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三第17章

第十七章
「你說的這個點子我覺得不錯,不過我一直很想問你,既然你要的是小林,為何要幫我們?」
敬賀烈早料到海棠靜會這麼問,他從容的放了一顆方糖到咖啡裡。
「我和你的目的的確相同,這點無庸置疑。」
「但我記得你說過,愛情對你來說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那不一樣,你只要得到你要的,我的眼中釘自然消失,淺井不過只是計劃中的一步棋子罷了。」
「或許我利用了北田,但跟你比起來,我還算懂愛情,為了愛情爭取。」海棠靜看著落地窗自己的倒影說。
「愛情,能有人真正懂嗎?懂又如何,不懂又如何?」敬賀烈哈哈大笑。
「總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你真正想將她捧在心上的人,像你這種人,大概那種最純潔的天使才有辦法愛你。」
海棠靜看著落地窗上敬賀烈的倒影,『其實,你是孤獨的吧!』她想這麼對他說。
「是嘛?那我倒要看看是否真有你說的純潔的天使,哈哈哈!」
惡魔嗎?你還沒揭開過惡魔的真面目呢!天真!
~~~~~~~~~~~~~~~~~~~~~~~~~~~~~~~~~~~~~~
交誼花園中的咖啡座傳來了亞緒的笑聲,儘管她極力想憋住,卻還是失敗了,儘管讓她發笑的主角們是因她而受難。
「哼!看到小亞笑得這麼開心,我也就放過你們了!」
櫻子眼神兇狠地看著自己的『傑作』,轉過頭,馬上又和藹的對亞緒笑了笑。
「小亞,你瞧大姊教訓的是不是呀?」
亞緒不敢答話,只能微微的點了點頭,愧疚地笑著。
「姊,你找我來…噗哧…」
焰剛上完實驗課程,接到櫻子的電話,急忙的趕到交誼花園,沒想到…
「你….終於…來了…!」
「我們……等你……」
「好~~~~~久啊啊啊啊啊!」
只見雷、霆、烈個個鼻青臉腫,像是打了一架,三人無力的癱在椅子上,焰的出現,像是救世主般發出了光芒。
「你們…噗哧…」
「你還笑啊!你再不來,我們就死無全屍了!」雷捧著疼痛的肚子,用盡力氣的說。
「你說什麼?」櫻子一轉頭,立刻變臉。
「沒什麼!」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小焰,你看你這群損友~」
「大姊,別再責怪他們了,其實…真的不關他們的事情!」亞緒拉了拉焰的衣角,暗示的眨了眨眼。
「是啊姊,要怪就怪我吧!」
「要不是小亞替你們求情~我早就讓你們求生不得~恩哼!」櫻子哼了一聲,握起拳頭。
「多謝大姊不殺之恩!」三人還是異口同聲。
「算你們識相!怎麼樣,小亞有沒有好一點?」
「大姊,其實我真的沒那麼嚴重,很好的!」
「好吧!我還有點事先走了,焰你可要好好的照顧我們小亞啊,還有…」櫻子看向那三個瑟瑟發抖的傷兵。
「我們知道了!」等櫻子一離開,三人馬上鬆了一口氣。
「焰,我下次真的要想辦法找個男人把你姊綁起來!」烈揉著嘴角,忿忿的說。
「還要找個『耐打』的!」雷揉著肚子說。
「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亞緒愧疚地看著三人。
「哎呀,我們是開玩笑的,早就習慣了,不用在意!」霆又咳又笑的說。
「不過亞緒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啊,突然昏倒~~難道~~」雷邪邪的笑著看向焰。
「你嫌櫻子大姊打不夠嗎?」霆推了下雷的頭。
「不敢領教啊啊啊~~~!」雷小聲地說。
「不過亞緒,你千萬不要學櫻子大姊,找我們試招,我們無福消受啊!」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此時亞緒的手機響了,她接了起來。
「嗯嗯嗯,好!」
掛掉電話,亞緒急忙地站了起身。
「小愛找我,她好像不太好,我得走了!」
「小心一點!」
焰撫了撫她的頭,亞緒看了他一眼,又立刻撇向別處。
「好…!」亞緒急忙的跑出花園。
「你們兩,怪怪的喔!」霆想起了郵輪那天發生的事情,總覺得不太對勁。
「從她昏倒那天,就一直好像不敢看我…。」聰明如他,也猜不透女人心。
「我想等她願意告訴你吧,慢慢來。」烈突然插話。
「對啊,我們小焰焰別心急,慢慢來~~嗚~~~嗚!」
還是先睹了雷的嘴再說!霆、烈、焰眼神交會,一致通過這決議。
~~~~~~~~~~~~~~~~~~~~~~~~~~~~~~~~~~~~~~
「小愛,你最近怎麼那麼忙,難道~~?」亞緒開玩笑地想逗逗小愛。
「別逗我了,你有沒有好一點?聽說你昏倒,我嚇死了!」小愛避開了亞緒的眼神。
「我其實沒怎樣,只是大家小題大作了!別擔心我!」
「是啊,大家都很關心你……。」
小愛心裡頭酸酸的,話中有話。天真的亞緒自然聽不出來。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亞緒將事情的發生經過娓娓道來,小愛卻想讓她別再說了,憑什麼這樣的人擁有她想要的愛。
「所以你懷疑你對焰的愛?」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但我最近總是不敢看焰的眼睛。」亞緒看著杯子上自己眼眸的倒影。
「但你好不容易跟焰在一起了,不是嗎?」
「嗯……」的確,她等了好久,盼到了和焰在一起的日子。
「對了小愛,傑...不是…是凱斯要回家鄉的時候,曾經告訴我一件事,但我覺得好奇怪。」
「什麼?」
「他要我跟敬賀烈保持距離,可是他跟我們那麼好,而且是小愛的男友呀!」亞緒笑笑的說。
聽到敬賀烈的名字,小愛身體微微一震,滿腔的恨意湧上心頭。
「是啊,有什麼要小心的呢…」小愛冷冷的說。
「小愛你…不舒服嗎?臉色好難看!」
「沒什麼,別討論這些了。」小愛喝了一口水,想盡快結束話題。
「好吧,那我們去討論報告吧!」
亞緒開心的牽著小愛的手,小愛對她微微一笑,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亞緒,心裡有點遲疑,但想到敬賀烈無情的話語,心裡的猶豫一下子就被恨意沖淡。
愛情的最險惡處,往往就是簡單的忌妒,忌妒的力量強大到可以衝破理智,而友情再堅深,也會變得微不足道。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