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3.4.29

軍旅日記-到部
記得撥交的時候,到成功嶺最後一個晚上的情景,該晚大概是混亂中去認識會跟自己到退伍弟兄的時光。不過就真的是一片混亂,幾百人只丟給10幾個年輕人去亂搞(裡面也有幾個年紀大的),難免會這樣。
最後到中山室去領我們的經理裝備(鞋子、鋼杯哩哩摳摳的),我驚覺發現,我鞋子他媽的太小雙,太合腳了。走起路來會磨到腳後跟,皮會很痛。(軍中那群混仗當然是不會鳥我的啦。)凌晨我睡得不是很好,我應該是收假那段時間心情很糟,在床上滾很久才會這樣吧。大概。
起床後,穿新鞋,帶軟帽。提著重到不行的黃埔包走到廣場。途中我的左腳後跟,已經磨到冒水泡了(我大概算了約100步左右)
。忍著痛走到了集體月會的地方,我終於鬆了口氣,接下來只要等上車我就可以解脫了。看著陪伴我一個月的班長們,我竟然一點不捨的感覺都沒有。OS著:什麼時後才換我上車?我要拖鞋子!
到現在我都還可以記得我在遊覽車上看的是:陣頭。播到快完的時候,車子開進了憲兵學校,我們車上有些人是被拉去憲兵的。看到那整齊劃一的步伐,我整個人都被震撼了:好險我不是在這裡下車。
到了基隆韋昌嶺之後,我心情又變得很糟糕了,因為這裡濕氣太重,而且環境又非常之糟糕。我該怎麼辦呢?就當做被強姦一樣忍過去吧。還好我不用睡這裡。這邊多的是菜逼八,隨便算算,這邊大概有快上百個人吧。都是要到馬祖去的,路上肯定不會孤單。
從下午兩點一直等到晚上六點,我們被通知上十噸半前往港口。能走就快走,一點都不想待著。上船後的那個夜晚,一直跟25號他們一起行動。他們聊啥,我能開口的絕對會擠出個一兩句,但絕不超過五句。在船頂一直看著我最愛的星空,也許是那段路程中最愜意的時候吧。(基隆港離我越來越遠的時候,心理有種說不出的醍醐味)
到了馬祖南竿了,剛下船的時候感覺我的宇宙一直在旋轉,這種感覺持續了三天。那時候我記得是在港務那邊一直等,看著地板一直轉。直到通知領票、上船、前往目的地。上了馬星,船艙內給我的感覺還不錯,我要去的小島應該不會如傳說中的那麼糟吧?於是我就什麼也不想的看著蔡依林小姐的演唱會整整一小時。
就在快到西莒的時候,我看見島上掛著大大的"西莒"二字的時候,有種說不出來的不安感。剛踏上西莒的那剎那,就知道我進了一座天然的監獄了。我踏上了與世隔絕的鳥地方。5/25的時候,港邊都是沙子,推積如山的沙。(等我有點趴數之後,我終於了解那些沙子是拿來裝沙包用的。)
行李拿下去之後,以我現在的理解力應該是幹訓班的人來帶新兵去幹訓班做調適教育。但是我們這梯人數太多,所以分一半,我就很幸運的沒有被選上,直接到我的大本營營部連去直接教育。
在等到營區的時候,我見到了一個瘦瘦的人。"施主"他是被派來接我們的。當時我以為他是來帶領我們這群菜逼八到退伍的。(OS:...|||)
我們21個菜逼八分四趟做計程車,我到退伍我只做過吳嫂的車以一隻手指數的出來的次數,最有記憶的就是他奶的第一次。因為我是跟施主坐的,也代表我沒花到車錢。到部後已經中午一點多。我們在中山室裡面做些資料。那時後觀察了中山室(OS:這裡...就是我要呆一年的地方。)之後有兩個學長(參一)感覺很熱心的來接待我們,之後又跑出一個長得很斯文的學長(預財)來讓我們問問題。
資料都填的差不多了,午休時間也過了。隨時突然有人大喊:現在時間么四洞洞,安全士官請營部連弟兄起床!~(重複兩次)那時候我們一群菜逼八也就出去跟著集合了,我當下覺得這些學長出來集合的感覺零零散散的,跟之前看到的憲兵有次元的差距時,著實安心不少。
之後集合完畢,我們菜逼八被副排留下來,我永遠都忘不了"她"那時後的眼神。她的眼神傳遞給我的感覺是:"我踩到了狗屎"似的。被消遣一頓之後,我們又進了中山室說要給我們精神喊話。施主劈頭就問"有誰不想當兵的?舉手!不要怕嘛,我是問真的!舉手。
