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互相傷害的依戀

一天下午,在一間咖啡香環繞,座落在LA第三大道的一間轉角處的Caf'e,我和一位香草友人不知不覺得閒聊到BDSM的事。她是少數一位不知道我是實踐者的人。這合理的解釋她那些過於偏激的批判言論。而我,只是微笑的攪拌桌上的那杯熱巧克力,靜靜的聽著她說,也順便做做我的白日夢。  
----------------------------------------------------------------------------
我喜歡Spanking,但是唯一的道具,是我的右手。有時,產生響亮的聲音,但不見得疼痛。 有時則反之。 讓我感到性奮起的不單單如此。還有那伴隨而來的呻吟,還有那反作用力回傳的腫脹感。 
 
 啪、啪、啪的聲音,就像破城樁一樣撞擊我心底關著惡魔的那道門。有時,這份悸動、性奮感戰勝理智的時候,對方的哀嚎聲就像火中澆油一樣,讓我不禁更想製造更多的痛楚。我的手,落點不在只是她的臀瓣,而是她的私密處。 然後彼此在這行為中找到各自想要的快感。
 互相傷害的依戀。  
----------------------------------------------------------------------------
然後,她說到:「怎麼會有人會把這麼病態的行為,說成是種愛、喜歡呢? 哪門子的愛,會想要傷害對方,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
而我心想,愛/喜歡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
一場權力遊戲的較真之中,輸贏並非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一場在遊戲開始之前,就已經確立好的不平等的關係。 怕只怕,某一方無預警的選擇不玩了。互相傷害的行為成為了我和她之間信任的橋樑。 如果這樣子傷害妳,妳還心甘情願的低頭親吻我炙熱的陰莖,那我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當我不顧妳的感受,盡心的使用妳。快感不是主菜,是信任感營造出來的安心。
記得,妳越難受,我就越開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