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確定要去谷關受基礎山訓,又可以到遠一點的地方。還是那種感覺,

確定要去谷關受基礎山訓,又可以到遠一點的地方。還是那種感覺,我人都在,可又被抽離開,不在場。用一種比較高的視野去觀察,漠然不投入任何情感。會這樣一直看下去,拉不回來,然後似乎有一個很悲壯的、毀滅性的結局在路的那頭等我。什麼時候死都不對,現在死,人們會說是受不了軍中的生活;退伍後再死,他們又會以為是因為困頓找不到工作。有時候想來好笑,如果都要死了,幹嘛還在乎別人怎麼說,可還是倔強,不甘心沒讓人清楚地知道我看見的龐大命題。
紀伯倫說:生命確是黑暗,除非有著熱望;
所有的熱望都是盲目的,除非具有知識;
所有的知識都是無用的,除非有工作;
所有的工作都是空虛的,除非有愛。
但是從我一開始看見的這個世界,就在盡所有的努力把我變成一個沒有愛的人,我怯於說出這個事實。
分類:心靈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