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udition

剛看完三池崇史導的Audition(中譯:切膚之愛)。
不錯,應該很受女性主義者的喜愛,尤其當原本被塑造成溫柔緩慢的女主角山崎麻美主客易位,對男主角青山重治施虐時顯出一反常態的明快俐落(特別是在她拿出那一箱傢私時….I told myself“that’s professional”)時。導演試圖把暴力合理化,讓女主角的虐人為樂根源於報復童年受虐陰影的傾向;也讓男主角利用試鏡滿足自己求偶的欲望緣起自兒子的建議及對婚姻的渴求。權力帶來暴力,不論它以什麼方式體現,若這片子有那麼一些些地令人讚賞,不會是因為它說明了這一點,相反的是由於它點出了權力只是實現暴力的工具,而暴力真正的根源是一種孤獨、一種不被理解的孤獨。影片中絲毫不放棄對暴力細節的描述,站在男性的立場,麻美折磨重治的片斷將被解讀為暴力,但如果反過來是重治折磨麻美呢?那會不會變成一種性的愉悅(SM)?若站在女性的立場來看,那麼試鏡會上的一句句質問和主試者嘲諷般的笑,那又何嘗不是暴力呢? 
導演要說的和觀者看見的經常產生衝突,就好像現在,我對這部片的妄加解讀,這也是暴力啊!因為在這一方紙上,我掌握了書寫的權力,而這權力讓我將導演真正想講的完全扭曲、完全導引到另一條路上。 
撇開暴力不談,我更欣賞的是,影片在真實與虛幻、在當下與記憶間的切換。特別是電影後段的畫面跳接,讓人分不清夢境和現實。結尾時麻美把那些她似乎曾經說過的話又重述了一遍,反而更叫人無法說明,重治到底是從何時開始就沒有再打電話給她,是從他在旅館獨自醒來之後?是在他們第二次約會還是第一次約會之後?或者根本是在試鏡完主試官說“謝謝妳,我們會再跟妳聯絡”之後?若是後者,那麼在這中間發生的一切,那又是誰的幻覺呢? 
麻美說:
我從來就不覺得不幸,因為我一直在不幸之中 
但其實影片真正說的是:
我從來就不覺得暴力,因為我一直在暴力之中
我從來就不覺得孤獨,因為我一直在孤獨之中
我從來就不覺得虛幻,因為我一直在虛幻之中 
分類:娛樂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陳昇.魚說
  • 下一篇
  • Requiem For A Dream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