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必然的偶然 3

「脆弱只能面對自己」
「不能面對別人」
「因為我不想讓人感覺到我是脆弱的」
                                                                 -----從服者 
我是個會做夢的人,
每一次的睡眠,都會有故事。
我一直到20多歲以後才知道,
原來並非每個人都這樣。
但是不管夢再多真實,
醒來後的回憶還原是多或少,
我都無法結論我的夢境是否有顏色。
樹還是綠的、天還是藍的。
只是我不確定究竟只是現實感知的反射,
只因我看到了樹,所以以為我看到了綠呢?
只因我抬頭望了天,所以以為天就是藍呢?
還是我真的看到了顏色了。
不小心 扯題了
----------------------------
最美的,是藍色;
最艷的,是紅色;
最可愛的,叫做粉紅色;
最溫暖的,叫做橘紅色;
而最有趣的,我認為是灰色。
故事永遠精彩在倒不清說不明的篇章;
人性永遠精彩在對或錯的糾纏;
感情永遠精彩在矛盾中的搖擺;
灰色就是最佳代名詞。
----------------------------
是灰色的:在我拿著鑰匙打開她的心房時。
那傷痕累累卻依舊頑強的心,跳動。
幾次的傷痛,冠上了成熟的印記。
童話故事從色彩鮮明印上了一層灰影。
仍然相信世上有王子,
只是並非每個王子劇情主線都是拯救公主。
亦有可能是來拯救別位公主。
所以你選擇了保守,
同時憧憬著再一次像愛的精彩。
這樣的矛盾讓你無所適從。
然後,
我出現了。 
堅強,
是你的偽裝。
抵抗、驕傲、不服從指令是妳的保護色。
一個渴望能夠有所依賴的情緒,
不是被消磨殆盡,而是螫伏。
你學到了依賴是會受傷的,
也學會獨立是孤單的。
只是缺少了互相依賴(Interdependent)的機會。
而我,
來了。 
有時候,
望著那隻又饞又兇的貓。
她就像孤冷的皇后,
你希望當初的妳要是也這樣獨立堅強就好了
或許就不這麼痛了。
縱使,打心底覺得他也是孤單;與其他幾隻貓咪們比起來。 
我和妳,就有如妳和她一般。
但又不全然一樣。
不同的是,
你想靠近,
希望有個胸膛可以懷抱。
藉由張牙舞爪,
想確定我是否也和妳一樣。
不管如何,都不會拋下心愛的貓。
不管如何,都不會拋下心愛的妳。
---------------------------- 
我引領妳走向第二扇紅色的門,
空無一物的房間,
四面厚實上滿白色油漆的牆,
將門關上以後,
幽靜的就像世界只剩我們一樣。 
緩慢、優雅的從背後解開妳的拉鍊,
將兩肩的衣服稍往下拉到手臂。
解開內衣的束縛,讓它們雙雙齊落至地上。
我拿出平常繫上的領帶,將妳的雙手綁住在身後。
微微的感到壓迫,卻又不至於疼痛。
即便我早已熟練這項動作,
但我還是緩慢的進行,
要讓你將每一步都看在眼裡。
--------------------------------
我在你身後,開始述說: 
「遊戲開始以後,我就不會再發出任何聲音了。」
「我們在這唯一的功課,就是讓妳高潮。 功課沒有完成以前,我們是不會離開的。」
「現在,我將你的雙手綁上了。因為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由我的手代替他們替妳完成這項功課。」
「妳必須用請 或者說"主人的手" 來下達指令。 我提醒妳, 將的請求說的越詳細,我們才能越默契的完成這一項功課。懂了嗎?」 
「遊戲,開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