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放假。難得遇見下雨的高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一早就發揮步

放假。難得遇見下雨的高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一早就發揮步兵的力量,從高雄火車站走到新崛江。可是已經十一點多了,那裡還是很荒涼,有時侯我真討厭那些精打細算的商人,非得要等到人多才開店。每個人都有他想要去的地方,一放假有人回家,也有人去找女朋友,而我也許就是適合一個人,或者我只是不執著而已,因為不論到那裡都能安然(還是都格格不入?)。突然覺得我不能再是這種姿態,不能再漂浮在空中,應該要降落了,如果要真正地過生活。不能再讓人愛上懸掛著的虛無的我,因為當我赤裸地面對愛人時,她反而質疑我為何沒有身著名牌。不能再是這種姿態,如果要生活,如果要愛情。那麼該是怎樣的姿態呢?
分類:心靈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