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與開車有關

開車也已經滿一年了呢。
2019年12月底拿到駕照的,當時的快樂彷彿化成另一個自己在眼前又蹦又跳,我學開車真的學得很辛苦。
一來我沒任何行車經驗,機車沒有腳踏車也沒有,完全是一個雙腿萬能的行人,上駕訓班時我甚至不知道教練在講什麼,為什麼方向盤要這樣打?
車子對我來說是無法駕馭的龐然大物,當時的恐慌焦慮讓我變成一個煩人精,身邊會開車不會開車的人被迫接收我那些負面情緒,這個症狀甚至在我拿到駕照後也沒改善。
為了那張駕照我請了好幾次假去加練,最終皇天不負有心人,只是拿到後又是另一個考驗。
我其實是怕車的,但為了逼自己徹底學會開車,隔月就硬著頭皮和親戚借錢買了台二手小鴨。那時車商把車開來讓我看,我甚至不敢坐上駕駛座,從頭到尾都是姨丈幫忙交涉處理。
車子有了,該上路了吧?
有考過駕照的人就知道,教練車和私人轎車開起來感覺是不一樣的,2020年1月光是習慣煞車油門就吱吱叫了好幾個晚上,在路上當了好一陣子暴走的三寶。我依然開不好,太害怕了,我駕馭不了這台車,覺得自己像是被包裹在一個巨大的失控機械裡面,而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鄉民說人要比車兇,那時我覺得太難了。
2月的時候爆發新冠病毒疫情,一來是想逼自己開車,二來也是為了安全,就開始開車上下班,早上好一些,可能是車少也可能是其實沒全醒,人就傻傻的踩油門不知道要怕,但到下班時間就另外一回事了,到處都是機車和車,短短10分鐘的路程開到家全身緊繃到痛,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個月,這兩個月我每天都拉肚子,一臨近下班時間就緊張得坐立難安。
開車不像走路,迷路或者怎了可以停在路邊思考,車子開了就是開了,夾在車陣內變不了車道,無法過度減速只能跟著車流走,那種不知所措屢次像冰冷的鉗子夾住我的腦袋,越開越怕。
五六月我陸續有在家附近開,稍微熟練了,但覺得還不夠便上了道路駕駛的課,想知道快速高速道路怎麼上去,上完後......成效不大,教練帶和自己上去兩回事,我有逼自己開上快速,但開習慣平面道路走快速總是讓我暈眩。
快速道路上旁邊總有車呼嘯而過,後面跟著車,擔心自己會撞上前面的車,車老路不平,車震動大一點就嚇得瑟瑟發抖深怕車子解體爆胎燒掉。
這種恐懼一直維持到2021年1月。
我在2020年8月離職,這段時間閒賦在家沒事幹就開著車在家附近亂晃,我學開車最主要就是想出門玩耍,家裡沒人會開車,住在鄉下地方只能依賴公車,公車沒到的地方我只能乾看網頁的美圖流口水。
這是我開車的最主要動力,也因為這樣8-10月我開車把附近有名的景點都跑過一次,情人湖、潮境公園、鼻頭角步道、九份金瓜石、不厭亭,五分山等等。少人的平面道路開得很順了,再來也就是快速高速。
其實嘴巴講怕,講不適應,真的上去個三四次也就習慣了,真正讓我克服最後一個恐懼的是面試。
因為到五股面試的緣故強逼自己開上高速公路,一開始當然是很緊張,還一路開去桃園鬧了大笑話,只是那次後發現也沒自己想得那麼嚴重──台灣這麼小,我怎開都能到家。
這個想法讓我安定很多,反正就跟著車流走,快我就跟著快,慢我就跟著慢,在高速公路上塞個車,錯過幾次交流道,發現沒自己想像這麼可怕。
最後一次面試是1月19,回程路上還老嫌前車開得慢,變換車道變得很順了,這時候才忽然驚覺自己已經克服了開車的恐懼,現在也不覺得老鴨大得無法駕馭,我們有了好的默契,雖然它老但高速公路120超車還是沒問題的,也不會開著開著就解體爆炸。
回首一年來的戒慎恐懼,覺得真是可憐又可愛。
現在覺得最難的可能還是山路吧,看很多老司機都是高速在胚山路就覺得很敬佩,彎那麼深路那麼小,開這麼快真的很強。
希望2021年底前開山路也可以40↑,每個彎都能過得漂亮,這是在開車這方面的自我期許了。
#開車學習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