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又過了一個月,難怪我覺得應該寫些東西了。生是偶然,而且也

原來又過了一個月,難怪我覺得應該寫些東西了。生是偶然,而且也是唯一的偶然。我太容易被情緒困擾,可是那又不知從何而來的,根本無法預知與抵禦,現在流行復古,可我對那些刻意販賣情感的行銷與商品感到噁心,但又經常懷想起從前的歲月,特別是在聽到一些過去的歌或特殊的旋律時就會跌進一種泛黃照片的狀態,倒不是真的想念什麼,過去也沒有比較好;也許只是喟嘆自己幹嘛來這一遭。做為二個人激情的結果郤要持續一輩子的副作用,那是高尚的行為嗎?不做好避孕不如自瀆(為什麼用瀆呢?又是多數暴力。可是,我愛死多數暴力了,特別是當它對我有利的時候)。都說人生是苦了,還要帶人來受苦,那是怎樣的心態?見不得別人好吧!生的時候笑臉相迎,潛意識說“真好,有人來陪我受苦了”;死的時候哭喪著臉,潛意識說“妳怎能留我一個人在這裡受苦”。那還是自私的行為吧!顧著自己爽就好。就跟看著A片裡的女主角張開拱起的雙腿,用右手撥撫著自己的陰阜一樣,爽是她在爽,你永遠不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只能夠看著她修剪整齊的指甲,然後想著自己也該剪指甲了,哪天有機會撫弄別人的私處時,才不會刮傷對方的皮膚;或者,就打打手槍,然後掉進引頸企盼與毀壞自己的輪迴裡。做為二個人激情的結果郤要持續一輩子的副作用,那絕對不是件愉快的事情,永遠都不會是。
分類:心靈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