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愛為名 ( 三 )

  手裡拿著苡晴的筆記本,我又往後翻了兩頁。
  「嗯?這是…新的作品架構?」
  我注意到她有新的作品構思,而且已經有了初步的試作品。看了不到五分鐘,我的眉頭皺了起來。
  放下手中的筆記本,我陷入了沉思。苡晴看上去有些不安,時不時的抿上一口焦糖瑪奇朵,似乎是想緩和情緒。
  過了一陣子,我緩緩開口。
  「苡晴…這部作品…我建議你先放棄。」一邊說著,我以手肘靠著桌面,食指交疊托住下巴,凝視眼前的女孩。
  「這部作品的類型屬於架空歷史,時空背景又是戰亂時期,不只是歷史架構,戰爭場面、還有計謀的規劃與推演,並不是現在的妳所能掌控的。」
  苡晴輕咬下唇,不停的絞著雙手,有些欲言又止。
  看著她的表現,我感到有些無奈。我當然知道她會嘗試這部作品的原因。因為這種風格的作品,正是我本身所喜愛的,也是我正在嘗試的一種類型。但是…
  「苡晴,看著我。」
  女孩抬起頭,眼眶中似有絲絲水光。
  看著眼前故作堅強的女孩,我在心底嘆了口氣,直視她那強忍淚水的雙眼。
  「我希望妳的創作,是在能夠放鬆心情的前提下,盡情的發揮妳的才能,去寫出妳所喜愛、所想要表達的內容;而不是為了『某位』讀者」說到這裡,我特別加重語氣,還用雙手比出引號,「…去創作一些妳不善長,或是不喜歡的內容。」
  我的話音一落,就看到苡晴眼眶中的淚珠開始不停轉動。她迅速抽起桌上的紙巾擦拭眼角,但斗大的淚滴依舊不停滾落,她也開始發出小小的抽泣聲。
  我從椅子上起身,又多抽了幾張面紙,走到苡晴身旁,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她撇過頭,似乎不想讓我看到她的樣子。
  「我只是…我只是想…」在哽咽中,她說了一句有些模糊的話。
  「唉…」深深地嘆了口氣,我摸了摸苡晴的頭。
  「苡晴,人生已經有太多不喜歡和不開心的事;我們的生活,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至少,我希望妳在創作的時候,是真的能讓自己感到開心的。妳能答應我嗎?」
  苡晴沒有答話,只是遮著臉,微微的點了點頭。
  「好了,沒事了…」
  等到苡晴的情緒漸漸平復後,我便帶他回到學生宿舍,站在門口目送她進去。正當我要轉身離開時,一個聲音叫住了我。
  一樣的咖啡廳,一樣的座位。不同的是,此刻我面前的人,不是剛才的女孩,而是一位看上去精明幹練的女性。儘管從坐下到現在,她都沒有表明來意,但從她面容上的些許似曾相識之處,我隱約猜到了她的身分。
  「我是苡晴的母親。」
  嗯,果然不出所料。那麼,她來就是為了…
  「我希望妳能離我女兒遠一點」雖然措辭上有經過修飾,但我仍能聽出語氣中那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苡晴在學校的成績,下滑的很嚴重。我希望她能夠把時間專注在學習上,順利畢業後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而不是浪費時間,在那些『沒有前途』的東西上。」
  「您所謂的『好工作』,就是成為律師這一條路嗎?」
  是的,與身處文學院的我不同,性格害羞內向的苡晴,是法學院的學生;而她的求學過程,全都是由眼前這位女性一手主導。
  「做律師有甚麼不好?」似乎感覺到我話中的不以為然,苡晴媽媽的情緒開始有些激動。
  「考上律師,就能夠有好的出路、有優渥的薪水,她才能過她想要的生活!從小到大,我都教育她凡事要靠自己;她不是沒有能力,只是她不肯去做而已。我就是不要她像我一樣,每天拚死拚活的拿那一點點收入。」
  「你以為我付出這麼多,做的這一切是為了誰?」
  「我這都是為了她好!」
  聽到最後這句話,看著眼前幾近歇斯底里的女性,我克制住出言駁斥的衝動──不為別的,只因為她是苡晴的母親──,深吸一口氣後,我緩緩地開口。
  「或許您說的都有道哩,也確實都是為了苡晴著想;但是,有一點非常重要,您可能忽略了。」我直視著她的雙眼。
  「苡晴,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有自己的個性、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人生。」
  「沒有任何人,有權利替她選擇她『應該』過甚麼樣的人生。」
  「請記住──苡晴,是您的女兒,而不是傀儡。」說完,我從椅子上起身。
  在轉身離開前,我說了最後一段話。
  「我敬重您是苡晴的母親,也不認為這一番話能改變您的想法。但我真心懇求您放下心中的成見,跟苡晴好好談一談。至少,不要在衝動之下,做出甚麼錯誤的決定。」
  事實證明,我所有的想法,都只是一廂情願罷了。
  夜晚降臨,我一如往常的在房間裡用著電腦。不知為何,我的心頭有一絲不安揮散不去;隨著時間流逝,感覺甚至更加強烈。
  就在午夜到來的那一刻,手機鈴聲響起。
  「妳沒事吧?」接起電話的瞬間,我便直接開口詢問。我並沒有苡晴的手機,只有在剛認識不久時,我給了她我的手機號碼,讓她有事情時能夠聯絡到我;雖然來電顯示是一串陌生的號碼,但直覺告訴我,電話那一端,就是我所想的人。
  「……」電話的另一端,沒有任何回應,有的只是陣陣雜亂的怪聲。仔細分辨後,我感覺到…那似乎是風聲。
  「苡晴,我去找妳,妳在哪?」勉強壓下心中的不安,我一字一頓的問道。
  「…對不起。」通話結束前,從話筒中傳來她輕聲的道歉。接著,通訊便自行中斷,不管我怎麼打,苡晴都沒有再接起電話。
  清晨,警察局來電。
  苡晴,跳樓自殺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