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紗

那一夜,我夢到了我和妳在雪地裡拍著婚紗。
在拍攝第二組時,我們光著全身,各自披上了一件大大獸皮。
妳就像失去了骨頭一樣,依偎在我身旁。
或許是太忘情,忘記了還有攝影師。
也或許是妳太體貼,擔心太冷凍壞了我的根。
妳就走到了我的身前,背對著我。
彎身,用手引導著我的根進入妳那溫暖的小穴。
就這樣,我們在大雪原上,瘋狂的交換體液。
每一下都是深入深出,帶出來的都是妳的喘息。
在那寒冷的夢裡,妳的身體就這樣溫暖著我的下體。
妳淫蕩的臉、回眸、上揚的嘴角,就像烈酒一樣,刺激我的心臟。
而我只有更瘋狂,靠著更賣力的抽插來回應妳。
就像野蠻人一樣。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