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ache

看了Michael Haneke導的Cache(隱藏攝影機)之後,覺得他內斂了許多,和當初導Funny Games(大快人心)時簡直判若兩人。
記得當初是在學校看Funny Games的,看完後心情久久無法平復,為了影片裡沒來由的暴力。沒有動機才有創意,我想那片子源於這樣的基礎,可是相反地郤比有動機的暴力更能直指暴力的本質。不同於Funny Games持續凝滯在一種飽和的張力之下,Cache則是隨著影片的進展不停地揭露更多的不信任,以及人與人之間相互不信任的背後其實是國家與國家、種族與種族或者男人與女人…諸如此類的擴大延伸。影片裡的日常生活片段逐漸令人混淆,那是透過誰的眼睛在凝視,是導演?是窺伺者?或者根本是全知全能的上帝?不信任造成了暴力,但是不信任也源於暴力;就像男主角喬治在電視台剪輯要讓觀眾看見的畫面一般,無法確知來源的影帶也決定了他應該看見的,那不是自己的日常,而是日常背後的恐懼以及恐懼背後的良心。窺伺他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良心。開放式的結局讓喬治的兒子皮耶侯和死者馬吉的兒子在人來人往的地方談話互動,運鏡用的是類似侯孝賢的靜止鏡頭,讓人在固定的框架中進出,只是將中景拉到了遠景。沒有交待兩個孩子是否因信任而釋懷或者這恩怨暴力又繼續,也沒有交待影帶拍攝的背後是那一雙手,是導演?是窺伺者?還是……。這裡也許沒有上帝,但是一定有良心,也必須要有良心。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地獄天堂盡在人間。 
怎麼什麼都扯到暴力。可是除了暴力與愛,這裡難道還有別的東西嗎? 
分類:親子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