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那道瞇瞇大的光是溫暖的,還是坑人雷射炮的集氣光點。

金山老街 海鮮 放目 那道 車輪
很久了,很久沒有為了工作而坐上車輪方向盤。中午左右到金山老街,途中經過龜吼的壁畫,每次看到這龜吼壁畫就覺得有趣。讓我想到哥基拉吼叫的畫面。
去去年(?)冬天到了萬里,一小盆鹽水煮蟹800元,沒買因為貴、天冷、吃不完。因此這回到金山沒吃鴨,就吃蟹。殊不知吃蟹是情懷,因為蟹又貴又難食用。
海平面啊…好久沒看到了…眼睛能放目看到最遠,也好一陣子沒有這種感受了,只覺得近視是不是又加深了些?
金山老街就是那個樣,差不多是要省點逛的等級,也不路長花樣也普通,吃了碗360元的有蟹海鮮粥,那蟹…難以食用。
在核二廠的場防邊上看海,海邊上有好多黑狗兒,也不知道在幹嘛海邊上沒有吃的就,在海邊生活的貓狗都命硬,因為我看到黑狗下海水…
海水浪湧,浪花不大浮沉浮沉,看著覺得心驚,大自然的力量絕對不是人力可以對抗的,去看電影就知道了,人跟大自然對抗或反撲都是落得苟延殘喘生死不能自理的狀況。
看著海浪翻湧,不能說忘記煩憂的鬼話,心胸是有比較開闊是真的,但在生活中泡著幾年幾個月,累積了無數負能量後,看著海浪上上下下30分鐘就能淘淨忘卻?那麼那翻湧的就不是海水,是仙液。
沒想過要住海邊。
一來沒有房子在海邊,二來浪漫應該不會有現實的久。住山上應該比較好一點,但要忍受蚊蟲及交通不便的困擾。
其實,這幾一陣子有在好好思考一些事,想搞清楚一些東西,沒想到人生幾乎就要走到下半場,還在探索人生的義意與目的。
昨天,孟潔傳訊給我,有一些內容,突然覺得心裡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似乎有看到一點光…
只是說我要判斷一下,那道瞇瞇大的光是溫暖的,還是坑人雷射炮的集氣光點。
她在泰國有做了蠻厲害的事,接上線的時候想在她那邊找到一些答案。
金山老街 海鮮 放目 那道 車輪
金山老街 海鮮 放目 那道 車輪
金山老街 海鮮 放目 那道 車輪
#金山老街  #海鮮  #放目  #那道  #車輪 
分類:生活

日記 ‧ 純粹的日常筆記。 兩隻貓♂林曉之(銀)♀林保咪(茶)。

評論
上一篇
  • 無論哪一種都非常可愛。
  • 下一篇
  • 再勾拉個兩三次男主你就會挨揍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