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初衷

「跟我出來是有這麼不開心嗎?」  
「但也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  
那一夜,我望著她許久。 先是望著她的眼,然後陷入回憶裡頭,片片段段的。那些片段,總離不開那些過往發生的事。 就像我現在一邊披著似乎還留有她體溫的被子,一邊思考著如何寫完這一篇故事。  
如果有一個人,希望你能掐死她。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該是榮幸自己是那為被選中的人,成為她生命最終的陪伴。 還是該哀傷?即使是自己也無法替她重新粘貼那破碎的心。 而又該以什麼角色來出現在這些場合呢?   
最後,我只知道我並未成了她的意。  
我只是不斷的說服自己去相信。當時的妳也很懊惱為何電梯的門開的這麼快。 讓我們好不容易在黑暗之中所懈下的心防又武裝起來。 妳的驕傲和我的自負;妳的絕望及我的無奈。 擁抱的溫度還沒從身上回傳到心中,就被迫中止。 我的唇傳回的感覺不是熟悉的溫熱,而是乾涸般的死寂。  
 頭一次我品嚐到了軟弱。所以只是握住了妳。   然後,下一刻。 我只記得我還想念著妳的手,妳的側臉。   
我們的初衷被徹底的實現了。 最後還是努力的互相傷害。  
--------------------------------------------------------------------------------------------------------------------------  
由下而上輕撫過她的肌膚,手指最後緩慢的停留在她的脖子上。 五指完美的貼合住早些時刻在她頸上留下的抓痕。  微微刺痛的感覺觸擊著她的神經同時驅使她無意識的雙手抓著我的小臂。 順勢的將她帶往我的身體。 讓她的臀部緊貼著我的下體以至於隔著衣物都能感受到它的燥動不安。  
妳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我的胯下。 想藉由撫摸它來向我傳遞妳卑微的請求。 期盼著這樣就能免去說出難以啟齒的話。   
這又怎麼可能呢?   
狠狠的擰了妳的乳頭。  我在妳的耳邊低語:「不可以耍小聰明。」  
我微笑。  
因為,  
終於有了處罰妳的理由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Farewell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