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lucid dream

與妳不同的是,我每天都做著夢。也不僅僅每天都做夢,醒來後,我依舊能記著每一個場景以及整個故事。或許就是因為從小就是這麼過來的,我一直以為這很正常:每晚做夢。一直到上了高中,偶然與一個朋友聊天談起。我才知道,原來這其實很少見。大部分的人只有在睡眠品質不好的時候才做夢,而有些人則是醒來以後記不得夢了什麼。  
有些人的夢是有顏色的,有些人則只有黑與白。有趣的是,那些夢著黑與白的人,除非他們刻意的(經過訓練的)或者湊巧的(偶然進入lucid領域),他們才會知道原來他們的夢是黑白色的。 簡單來說,雖然夢裡的樹是灰色的,但是因為在現實中回想,當他們提到樹的時候,自動的就把夢裡的樹給漆上一層綠了。  
我的夢,曾經是沒有顏色的。 這是我在開始我的lucid dream之後親自驗證的出來的結果。在我的夢裡面,白皙的臉旁不是讓我決斷妳美麗的條件。 是藉由光與影投射出來清晰、立體的五官。就像鉛筆素描那樣, 陰影的存在,勾勒出妳出眾的味道。 對了,還有當我牽起妳的手、吻上妳的唇的那份溫暖而在夢裡的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回到主題,說到lucid dream,對於一個在藝術上面完全沒有任何天份的我,那是我的另一扇窗。另一方面,估計我的控制慾已經深到骨子裡了,連夢,我都不想放過了。 是否要夢到妳,不再算是偶然發生的事件,其實是我可以自行掌握的事了。  
在夢裡,妳臣服,妳不再有抗拒我的行為,並且願意讓我進到妳的內心,分享妳的喜悅與悲傷。 敞開心防不再被視為軟弱,因為對象是我。 同樣地,比起現實,我也更讓妳懂得如何取悅我。不論是在妳的身上留下所謂的印記,還是那會把妳的內心撕成一片片的羞辱,又可能是讓我們彼此沉靜在刺激的場景裡面。 我能想到的,不曾敢在現實與妳聊的,也都這麼實現在夢裡面了。  
那裡沒有牢籠,自由本來就是種幻覺。 項圈不是禁錮,而是專屬。 光與影的世界可能不是那麼繽紛,可是有種說不出的緊張與違合美。 夢,不是種限制,是美好的幻想。 我夢裡的妳在我的夢裡找到妳所追求的幸福與安定。 我夢裡的我則是無所保留的使用妳滿足我的慾念。  
「為何不直接跟我說?」
「I am making space for new light to grow」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