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Speaking of the tongue of an experienced simpleton who obvio

Speaking of the tongue of an experienced simpleton who obviously would rather be an emasculated, infantile complain-ee. This note should be pretty easy to understand.
Kurt Cobain在他的遺書中這樣開頭,我想那對我多少有些適用。你可能在生命中的某個階段遇見過我,或者國小、或者國中、高中、大學,甚至只是打工時曾經短暫相處過的朋友。在你看到這封信的同時,我很有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你無須感到傷心、難過或者同情,因為那不是我這封信的目的,如若你仍禁不住地那麼感覺,我向你道歉,為了我這冒失的行為,也為了這個世界。希望你能原諒,在我們相遇的時候,我並未敞開自已的手臂與心胸熱情地擁抱你,並且經常的在你身邊熱切地言語。不是因為你不值得我這麼做,你是個如此良善的人,身上有著許多我所有沒有的優點,而我郤因著自已心理上的殘缺羞於和你接近,那也是我常要在胸前交叉著手臂冷漠地看著這一切的原因。不是自大,而是深深的自卑。除此之外,我經常意識到我自已,這毛病恐怕一輩子也無法痊癒了,也於是我通常都不在場,我通常都無法開懷大笑,而是問說“他在笑欸,他到底在笑什麼啊?有那麼好笑嗎?”我也不是真心的哭,而是語帶譏諷地笑說“拜託,真的哭泣眼淚該從眼瞼正中間流下來,他那從眼角流的是用眼葯水點的。”也許只有在感覺到痛楚的時候才能確定自已真的活著,也才會笑著說“你看,那個在流血的人是我欸。”然後,他才變回了我。所以,希望你能原諒,在我們相遇的時候,我表現得那麼安靜與冷漠,甚至連一句虛假的客套話也沒有,不是因為你不值得我這麼做,而是因為我的不在場,我不在那裡。如果你曾經傷害過我,我必須謝謝你,那讓我知覺到自已的存在。若是你還對我有些印象,或是想要咒罵我,非常歡迎你回信,也許我還有機會看到你的意見,或者我的家人也可以透過你的描述來了解我,畢竟他們也不太認識我。最後,感謝你撥冗讀完這封信。祝你平安。
分類:心靈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