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Walk The Line

為什麼一個在幼時死去了至愛的親人、在青壯時嗑藥到中年卻又感情不忠的人,他的一生會值得被拍成傳記電影? 
是啊,我是在說Ray Charles,但沒錯,我也是在說Johnny Cash。他們的一生有太多的相同之處。都為了在幼年時死去的至愛親人而愧疚,都被那樣的回憶與愧疚所綑綁,都在成名後開始縻爛嗑藥,也都為了一生的摯愛而戒毒。不同於Ray用直敘的手法並在其中穿插過去的片段回憶;Walk The Line在片頭即停格於Cash生命中的一個轉捩點 - 上帝給他的第二次機會,從這個點上往前倒敘再往後延伸。請容許我將焦點放在Johnny Cash身上,這個在他死後才被我聽見的鄉村樂界巨擘,而我聽見他的第一首歌Hurt竟然是翻唱自Nine Inch Nails這個工業搖滾團體,天啊!有誰想得到他能跨界跨得那麼遠,並且是以樂壇傳奇的身份去翻唱後輩的歌曲。但,他唱得真好。 
第一次見著這個名字是在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的官網,在2003年9月12日所發佈的新聞寫到Johnny Cash Dies At 71,是新聞也是訃聞。這個會讓Nick Cave在自己官網發佈上訃聞的人引起了我的好奇,於是我找到了在他生前的最後一支音樂錄影帶Hurt。 
一開始Cash拿著一把空心吉他,他緩緩地彈唱著:『今天我傷了我自己,為了明白我是否仍有感覺,我專注在痛苦上面,那唯一的真實。』然後是在夕陽下飛行的烏鴉、靜謐的湖邊小屋。接著他拿起一杯酒,用他那因罹患罕見神經疾病Shy-Drager Syndrome而顫抖不已的手將酒淋在滿桌的筵席上說:『你可以擁有全部這些,我如塵土般的王國,但我將讓你失望,我會使你受傷。』跟著畫面持續跳接他的生命片段,或演出或日常,琴音也隨著漸強漸強。到最後他唱到:『若我能重新來過,從很久以前,我會堅持自我,我能找到路走。』音樂嘎然而止,Cash慢慢地蓋上琴蓋,輕撫著琴身。 
這支音樂錄影帶最後獲得了2003年MTV音樂錄影帶獎中的最佳攝影。也是這首歌和這支音樂錄影帶讓我覺得夠了,Johnny Cash有這首歌就夠了。人們總說在一個人死前,他的一生會在眼前快速播放,我想這支Music Video的內容就是Cash死前會看見的影像;至於這歌呢,就像Walk The Line片中Sam Phillips跟他說的:『如果你聽歌,聽到上帝要死了,而你只可能唱一首歌,一首能讓人們把你銘記於心的歌,不是記住上帝,是讓他們記住關於你的有生之年,就像一首這樣的歌,我要聽你唱這樣的歌。』我想這首Hurt就是他要的,雖然不是Cash的創作,可是由他唱來卻格外貼切與動人。 
再來談談電影,不免又要比較一下了。如果說Jamie Foxx演的Ray Charles能在2004年拿下第77屆的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那麼Joaquin Phoenix演的Johnny Cash應該也有機會,當然我還沒看過Philip Seymour Hoffman演的Truman Capote,還不能太武斷。不過,我認會他最後沒有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原因,有一部份是因為Reese Witherspoon飾演的June Carter,她實在演得太好了。奧斯卡獎自1928年成立至今,只有在75、76、78、81、91和97年共六次,將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的獎項頒給了同一部影片的演員,影片分別是飛越杜鵑窩、螢光幕後、歸返家園、金池塘、沉默的羔羊和愛你在心口難開。以美國影藝學院成員的保守作風看來,除非影片整體的表現搶眼,否則這種情況不會出現。而Walk The Line甚至連最佳影片都沒有入圍,若將最佳男女主角都頒給片中演員肯定引起爭議,所以至多只能擇一給獎。因此如果要在Joaquin Phoenix和Reese Witherspoon中間評比優劣,我想大部份的人都會選擇後者的。她在片中飾演的June Carter出身於美國於鄉村音樂的第一家庭,但她郤極度缺乏信心,總認為別人欣賞她的姊姊多過於她。在台上她要自己是個可愛風趣的歌手,不能帶著絲毫個人情緒;而下了舞台,她又得成為一個堅強的母親、一個溫柔的天使,為了她所愛的人們壓抑隱藏自己真實的情感。更出色的是她說話時那濃厚的南方口音、歌唱時的清脆甜美還有演出後過於疲勞而呈現沙啞聲調,她在聲音方面的表現也太完美了。比起Jamie Foxx自小習琴,Joaquin Phoenix和Reese Witherspoon則都是在接演了這部片子之後才開始學彈吉他和揣摩唱腔的,片子裡的每首歌曲都是他們親自詮釋的,乍聽之下Joaquin Phoenix和Johnny Cash的嗓音已經難以分辨了。如果奧斯卡有演員的技術類獎項的話,頒給他們兩個人定是實至名歸。 
好吧!回到問題的原點:為什麼一個在幼時死去了至愛的親人、在青壯時嗑藥到中年卻又感情不忠的人,他的一生會值得被拍成傳記電影?在我看過了Johnny Cash給在Nashville的Tennessee State Prison裡那些囚犯演出的影片之後,我找到了答案。就像在片中,當Bob Dylan、The Byrds甚至The Beatles都愈來愈電子的時候,他依然堅守著自己鄉村和福音的路線;當唱片公司告訴他:『你的歌迷都是上教堂的基督徒,他們可不想看見你給一群殺人犯、強姦犯唱歌作樂呢!』這時Cash回答:『那麼他們就不是基督徒。』他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不顧前途;當他在演出前被建議說不要唱那些提醒他們還在監獄裡服刑的歌時,他說:『你以為這樣他們就會忘了自己在坐牢嗎?』這一直是他的態度,不像明天會更好或快樂天堂那些光亮到剌眼的歌曲,Cash總是一襲黑衣像是要去參加喪禮似的唱著謀殺、孤獨和生命裡的那些不如意,他告訴你這才是真實的生命。他只是不擅說謊,他只是太過於誠實。就像在向June Carter求婚前,他停止了演唱並告訴台下的觀眾:『她要是不肯嫁給我的話,我唱不下去,要繼續唱下去這樣的情歌那就是對觀眾撒謊了。』 
這樣一個堅持自己信念的人、這樣一個對生命誠實的人,他的確值得一個像June Carter這般良善的天使相守相知,他的一生也絕對值得被拍成一部電影。 
分類:娛樂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