" 結果就有四個屁孩舉了手。之後就跟我們介紹了八么八是什麼東西。退役後的後遺症是什麼。最後那四個舉手的還被施主登記了。兩天後舉辦了一場軍民聯歡,慶祝著漢光任務的圓滿達成(演了漂亮的戲)。因為我沒參與到,所以我只是去爽的。至於是什麼感覺嘛...就當作是外島的園遊會就可以了。只不過你的動作會被限制這樣。
我永遠忘不了那時候我們的精神戰力。為什麼會這麼高我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是跟之後的學弟比起來。這種高戰力的感覺其實挺不錯的。參加完之後,指揮官就頒發了精神榮譽的獎牌給我們了。回去時下了大雨,我們扛著板凳一路上山。對那時體能很差的我,非常吃不消。不用說扛板凳了,我都不覺得我走得回去。但是最後還是很喘很喘的走回營區。
過了幾天後,換連長(小王)找我們精神喊話。順便要看看我們的感覺決定我們的去向。小王寒暄幾句後開始了他的目的:你們誰的數學還不錯的? (OS:竟然問這種問題,想必有詐,先觀望再說。)之後有幾個人舉手。連長就決定了他們去受水平計算以及觀測兵訓。然後我們沒什麼路用的就丟到砲兵去了。那時候我知道了我是砲兵訓後,我就用公共電話打回家通知我回台的訊息及時間。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個機會我被分配出公差。
我到西莒運動場做粗活。那時後有兩槓的長官帶我們。弄到一半,他跟我介紹了這座島嶼最大的廟,我就在門口前默念:我是李岳衡,剛到這裡來。希望一切可以順順利利的到退伍。之後我就被連長約談,通知要我做預財的事情。我就莫名其妙的就把那次公差的事情連在一起。應該是大將軍要給我機會吧。那我就爭取了!
帶著有點興奮的心情打電話回家說這件事情之後。我在學長面前就紅了。尤其是某個參一想在我升下士前電我。OK,他成功了。他用站衛兵任務交接的口訣不會念來電我。沒關係,你老,我菜。至從知道自己什麼時後回去開始,時間就變得越來越慢,慢得不可理喻。直到我背著黃埔包跟著林狀漢一起踏上那臺馬輪回去。
六月那段時期是高裝檢期間,那段時間的太陽脫下迷彩衣,露出表面肌膚10分鐘就可以紅整片了。我那時後連續十幾天曬了八個小時多,又因為A流的關係得戴口罩。皮脫了又脫,嘴巴又一直悶著。真是過癮。加上面對人生最嚴重的香港腳的發作。那段時間真的很精彩,對個人而言。
在返台前一晚,我熱到一直從蚊帳爬出來,睡我隔壁的班長一直問想幹嘛,我不想幹嘛,我只想涼快...一直被他趕回蚊帳裡面。之後迎接的就是最愉快的收時行李回家的路途。真的是很開心,路上看到花花草草毛毛蟲都變得比平常好看十倍以上。感覺我身上的錢就算全掉了,我都不會難過了。
考慮到要坐火車回台中,我身上的提款卡也沒存款了。跟名嘴借了兩佰後道完謝就離開了。搭上馬星看了一個小時的蔡依林回到了港務搭台馬輪。在台馬輪上看了無聲的逆戰三次。到台灣跟林壯漢借了伍佰現金,在火車上我們練習了一次:舉證!報!陸軍莒光地區指揮部步兵營營部連二兵李岳衡...說到這裡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在火車上真的覺得我怎麼會被訓練成一個大蠢蛋,難怪女生要兵變啊:我的男朋友變成白癡了,還是早點離開吧。
後記:我睡通排的期間,兩個學長拼命的在玩卡片遊戲(先導者?),感覺比遊戲王的規則還要簡單一點,因為遊戲王我完全看不懂。這段打的真的有點長...但是就是想記錄下來,就這樣吧。
#黃埔  #馬祖  #當兵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