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2.7.9 軍旅-馬祖

軍旅-馬祖
說實在的...我這陣子一直想著要怎麼把在軍中的點滴寫下來,然而過些時日之後,卻怎麼都無法寫出當下的心情。
果然,當兵的點滴是無法用口語與文字來徹底表達的,或許不是不行,是我文字造詣太差,所以辦不到。
成功嶺。一個不論是誰,剛開始一進去就會想逃離的地方。等下部隊之後才知道,原來這裡才是天堂。
蚊子多已經不是什麼問題,那是生活的樂趣,讓你洩憤的生物。打死後集中屍體可以排列成幾個班,隨機抓一個來當班長,就成了臨時編成的隊伍。其中偶爾會有被壓扁的扁平族。
下部隊之後到了地獄島(西莒),我這輩子只有聽過的地方,現在我必須到這地方待上兩百多天的時間。
部隊裡的資深弟兄告訴我們菜兵,這裡有五寶:窮山惡水及刁民狗官殘兵。實在是太貼切了,只有待過這的人才能體會。
下部隊進去就撞到高裝檢,雖然沒有我的事情,但是被分配到車輛保養兵的我,就是曬不完的太陽和撸不完的鏽。第一次出公差脫個上衣才曬15分鐘,我就覺得我手在痛了。結果成了保養兵的我,一天曬八小時還連續一禮拜,這下我知道我皮膚要爛了。
在連上,大家都知道做事情不能太認真。除了某些比較重要的工作外。能的話就盡量拖,能拖則拖,不然換來的是幹部的青睞,更多的任務雜事等著你。抓到這個原則,沒想到竟然有人會糾正我得做事態度,我只能說。
你想表達的意思我都知道,但是我有我的顧慮,請諒解我。
在那座島上,我第一次處理很多噁心的事情,挖水溝、挖油水分離場、挖汙水處理場、當黑手、搬廚餘桶,倒廚餘水、收廁所的垃圾刷糞桶的大便等等。
在那座島上,我也第一次達成我之前辦不到的事,我跑完了三千,我做完了伏地挺身三十下,我可以跟上部隊速度爬那該死的上坡,運動回來可以五管其下(雙手,臉和兩個褲管一起滴汗)。
第一次看到閃電從我們頭上打過去,那麼近的距離,我都興奮了。知道整座島都落雷區後,感覺就更歡樂了。
在部隊最大的回憶是與弟兄的互動,這個部分最不可能用打字能形容的,那只有當下才能品嘗氣氛之歡樂。
其中唯一能說的,只有在該弟兄生日時,晚點名被叫出來全連給他唱生日快樂歌的時候,那個心境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感動,一個是丟人。
軍中的躲避球也都改成軟式的,在那邊打躲避球也是一種蠻歡樂的活動。只可惜幹部沒有下去對面,不然我可能會看到更有趣的畫面。
之前的高裝檢結束後,隔一天就舉辦了烤肉。他們在升火要吃的時候,我剛好站那班的正哨。之後因為我站在那太突兀,還被那營長趕到靠近有容路那邊,我就索性的站哨唱歌了,反正你們最好是會來抓我唱歌。
唉,快下基地了,這幾個禮拜一直讀講義,讀就算了還得全副武裝,我說國軍真他媽的腦袋有洞zz
義務役跟志願役一樣都是人,最好你們志願役會有了不起到哪,頂多就悶在一個區塊當老大罷了。
反正義務役的折難在明年就沒了,看這些自以為的志願役還能拿誰來坳。
說實在的,我已經聽夠了什麼以前比較苦啦,外島很涼啦,你根本就是去觀光的吧,什麼啦哩啦喳的。
許多人都把我們說出來的苦當做是開玩笑,沒錯,那些東西說出來非常可笑。當下的我們那些兵,可是一點也不好笑。除非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可笑,或是他本來就是個笑話。
我能理解為什麼當兵後女朋友會有兵變的舉動,那是因為!部隊會把你訓練成一個蠢蛋,專做蠢事的人。
有更好的處理辦法,就是要選擇用那無腦又複雜的方式處理。處理不好又會罵,要處理他又不給你時間處理。
啊你是要怎樣?
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趕快退伍,離開那個鬼地方。
#馬祖  #當兵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