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離,只因誤會;爭吵,只因在乎(中)

隔天下午,琉嫣早早的便下課,經過學校中庭時,遠遠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老弟嗎?還有…」
琉嫣看見蒼璃和時信兩個人並肩走著,似乎有說有笑的,心中一喜,便從兩人後方跑上前去。
就在她要跑到兩人身旁時,突然有一群女生朝他們走來。琉嫣心中一動,鬼使神差的躲了起來。
「我在做什麼啊我!」琉嫣暗自氣惱,但腳下卻未曾移動半分。
她看著那群女生中走出兩人,其中一人低著頭,另一人似乎在跟時信說些什麼,琉嫣努力想聽,卻什麼都沒有聽到。
「喔─」就在這時,那群女生突然發出一聲驚嘆,琉嫣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個一直低著頭的女生親了時信的臉!
「啪!」當下,琉嫣覺得自己腦中似乎有甚麼東西斷掉了。
她快速的從躲藏的樹叢中竄出,跑過去將那女生推倒在地。
「你在做什麼!」「你是誰啊?」那群女生似乎被突然出現的琉嫣給嚇到了,過了ㄧ會兒才紛紛問道。
「我才要問你們是誰啊?她憑什麼親他!」此時的琉嫣,已經近乎歇斯底里,她舉起手,似乎想要打下去。突然,她感覺手臂被抓住了。她轉過頭,看到了ㄧ雙熟悉又陌生的眼睛。
熟悉,是因為這雙眼睛和它們的主人,琉嫣曾經看過無數次;陌生,是因為…此刻的這雙眼睛,流露出的情緒,是琉嫣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道歉。」兩個字,簡潔有力。
琉嫣感到害怕,她從未聽過時信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我…我不要」雖然感到不安,但琉嫣仍舊不服氣的說道。
「你說什麼啊!」「你推人還不道歉!」「就是!」周遭那群女生似乎更加氣憤,但是琉嫣沒有去注意,她只覺得時信的眼睛似乎變得更加…深沉,似乎…有甚麼東西正在醞釀。
「…道歉。」一樣的兩個字,在吵雜的人群中,依舊是清晰可聞。
「我不要!」
琉嫣幾乎是用吼的說出這句話。說完,她甩開時信的手,頭也不回的跑走,留下待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眾人,以及,帶著複雜神情看向她的時信…

叩叩叩──
「姊,我拜託你出來好不好啊!」蒼璃敲著房門,雖然裡面的音樂聲音大到驚人,他還是好聲好氣的說著。
「我,不,要!!!」
短短的三個字,像是怒吼似的從房中傳出,震的人耳膜生疼。
蒼璃搖了搖腦袋,看著面前的門,撓了撓頭。
「這樣下去的話,會被鄰居投訴的吧…」

「姊,我進來囉─」
拿出預先收好的備用鑰匙打開房門,蒼璃走進房間後,雖然眼前一片漆黑,但他還是憑藉著聲音,先將震耳欲聾的音響給關掉,接著才透過客廳的燈光,把屋內的電燈給打開。
琉嫣坐在床上,不停的搥打著手中的抱枕。她的臉上早已淚痕密布,但是她仍舊不停地重複著一樣的搥打動作。
「姊,你夠了吧!」蒼璃一把搶下琉嫣手中的抱枕。琉嫣的手停止了動作,但她卻沒有搶回抱枕的意思,只是不停的流著眼淚。
看著琉嫣的反應,蒼璃重重嘆了口氣。
他拉過房間內的椅子,在琉嫣的面前坐著。
「姊,你知道…你今天做了甚麼嗎?」良久,蒼璃緩緩開口。
「那個女生…那個被你推倒的女生,其實就是學長社團的新進學妹,也就是…之前那件事的主要關係人。」
「本來我跟學長正在聊天──其實學長也很後悔,因為他也知道妳是擔心,只是他當下真的拉不下臉──誰知道她們就突然出現了。」
「本來她們只是說要親自跟學長道謝,誰知道後來…」
說到這裡,蒼璃看著琉嫣的神色數次轉變,心中暗自嘆息。
「老姊…妳說你藏著就藏著,為什麼要突然衝出來,而且還把人推倒?如果只是推倒也就算了,學長要妳道歉的時候,妳又偏偏…唉…」說到這裡,蒼璃止不住的搖頭。「妳這下…妳叫老弟我怎麼辦啊…」
「我…」在哭了無數次後,琉嫣的聲音早已沙啞。「我只是…」
「我知道…妳只是受不了。受不了…學長被別的女生親,不管那是不是出於他的自願。」蒼璃接著他姊姊的思路。「但是啊…妳的行為,老弟我可以理解,學長也能理解,要原諒…卻不容易啊。」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妳已經第二次在學長面前失去控制,雖然說兩次都是情有可原,但…妳要學長怎麼處理這些事?」
「妳知不知道,學長在妳跑走之後,跟那群人賠罪賠了多久,她們才總算放過妳?」
說到這裡,看著搖搖欲墜的琉嫣,蒼璃長嘆一口氣。
「本來好好的一件事,兩個人搞成現在這樣,妳要我怎麼辦啊…」他嘴上一邊抱怨著,一邊讓琉嫣在床上平躺後,將她的被子蓋好,接著關燈,走出房間。
琉嫣覺得思緒非常混亂,腦海中全都是蒼璃剛剛所說的訊息。她又做了什麼?她怎麼老是控制不住自己…每次都做錯事,每次都要靠時信來幫她善後…時信還要這樣幫她多久?再這樣下去,會不會有一天…

帶著一團混亂的思緒,琉嫣在恍惚中失去意識…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