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調回團管部接訓練官的機率似乎愈來愈大,沒有人保得住我。只想

被調回團管部接訓練官的機率似乎愈來愈大,沒有人保得住我。只想要逃離這些體制,想逃郤被縛得更緊,而現在郤待在一個最糟糕的體制內,還得再待一年,仍然有顧慮,不然我早走了,有時候也狠狠地在心中昭告“儘管壓榨我吧!我隨時可以捨去一切。”把我惹毛了,我就搞破壞,讓大家同歸於盡,來啊!我跟大部份的人都不一樣,就像在步校時,昀祐問我說“你知不知道你跟大家不一樣!?”我答他說“我知道啊!而且我高二的時候就知道了。”理所當然地。
分類:親子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