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主長什麼樣子

民主 政治 社會

Photo by Aditya Joshi on Unsplash


#民主長什麼樣子
#民主是分化或是團結
時間來到2004,樹上的禪吟,走廊上七零八落的直笛聲,散落在草地上科學麵碎屑,還有當時被短暫排擠的我,背負著著六年甲班,全班36人,面對著白板上的35票
.
.
還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光,小學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活動,其中包含模範生選舉,那可能是每一個小學生小小年紀第一次面對所謂民主民選的開始,一個小學初步自己親身體會"做選擇"的一項活動,
當時我們班級選出來的模範生-何意禎,可能因為相處了五年,我一直認為她是好學生,但在和每個班級都推出的模範生相比,她不是最好的模範生人選
.
.
所以在投票還沒開始之前,我早早就告訴朋友,我要把我這一票投給六年乙班的陳麗騏,純粹是用當時最客觀的方式去量化候選人,她確實各方面都好一些,但這個想法,在當時一點都不好過
「你不投給自己班的你不要在六年甲班好了!」
除了班級排擠和仇視的眼神外,連班導師都在班級帶隊準備要去投票前對我的選擇做譴責,不道德、反骨、不合群等等刻薄的不刻薄的言語都感受,這讓我從小就不信任所謂認同綁架的民主,因為這種感受一點都不是滋味
.
.
午休結束,唱票的開始,六年甲班全班36人面對著白板上的35槓(票數),另一邊則是一千四百多票的陳麗騏,我這一票成為勝利者無關緊要的一個助力;相反的我這一票有可能成為落選者最安慰最關鍵的第36票,我後悔嗎?如果重新回到2004我會投給誰?
.
.
回到現今,很多人會抱怨政黨把黨的利益看得比全民的利益還重,另一方面又有人以正義之名站上舞台,如果我們可以從個別的腳色去看看後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去理解人性和背景,放掉個別極端的那一端,我們自己是否可以用更溫柔的角度去和社會相處
.
.
"當我們讓衝突激化的時候,我們沒有餘力去面對我們真正的敵人,去面對我們真正能夠改變社會的那些措施,
.
.
我們一切一切的力量都用來去對抗另外一個族群,而它本來不必是我的敵人"
.
如果再次回到2004
#我依然會選擇陳麗騏
#民主  #政治  #社會 
分類:生活

佛,不是宗教名稱,是For的中文音譯

評論
上一篇
  • 沒有儀式感的生活,只是乾巴巴的沙漠?儀式感真的能讓生活變得更好嗎?
  • 下一篇
  • 艾倫·圖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