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塔羅

我想,大部分的朋友都相信。 BDSM屬性基本上是與生俱來的。 差別就在於什麼時候被開啟。就像種子一樣,何時發芽,不一定;差別就在於是什麼屬性。是D呢,還是s呢,也要等被喚醒的那天,才會知道。  
有些人早早就開啟了自己的BDSM屬性,聽過最小是16歲的一位亞裔女孩。喚醒這屬性的方式也有很多種,我聽過是有資深者領進門的,有聽過是因為看漫畫而啟發的,看A片的,看小說的,有天不小心看到父母這樣玩的,還有一些是因為最近的格雷50道陰影的電影。  
然後說到父母這樣玩這件事。 很不幸的,我不曾看過我的父母有這麼前衛的玩法。不過,記得有一年,還是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吧。那時的我忘了什麼原因,跑到父母房間翻箱倒櫃。結果一不小心的翻出父母的性愛玩具。 不過當時還小,什麼都不懂。 是一直到國高中,忽然在課堂上跟朋友講起這類的話題,然後一不經意之間,想到當年的事件,才有了 "阿…原來那個就是所謂的跳蛋" 的那種反應。  
不小心離題了…  
我和塔羅小姐認識,是在我進到這圈子之前。而我對她的印象,也是在我成為一個"有經驗的"支配者以後,才漸漸的越來越深。從不曾想到過她,變成偶爾在折磨一個s時,她的臉龐忽然出現在腦海裡,一直到現在:決定把她給寫在我的回憶錄裡。  
我和她做愛的次數並不太多,也都是香草的。最多,最多也就只有flasher/voyeur。畢竟,對我來說,性愛自拍算是我最著迷的事了。不過,我想到她的原因也並非是情與慾的作用,反而像是一個謎團,剎那間的被解開。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的感覺。是的, 在與她結束了關係的幾年之後,也是我成為了支配者了以後。  
這真的不能怪我, 畢竟那時候什麼也都不懂。那時的我只知道什麼叫做SM。 也以為SM只有皮鞭跟滴蠟。所有的蛛絲馬跡即便是讓現在的我來判斷,也不見得能很容易的將這些事聯想成是她對我的暗示。而且,很有可能她其實並沒有想要暗示我,或者嘗試要引發出我的支配屬性。這些線索說不定只是因為她的天性,偶爾不自覺得展露出來罷了。  
記得那時候我在她身上馳騁,將她的腳向上伸直,然後倚在了我的肩膀上。左手固定著她的雙腿,好讓我每一下抽插都能夠保持著那個"黃金角度",只要幾下就能弄的她性奮的哭喊。 右手則是帶有點發洩的揉捏她的胸部。 其實我是想讓她微微的感覺到痛。 那種骨子裡喜歡折磨人的心情,真的不太好形容。 既要妳爽,又要妳難受的風格,在我的D/s路上佔著很大的比例。 即便是當時什麼都還不懂,但是當我一心想要滿足我自己的時候,那種天性,就還是這樣不經意的跑出來了。 這真的很看人,尤其是在我還不懂得控制/分辯這種感覺的時候,並非每個女人在床上都能激發出讓我想要蹂躪她的感覺。 和她,就是這麼自然。當下想這麼大力的捏她,並且想了,也就立刻做了。 完全沒有一絲擔憂她會不會不"喜歡"。  
事後,我試探性的問了她。她並沒有直接的說出她直觀的感覺,反而告訴了我她前男友對她更激烈。我很清楚她是想表達這個對她來說是小case。 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沒辦法,無知者有時候比木頭更來得讓人拿他沒辦法。  
偶然的在多年之後,我和當時的sub做愛時,因為她違反了不能出聲的命令,被我狠狠的處罰了一下。沒錯,被我大力的捏了整個乳房。 這是她的死穴,胸部異常的敏感。 就在我狠狠的捏她,她發出悶哼聲的時候,我就像是忽然醒了一樣。  
"阿…原來,她是個sub"。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