些遙遠的思念也會有得以宣洩的時候。 是的, 我期待著我們下一次的見面。  
My dearest.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let's take a walk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