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三第16章

第十六章
下課鐘一響,亞緒快速的收拾東西離開座位。
「小愛!先走了!」
她跑出教室門,敬賀烈突然叫住她。
「小亞,這麼急著要去哪?」
「我跟焰有約,先走囉!」
想著昨天焰從郵輪跳下海後,又淋了雨,到家後居然發了高燒,這一切罪虧禍首就是她了。
敬賀烈看著跑遠的亞緒,意味深長的一笑。
而小愛走出教室門口,看著敬賀烈直直地看著亞緒,眼神不曾離開,心裡感到不是滋味,卻沒有直接表現出來,只是一如往常地喊了他,笑了笑。
「走吧!」敬賀烈轉頭看向小愛,恢復溫柔的神情。
「嗯!」
敬賀烈牽起小愛的手,緩緩走出教學大樓,然後在一旁的行道樹停了下來。
「小愛,我想跟你說,這一段日子,跟你在一起我很開心,但我決定對你坦誠。」敬賀烈轉過身,沉思了一會兒說。
小愛有預感,接下來的話,會讓她心痛。
「其實,我喜歡的是小亞,我只是想藉由你接近她,我沒辦法回應你那麼多的付出,對不起。」
「為什麼!小亞已經跟謹海交往了,難道你還是不死心嗎?」敬賀烈的答案,證實了小愛這陣子不安的想法,她激動的問。
「小愛,接受吧,我不忍心騙你!」
「我恨你!」小愛轉身,流著淚,快步的走向校門。
背對著小愛的敬賀烈,眼神沒有一絲的憐惜,笑了笑,一點也沒有虧欠的意思。
對付撒旦的惡魔,不能有一絲多餘的情感。
雙眼滿是淚水,眼前一片迷濛,走著走著,小愛踉蹌了下,幸好有人攙扶了她。
「小愛學姐!妳怎麼了!」伊莎趕緊拿了衛生紙拭去她的淚水。
看到伊莎,小愛抱住她,忍不住決堤,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慢慢地說出原因。
「什麼!原來是這樣,敬賀烈太不應該了!但亞緒學姐明明有了焰,卻勾引敬賀烈,太過分了!我們應該要給她個教訓!」
此時的小愛被恨意圍繞,沒有多想就點了頭。
「我會幫你的,我站在你這邊!」伊莎抱住小愛說。
~~~~~~~~~~~~~~~~~~~~~~~~~~~~~~~~~~~
「奇怪,小愛今天怎麼沒來練習呢?」從音樂教室走出來,亞緒左看右看,還是沒看到平常除了生病都不會缺席的小愛的身影。就算請假,她應該也不會將手機關機才對,敬賀烈偏偏今天也沒來學校,真是奇了怪了。
「算了,還是去食堂吧!」走著走著,傑瑞迎面而來,亞緒一見到他便立刻轉身。
「等等克莉亞!我是來向你告別的!」傑瑞趕緊喊住她。
「告別?」亞緒好奇的轉了回去。
「我要回家鄉了,可以跟你說一些話嗎?我保證說完就離開,很快!」
傑瑞誠懇的眼神讓她無法抗拒,亞緒點了點頭。
「說吧!」兩人在聖保奈的一間咖啡館坐了下來。
「公主,看到我的眼睛,難道一點都想不起什麼嗎?」
「我應該要想起什麼?為什麼要一直問我?」這個問題困擾她很久,這也是她一直躲傑瑞的原因。
傑瑞失望地低下頭,表情變得憂傷,她終究是忘了那一段回憶。
「哈囉?你沒事吧?」
「我…其實不叫傑瑞,我是凱斯,傑瑞是我哥哥,我們是雙胞胎。」
停頓了一會兒傑瑞又繼續說。
「哥哥是個熱心的人,總是路見不平,只要有弱小的人被欺負,他總是義不容辭的幫忙。有一次,他看到一群人欺負一個小女生,他知道自己寡不敵眾,於是默默地跟著那個女孩。他知道女孩平常都會去河邊散心,他們後來成為好朋友。」
「他曾告訴那女孩:『克羅克斯是生命力非常堅韌的花朵,所以你也要如它一般堅強!』」凱斯說完,看著亞緒,而亞緒也明白了那個女孩就是她。
「後來呢,傑瑞去哪了?」
「他去當天使了….」
亞緒驚訝地看著眼眶泛淚的凱斯,無法言語。
「有一次,那群欺負女孩的人發現女孩在河邊,又開始欺負她,一不小心把女孩推下河,驚慌的孩子們一哄而散,那時河水湍急,而且下著雨,哥哥還是奮不顧身的跳下去救那個女孩,使勁將女孩推上岸邊,他大喊:『別忘了,要堅強!』女孩大哭著,我想救哥哥,但是哥哥被湍急的大水沖走,再也回不來了…」
亞緒流著淚,雖然她不記得這段回憶,但是看著悲傷的凱斯,跟他說出的故事,不知為何心裡很是悲傷,有一種快喘不過氣的感覺。
「打聽到你在日本,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告訴你這些,還有,碧綠色的眼眸,是傑瑞,我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的心,克莉亞!」
亞緒身體微微一震,想起最一開始看到焰的海報,她曾有種熟悉的感覺。
「我本想為了哥哥報復你忘了他這件事,但哥哥不會希望我這麼做的,離開前我想再告訴你,提防敬賀烈這個人。」凱斯說完隨即站起身離開咖啡館,留下久久無法言語的亞緒。
