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0.10.31 喪禮

喪禮
禮拜五凌晨四點騎摩托車回台中,騎到明誠與明道中間的OK便利商店,老子的摩托車就掛了.
真不幸,我必須打電話把熟睡中的老媽給挖起床,過一小時後,老爸把車停在我面前,我開車回去.
回去吃了早餐後已經六點了,睡到中午一點仲凱把我載到潭子去.
一下車看到了外婆的遺照,一直遲疑著,我該直接進去嗎?
老媽看到我到了,馬上走出來幫我點了之香,點三頭,語畢,再點三頭,我才跟隨老媽進去.
進去後還很疲累的我坐在椅子上狂揉眼睛,最後上佑凱的房間睡覺.
聽到說"該起來了,儀式準備要開始了"我還是爬不起來,吩咐凱凱把我打起來,
結果他用他貧弱的雙手拍我的背以還可以接受的力量把我拍醒.
下去後,看到一群穿黑色的衣服的人,我想該把外套穿起來了,不然可能太鮮艷.
聽我媽說儀式進行前,白目佑凱對大家問了一句"我不信佛教,可以不參加嗎?"
最後聽說大家全部不說話不理他,他拿了香就加入了儀式.
他得慶幸自己活在這個時代,他在早個20年出生,他不被大家打到趴是不會停止的.
在一陣跪拜與佛經中,其中一段就是被法師要求想像一下某兩座佛從西方世界降臨在我們家,我們面前這段
萬一我的想像實現了,佛祖可能會從西方世界來回很多趟,一直倒帶重播.
儀式結束大概是下午五點多了,因為這段時間限制吃素,結果買了六盒大素披薩.
我第一次吃披薩配酸黃瓜就在今天,吃了四塊披薩後,莫名其妙送到了兩大袋的紅&綠茶珍珠,很滿足但有點太脹了.
其實主要的是發現,大家的情緒都已經平穩了,完全沒人情緒失控,跟之前不一樣.一結束後大家都開始以輕鬆的感覺開始哈拉打屁,這讓我放心了不少.
但是發現今天也是老媽的生日,仲凱半催促我該跟老媽表示些什麼,但是今天...說快樂對嗎?一直說不出來
後面就來寫些無關喪禮的東西吧
今天我一直逗留的地方是廚房微波爐的前面那張椅子,之後我面對的是老媽的筆電.
左邊那張椅子基本來說是一直拿著藍色PSP的臃腫小女孩,站在他旁邊的是瘦弱小猴子"ㄤ摳司丟筆"
幫我媽掃好毒弄好電腦後,就稍微翻翻我臉書上面的影片,隨之上演的是猴子與大舅媽的"爭執"
會框起來的原因是,我不確定那是爭執,因為是單方面那隻猴子在發牢騷,說舅媽說不清楚,說錯什麼
反正再怎麼吵,還是被舅媽吩咐來吩咐去,他得照做,因為那邊能嘴砲他的人大多人在.
今天耘菲也展現出他擁有他老爸的食量,聽他老爸說:他感冒沒食慾時就可以左右一根美味棒吃六根.看他沒病的時候你就可以想像他多能吃.
沒辦法,你已經幫自己養成了董事長的肚子,你兒子也不能輸啊.
今天就親眼目睹他的食量了,吃完了餅乾棒後又嗑掉一大碗的稀飯,不錯,他的一口,跟我有得比了,真大口!
之後是張魚慈,寫筆記嘛,為什麼要打在WORD後再印出來,OH,不喜歡寫字,很好的理由但不能接受.
問了一句"你最近在玩BL對吧."
"我玩越來越深了"
"哦~那喜歡一家親的還是校園風的?"
"我喜歡年下的"
之後博凱加入對話,魚慈講了些連我都聽不懂的"名詞"我們對話就結束了,怕這樣下去會吸收到多餘的知識.
在有人要離開之前,我跟他道別說掰掰,被大阿姨糾正說要離開就讓他默默的離開就好了,不要道別.
接受教訓後,馬上就好幾個掰來掰去的,雖然我什麼表情都沒有,但大概還是可以感覺到現場的微妙感.
