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突然收到妳寄來的兩封信 非常意外記得這學期以前 妳好像不會主

突然收到妳寄來的兩封信 非常意外
記得這學期以前 妳好像不會主動寫些東西給我的
謝謝妳告訴我這麼多
這陣子對生活沒什麼感觸了 似乎閱讀能帶給我的刺激愈來愈微不足道
所以誠如我在上封信中告訴妳的
我只是更形饑渴於影像所能產生的撞擊
即時的 有效的撞擊
生了快一個月的病 最近有種自己會忽然死去的感覺
因此總是逢人就說--哪天我死了你要記得來上香
想到了之前和朋友在電話裡的對話
我:我有一種預感 很不好的預感 好像我會突然死掉的樣子
  要是我死了你要記得來捻香喔!
友:我阿姨死的時候我都沒去上香了 我還會去給你上香嗎
  你算什麼啊~~
我:好啊 看誰先死嘛 反正活著的人要去給先走的人上香就對了
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活成這樣 無聊到要比看誰先死了
但是也一樣要告訴妳 哪天我死了妳要記得來上香
這世界本來就沒有誰是真正了解誰的
就連我們都不完全了解自己呢
在面對不同的人或情境時 我們必要表現出不同的自己
有人說這是面具 那麼我也可以說沒有人是真正喜歡戴這東西的
誰不想要一種真實專一的感覺 不過是事與願違
大部份的人只是害怕受傷而已
所以在面對剛認識的人時就不得不說些言不及義的話
就像我一直懷疑的
兩個人在一起時一定要說些什麼話嗎 可不可以放任自己沈默?
我的結論是不行 因為對方不了解不說話的意義 所以沈默顯得無禮
而這不說話的意義竟是無人能懂的
就這樣讓自己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東西 即使自己根本都不想開口
真是委屈啊 我們到底是為誰而活呢 是自己還是身旁的人?
寫得實在很差 每次遇到這話題就覺得千頭萬緒抓不到重點的感覺
所以妳看過就算了 下面打一段柏格曼的電影-假面-裡面的台詞給妳
是醫生對拒絕說話的伊莉莎白說的話
--我能夠了解 這有關存在的無望夢想 真正的存在
  清醒的時候要警覺 與人相處或是獨處時都一樣
昏眩和持續的渴望將被揭露 被徹底看穿 甚至可能被摧毀
每一個動作和手勢都是虛假 每一個笑容藏著痛苦
想自殺 不 那太粗俗 你不肯這麼做
但你可以拒絕動作 拒絕說話 至少這樣你就可以不必扯謊
你可以封閉自己 不去玩遊戲
這樣你就可以避免露面或做出錯誤的舉動
你就是這個想法 但現實是個惡作劇
你藏身之處並非全無漏洞 外界會涓涓地流入你的生命裡
你將被迫做出反應 沒人會問這是真或假 
無論你是真實或虛假 那只在劇院中偶然地才出現
我了解你為何不開口或動作 為何對精采演出不再關心 
--我可以了解 而且十分欽佩
伊莉莎白是個經驗老到的演員 在一次演出之後突然不言不語
  我們能說自己不是經驗豐富的優伶嗎 在隱藏假造了那麼多情緒之後
悲哀的是我們或許得繼續演下去 因為這些根本由不得自己
看到妳的另一篇文章 感覺很特別
像是端詳鏡中的自己 然後忽然發現一顆其實已經長了很久的痘痘
我常常也怨恨自己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的從心裡笑開來
我的笑都是對不起自己的 對不起自己的妥協
懶得去爭辯或為自己捍衛些什麼 覺得這樣太累了
於是就想說 你要喔 你要就給你啊
我對自己不誠實 三不五時的欺瞞只是為了那些潛藏的心虛和膽怯
我常想這是我的生命 誰也不能替我活
但是哪裡來的這麼多干涉? 而這些干涉卻又不需要對我的生命負責什麼
有時候我真的想吶喊--這是我的生命耶 你懂嗎 不是誰的是我的
似乎這東西是我們能夠理直氣狀地拿來炫耀的唯一 也是所有
那個表情一定困惑極了 像是希望別人能夠了解自己說的
可偏偏自己也不懂
前些天我拿到一包很有趣的面紙 那面紙的背面有個拼圖
  事實上那只是整幅二十一塊拼圖中的一塊
在那二十一分之一的旁邊還寫了行小字
-如果您的拼圖有重覆的部份 請與朋友或同學交換 您會更快湊齊-
我突然覺得很想笑
  想到了一個人的一生所追求的 不論是愛恨或名利
就把那些都當成是拼圖的一塊或一部份
問題不是在於我多快把拼圖拼好 或是我把它拼湊的多完整
而是在於 我把它拼起來........幹嘛!?
就算我真的把它拼湊完整了 那然後呢?
但是如果有獎品或許就不一樣了 只是或許喔 因為我沒有再追問下去
   我突然覺得很想笑 是因為我彷彿見到我的墓誌銘上面刻著斗大的幾給字
--這個人的一生過得極為精采豐富 只可惜......沒有獎品--
真這麼刻我的墓誌銘的話 我一定會躺在棺材裡 狂笑到下一輩子去
我想這也就是人類存在的虛無 一直挖掘 尋找
直到挖出一個墓穴 找到一副棺材
我要的已經不多了 卻還是得一直責怪自己貪婪 那其他的人呢?
有人用加法在活 我想我是用減法在活的
記得我上一封信跟妳說的現實與夢境的糾纏嗎
我以前根本不信什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檔子事的
因為通常我作的夢都是跟生活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
可是經過這些日子之後 我全都相信了
那時候我如果白天借錢給別人
做夢的時候就會夢到那人已經把錢還給我了
然後一覺醒來 完了
他是真的還我錢了 還是還沒還 或者他根本沒向我借過錢?
我全都不懂了
彷彿又看見小時候的自己
在午覺醒來後以為已是隔天早上 背著書包一個人離開家的樣子
那夢境與現實的糾纏今早又再一次襲向我
早上我坐在電腦桌前 忽然聞到自己嘴裡溢出來的煙臭味
這才想起昨夜的那個夢
夢中的我行色匆匆 趕到以前讀的那個高中校門口
門口照舊站著教官和糾察 突然教官叫住了我
要我把嘴巴張開來 他則一勁兒的在那聞 似乎想極力找出我抽煙的證據
可我沒有抽煙啊 我沒有! 我沒有? 到底有沒有? 我也不敢確定了
這才發現自己因為匆忙 竟連平時應該打的領帶都沒有打上
我不知道在趕什麼 反正不是去上課就是了 
之後的那些細節我倒是記不清楚了 也許是因為那夢裡煙味已經淡去了吧
可是我到底是沒有抽煙啊 意識到自己身體的狀況
我已經快二個月沒有抽煙了 連酒都很少喝了
那 那這煙味是哪裡來的 就清清楚楚的從我嘴裡溢出來
我真的還醒著嗎???????????????????
分類:親子

StrangerInTimeless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