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抗體,我必要再做解釋。大部份的人都是先了解了一個人之後,

關於抗體,我必要再做解釋。
大部份的人都是先了解了一個人之後,才決定要不要愛她,或者才不小心愛上她。那些人的愛像是有一個固定的形狀,符合那個形狀的人才被揀選。然而我郤不是如此,我通常是先愛上一個人,才去了解她,去包容她的一切,或者去溝通取得一個平衡點。我一方面相信原型的存在,另一方面郤又排斥它,因為我覺得那是一種權威。可是我並不盲目、不濫情,我會愛上一個人,那裡面多半包含著一種直觀的、先驗的原型。唯一的一次意外是芸,我本不愛她,熟悉了之後覺得或許可以試試,現在想來其實我並不真的愛她,她代表的只是一份情緒而非形象。可是還是痛,即使我早就知道結果,也早已經預見了挫折,然而當那真正發生時,還是真他媽的難過。張小嫻說遇見愛情的時候,問問自己要的是什麼,然後再決定繼續或捨棄這段感情,但是如果人們要的就只是一份愛情呢?那個時候的我就是這樣子的,雖然我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可是那時的我並不奢求,我的需索化約到僅只於一份愛情就滿足了,至於那是一份怎樣的愛情,坦白說我並不在乎。很糟糕的一種態度,我知道。像郎雄在喜宴裡的最後一幕,我也是高舉了雙手在那個時候對我自己的情欲徹底地投降了。我經常覺得釋懷,想說如果她不提要離開我,等我乏了,我該如何拒絕她;也常放不開,因為上述說法或許只是一種事後的安慰。或許,我不知道。很多事情都要等到真正發生,我們才會知道自己怎麼處理,也因此承諾都是多餘的,語言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它永遠可以被誤用、被反叛。
分類:心靈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