在離開前阿姨輩的都在抄波羅密心經為外婆祈福,這讓我回想我小學被老師罰抄課文的心酸史
就這樣了,老媽累壞了,我也累了,雖然車上說過了 再說一次也無仿
老媽,生日快樂.         10/30
禮拜六早上10點多趕去潭子,路上接了牙膏跟牙籤,在11點多到了潭子.
這次也是到了之後,確認法會時間後,直接殺到佑凱房間補眠.
睡起來後大概才一點半吧...累翻了,看到我的人都說我臉白沒血色,我承認我虛...到會場把該佈置的都佈置完畢後,就等法會開始,到廚房等待的時候,突然從外面傳來哭聲.
原來是二阿姨,壓抑了那麼久,到了這天誰都會忍不住的吧 看到阿偉兄就跟他哈啦幾句
寒暄幾句後還是回到以前的模式,跑不了那裡東西便宜啦,iphone4怎樣怎樣的
聊到後來我發現我忙到忘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今年的能力測驗,老子我忙過頭沒有去報名
因為完全忘了!算了..
儀式開始之後,就我們家族的在做儀式,大孫和兒子基本上都在前排,我們關係沒那麼近的就是在後排
一番跪加上長時間的複誦經文,腿痠喉嚨痛的感覺都出來了,不過結束後才知道阿偉在儀式前離開了.
趕飛機去了,完全沒有通知就消失了,一如往常.
令我難忘的因該是移大體吧,把大體搬進棺材裡面,怕衝煞到,除工作人員以外,全體往外看,直到完成才叫我們轉頭.
當晚就是一些儀式,大概就像是以台語問:孩孫有有孝沒? 我們答:有喔!! 只不過是一連串,裡面有八成我都聽不懂.太道地了!
到了吃飯晚餐時間,當晚的素咖哩真的令我難忘...沒有肉,沒有什麼調味料,就不過胡蘿蔔配馬鈴薯,高麗菜,素的咖哩塊,最後加上椰奶,整個就是 "好 吃"! 反正我已經知道馬鈴薯在熬的過程是重要的一步就是了,不能太水.
當晚世紀三就看到健浩17級德國打日本100多級以上的仲凱,德國以壓迫式的方式大虐日本,小日本鬼子就這樣滅了.
當晚就完到1點多洗澡睡覺,直到凌晨5點多被喚醒...
那個睡袋!一進去是挺不錯的,雖然不能自由的翻滾,但是至少保暖,結果太熱把手伸出來,沒多久又把全身縮成一團,又冷又熱的感覺真不好受...
早餐,大家都擠在廚房吃著土司配著一罐已經被挖空的花生醬,吐司在被吃之前還去小烤箱暖暖身,因為時間關係,就沒有烤的那麼完美,沒辦法,光在廚房的人就有10人以上呢.
儀式時間越來越近,親朋好友一一到場,看著樂師在試歌,聽著那音樂有說不出來的情緒.沒多久就去領黑袍了.
莫名其妙老爸出現在我後面,一聲不響的,問現在情況如何怎樣怎樣的,不過也就這樣啦 還能怎麼樣呢?
儀式開始前,看見外婆的朋友一一來見他最後一面,看著他們的表情,看著他們的動作,有說不出的感傷.
之後儀式是以靈堂為主,右邊是女兒媳婦們,左就是兒子女婿們.只不過大孫也在左邊的陣容內就是了.
一連串的領香獻果和一連串的跪拜儀式,用看的就累了,何況是在陣中的那些長輩呢.
不過我看到我老爸他也在其中這樣跪這樣拜,很想知道他現在心裡在OS什麼.
之後中場有稍做休息,旁邊的猴子鼻水流不停,趁這時候叫他去擤鼻涕順便拿兩張衛生紙預備著,搞到最後又說太熱要脫衣服,有夠囉嗦.
最後在儀式要開始前,被通知說看最後一面,這是真的最後一面了,以後要在見到阿嬤只能在相片或是記憶中才能見到了,我看著外婆略黑的臉,整個人小了一號...再看著阿姨們的眼神和表情,我眼睛也濕了,看到老媽的臉,我雖然想做些甚麼,但我當下卻無法動作.
我們跟隨著棺材跪著爬出門,
#喪禮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