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離,只因誤會;爭吵,只因在乎(上)

   時信與琉嫣並肩走在校園內。
「那妳晚餐想吃什麼?」時信問。
「都可以啊~你決定就好。」琉嫣開心地回答。她很喜歡這種被重視的感覺。雖然她跟時信是同班同學,但直到大一下學期,他們才因為系上活動開始熟絡起來,而他們之間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也這樣維持了近半年之久。
「好啦,時間差不多了,妳該去上課了。」走著走著,時信轉頭看向琉嫣,開口說道。
「嗯…好。」琉嫣手一縮,輕輕的應了一句。
可惡,又差一點!琉嫣在心裡暗自可惜。明明就已經這麼久了,他為什麼還是不肯牽我的手啊,這個大木頭!她偷看著時信的背影,恨恨的想。
兩人走到琉嫣上課的大樓前。時信停下腳步,跟琉嫣道:「那妳就直接上去吧,我在這裡看妳進去就好。」
琉嫣聽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啦!你不是等一下要處理社團活動嗎?快點去吧!放心,我沒問題的!」
時信想了想,「好吧!那妳自己小心。」說完,他就優閒的往校園中庭走去。琉嫣看著他的背影,心中喜孜孜的,一邊想著晚上的話題,一邊開心的走進教室。
把琉嫣送進教室後,時信在中庭輕鬆的走著。雖然說是大二,但他已經是社團裡的副社長了,一些簡單的跑腿事務,社長會交給他來負責。就在他想著要先做什麼的時候,視線不經意的一瞥…

下課後,琉嫣在走到大樓門口,左右張望著。
「奇怪,他今天怎麼這麼慢?平常不是應該早就到了嗎…」原本應該出現的時信遲遲未至,讓她覺得有些奇怪。這時候,旁邊的八卦吸引了她的注意…
「誒,妳聽說了嗎,剛剛好像有人在學校裡打群架喔。」
「真的假的啊?是在哪邊打的?」
「好像聽說是在中庭那邊…」
中庭!?聽到這個關鍵詞,琉嫣突然有些不安。她看了看時間,開始慢慢的往教官所在的學務組走去。既然校園裡有打架事件,那相關人員應該會被帶到教官那裡做後續的處理才對…
帶著忐忑的心情,琉嫣緩緩走到學校的行政大樓處。隔著玻璃窗,她看到一群人就站在教官面前,似乎正在爭論些什麼。而其中,有一道特別熟悉的身影…

半個鐘頭之後,帶著些許傷口的時信跟社團社長一同走出行政大樓。
「社長,不好意思…」
「唉呀!說這什麼話!你又沒有做錯事。何況,這情況要是我看到,也得去管管的。不過你小子可以啊,才練一年,進步這麼快,真是不得了啊…」
「其實也還好…」時信話正說到一半,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結實的打在了時信的臉上。
「為什麼要跟別人打架!」琉嫣大吼,眼中隱隱有淚光閃爍。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明明都大二了,為什麼還要這麼亂來!要是你出什麼意外,我…我…」琉嫣說著,突然說不下去了。
時信看向她的眼神,帶有一絲冷漠。
「這位是學妹吧,你先聽學長說…」時信旁邊的高大男子看情況不對,正想要搭話,「學長,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時信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出行政大樓,丟下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男子,而琉嫣的眼淚,也滾滾而下…

「為什麼還是沒有回啊…」看著眼前無人回應的聊天視窗。琉嫣咬著左手指甲,憂心忡忡。
「姊,妳有空嗎?」這時候,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門開了,一個跟琉嫣有幾分相像的青年走進房間。
「姊我想問妳…」他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琉嫣。接著,他停下腳步,看著琉嫣咬指甲的動作,微微皺眉。
「姊,怎麼回事?」
「蒼璃,問你喔…」琉嫣吞吞吐吐,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人在你做對事的情況下,平白無故的甩了你一巴掌,你會很生氣嗎?」
「蛤?不用說做錯做對,只要是個人,被突然甩一巴掌就會生氣吧?」說到這裡,蒼璃頓了一下,「姊,你做了什麼?」
「就…」琉嫣咬著下唇,似乎想著如何開口。「就…時信啊…今天跟別人打架…」
「恩?學長?」蒼璃跟琉嫣相差一歲,姊弟倆在同一所大學就讀,而且念的是同系所,在時信的特別關照下,時信跟蒼璃的關係也不錯。
「學長居然會跟人打架?這可稀奇了─」蒼璃說道,「學長這個人與其說不會打架,不如說是不喜歡跟人爭執,所以會讓他出手的原因,估計不是被人找碴,就是有認識的人被欺負了吧…」
聽到這裡,琉嫣的頭低了下來,「恩。聽說是跟他同社團的一個新生,被一群大二的找藉口堵住了,剛好被他看到,所以才…」
在時信離開後,情緒穩定的琉嫣這才從留在現場的社團學長口中,了解到事情的經過。
「喔~那就難怪了…」語畢,蒼璃一愣,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等等,姊,你該不會…」
琉嫣的頭更低了。「我…我也只是擔心他…我真的不知道…」
「我的天啊…」看著眼前的琉嫣,蒼璃按了按太陽穴。
「姊,問題不在妳打他。就我所知,學長不是那種很會計較的人。但問題是,妳連事情的經過都沒有了解就先動手,雖然是出於擔心,但是平白無故打人,而且打得還是學長,這代表什麼?」
說到這,蒼璃停頓良久。最後,他深吸一口氣,「這代表這半年來,妳對他的信任,連一句話的解釋都比不上啊!」
聽到這裡,琉嫣猛然一震,「我…我沒有…我真的…真的只是…」說著,眼淚又開始大顆大顆的掉下。
「欸~姊,妳別哭啊!」看著琉嫣的狀況,蒼璃也慌了神。
「妳別哭啊!妳老弟我最怕女生哭了,妳又不是不知道。好啦!別哭,別哭,明天我找時間跟學長說說行吧?別哭了別哭了。」蒼璃一邊說著,一邊手忙腳亂的拿起桌上的衛生紙替琉嫣擦眼淚。
「叮咚!」突然,一個輕快的提示音響起。
姊弟倆動作一頓。接著,兩人同時快速的轉到電腦螢幕前,看著那個熟悉的名字,以及標示著訊息的紅色框框。
「警局,剛到家。」
「晚了,早點睡。」
兩則簡短的訊息,卻代表著很多意思。
「嘻嘻…」看著這兩則訊息,琉嫣破涕為笑。
「學長果然是學長啊…」蒼璃笑著搖了搖頭。
「好啦,學長都說了,要妳早點睡了,快睡啦。」說著,蒼璃把衛生紙塞到琉嫣的手裡。
「別怪我沒提醒妳,要是妳不快點睡,明天眼睛腫起來我可不管喔。」
「知道啦~」琉嫣說著,突然張開雙手,把蒼璃抱住。
「嘻嘻~謝謝你,老弟。」
「唉呀~你的眼淚沒擦乾,不要拿我的衣服擦啦!髒死了!」蒼璃說完,飛也似的走出房間。
「嘻嘻~還好他沒有生氣~」洗漱完畢後,琉嫣抱著生日時時信送的抱枕,笑笑的進入夢鄉…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