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白

有一種人,總是戴著他們一張虛假的面具,行走在人們之間。
當他站在你的身旁時,你感覺不到有任何的不對勁。
就像普通人一樣,就和你一樣。  
其實你仔細看,排除掉那些你在發現他們真面目後的偏見。
你會發現他們其實是很迷人的。
可以輕易的成為舞池中的焦點,一個微笑 就可以打開妳的心房。
或許,你也就曾經和一個交往過、又或許曾是你的同事、你的閨蜜、甚至是家人。  
我不會告訴你這個世界賦予了我什麼名詞。
因為我花了大把的時間在揣摩你的語言還有表達方式。
學會了如何調整面部的表情、手勢、聲調。
學會了改變我們的言論與行為之間的矛盾。
這幫助了我實施那蓄意的殘酷手段時,我的獵物一絲警覺心都沒。
就像資深的獵人,在狩獵之中,不會引起獵物群的恐慌。  
不得不說,
我真心滿意我在心理和情感上的破壞性。
那痛、比鞭子往身上抽去的痛要痛上幾分。
那心靈上的支配要比繩縛的窒息感更致命幾分。  
更要命的是被我清楚了妳的崩潰底線在哪裡。
介時,就是一連串的手段,讓你徘徊在那看不到盡頭的折磨。
你會哀號,會哭泣。
最後會有一股自喉頭發出的顫抖聲音,問我意義何在,何苦這樣對待妳。
接著是一股自上而下的目光戲謔的看著妳
「為的就是取悅我」:我答
------------------------------------------------------------------------------  
就讓我告訴妳吧。
這些都是你賦予我的。
當妳告訴了我妳的痛處、妳的不安全感、以及妳的秘密
當妳分享了妳的傷口、妳糾結的事情、以及任何能輕易挑起妳傷心的人事物
這通通成為了我對付妳的武器。
而當我懂的越多,我就越容易潛伏到妳的皮膚底下,進到妳的腦袋中。
我所做的,不過就是像個正常人一樣,
成為你的好朋友,讓妳對我放心,贏得你的信任。  
然後是妳的優勢與成就, 尤其是那些我看不順眼的特質。
最初,在我沒有什麼影響力的時候,我會恭維妳。
會大肆的向周遭炫耀著妳的好,妳那閃亮亮的迷人特質。
讓妳發自內心的相信原來妳這麼的好,
原來這個孤單世界裡,還有一個人懂的欣賞妳,打從心底了解妳
而當夜晚降臨,
被捧上天的感受,就是對比著被我狠狠拽下,成為被我蹂躪的對象。
完美.... 這就是我要的。
------------------------------------------------------------------------------  
而當妳的世界被撕成無數碎片時,
那些妳曾有的價值觀也隨之散去。
曾經值得驕傲的事情變得不再真實;
曾經值得珍惜的東西變得不再重要。
僅存的一點理智沒有辦法幫佚重新拼湊這一切,
感性這時候介入,自以為是的開始尋求解決辦法,  
妳的大腦會幫我完成接下來的工作。
情感的投射是不需要合乎邏輯的。
就像溺水的人一樣,死死抓住身旁唯一的那塊浮木
我什麼都不需要做,就這麼站在妳的面前就好。
創造出那所謂的"唯一"的假象。
然後一切就這麼水到渠成。
自然… 我什麼力都不用廢。
------------------------------------------------------------------------------  
最後,
滿足的我, 就是給予遍體鱗傷的妳一陣安撫。
身後緊緊抱著妳,說著安慰妳的話。
告訴妳這一切的疼痛都是假象,
失去的羽翼會長回來,身體上的疤會淡,
唯一留下來的,是妳的乖巧,誠心的順服,還有我感到滿足的事實。
謊言,說了一千次,就能成為真實。
這一個真實,最後成為了妳存在的意義。  
我,然後成為了妳心中唯一的支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