走在街道上,亞緒思索著為什麼凱斯說的那段回憶,她一點也想不起來,想著想著頭突然很痛,一個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路人。
「搞什麼,走路不長眼!」
亞緒沒有答話,只是恍惚地繼續往前走。
「喂!連對不起都不會說嗎!」那人推了亞緒一下,但沒想到亞緒因為這一推,失神的她重心不穩摔了出去。
「喂!小姐~~~!」
亞緒的頭撞到了路邊的變電箱,頓時失去意識。
「救護車!幫忙叫救護車!這裡有人昏倒了!」
~~~~~~~~~~~~~~~~~~~~~~~~~~~~~~~~~~~~
「爹地!我肚子好痛喔!今天不去學校了!」小女孩在床上痛苦的翻滾著。
「我的甜心,爹地請醫生替你檢查,檢查完再說,好嗎?」
「不不,不用醫生,我不要打針!」女孩停止翻滾,急著拒絕。
「只是檢查而已,別怕!」女孩的母親坐在床邊安撫著她的情緒。
醫生替女孩檢查後,在女孩的父親耳邊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甜心,這樣裝病是不對的喔!好孩子都需要上學,乖,讓貝蒂陪你到校門口。」父親摸了摸女孩的頭。
「爹地~~~」
「寶貝,別再撒嬌了,乖乖上學去!」母親說。
「好吧…」女孩不情願地跳下床。
「公主,走吧!」女傭貝蒂牽著女孩的手走出門。
到學校後,沒有進教室,而是坐在樓梯間對著牆壁發呆。
「你們看,膽小鬼在這!」一個男孩看見她,呼喚了其他的同伴。
「膽小鬼,不是很囂張嗎,上學還有女傭陪!」
女孩不理會這群人,急忙的跑下樓,那群人緊跟在身後,直到女孩體力不支跌坐在操場的跑道上,孩子們開始圍著她言語攻擊,直到鐘響才作罷。
她不敢在學校哭,所以偷偷地跑到了校外的一條小河邊。
「為什麼,為什麼我是公主,我不要當公主,這樣就不會被欺負了!」
「克羅克斯是非常堅韌的花,所以你也要像它一樣的堅強!」一個男孩摘了一朵小花走到了她面前,女孩抬起頭,碧綠色的雙眸令她感到溫暖不已,深刻的刻在了她的心裡。
從此之後,有了男孩的保護,女孩不再害怕被欺負,他們總是在河邊談笑著,青澀的感情進駐在兩人心上。
但,那群人終究還是逮到了落單的女孩。
「不錯嘛,還知道找靠山!」一群人輪流推著女孩,其中一個人用力過猛,不小心將女孩推入河中。
「救命!救命!」
女孩不會游泳,不斷的吃水,男孩終於趕到,急忙跳入河中。
「抓住我,不要怕,聽我說,我會把你推上岸的!」男孩說完用力的將女孩推上岸邊,自己卻腳滑跌入湍急的河中,他知道來不及了。
「要堅強!不要忘了~~我…」
女孩無能為力的哭喊,淚水將她的視線變得模糊,男孩瞬間消失在她朦朧的眼中,不再回來,眼前一黑,女孩暈了過去。
有好一段漫長的時光,女孩在悲傷中度過。直到某一天,女孩在路上看到了熟悉的碧綠色雙眸,那雙眼眸的主人看了她一眼,轉身上了一輛轎車,轎車緩緩前行。
「不要走!不要走~~~~」女孩跟在車後不斷哭喊著,她心裡明白那不是她的男孩,但她無法抑制對男孩的思念。
追到路口,橫向的車撞上女孩,那段記憶,消逝無蹤。
~~~~~~~~~~~~~~~~~~~~~~~~~~~~~~~~~~~~
「不要走!~~~」亞緒坐了起身,抑制不住的淚水嘩然而下,眼前是有著碧綠色眼眸的焰,亞緒緊緊抱住他,不斷的重複著這句話。
「我不會走的。」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焰還是趕忙安撫亞緒。
「寶貝,我的天,妳發生什麼事情?」
音本急忙的跑了進來,亞緒聽到音本的聲音,放開焰。
「媽咪,你怎麼會來?」
「我接到了妳男友的電話,怎麼回事,怎麼會跌倒呢?」
「我…我不知道,可能太熱了,頭昏~~~」亞緒擦乾眼淚,看了焰一眼,隨即避開焰的眼神。
「小心一點啊,真是嚇死我了,對了,我得趕緊回公司了,晚點再過來!」
「媽咪,我小的時候是不是有發生車禍?」
音本驚訝的看著亞緒,表情複雜的點了點頭。
「是,但妳很快就復原了,別多想,焰,小亞就麻煩你了!」音本離開病房。
「你渴了嗎?我去倒茶。」焰拿起水壺正要走出病房,卻被亞緒揪住了衣角。
「不要離開我!」亞緒看著焰,似乎只要焰離開她視線,她心中的感覺就會消失殆盡。
焰放下水壺坐在床邊,摸了摸她的頭,亞緒握住焰的手,手的溫度讓她安心,眼前的焰,真真實實的。
她想起了那段回憶,她也開始質疑心中的情感,到底是屬於誰?難道是因為有著和傑瑞同樣顏色的眼睛,所以有同樣的感覺?焰說過會保護他,而焰也喜歡克羅克斯,難道她是下意識的移轉了思念?
心情紊亂,她只想回復平靜的心,緊握著焰的手,她閉上眼,決定不再想。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